暮年的农民父亲

2021-10-13 13:44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日前跟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外甥网上聊天,得知老家的父亲刚刚过完76岁生日。外甥告诉我,他的老爷自姥姥去年冬天过世后,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眼花耳聋,疾病缠身,但年迈的父亲依旧像年轻时一样在田野里艰辛劳作----听罢,我心里酸酸的,很不是个滋味。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家父苍凉老迈的身影,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他的腰弯下去再弯下去,纵使在应该安度晚年的夕阳下,也始终保持着对土地的绝对忠诚。
  
  父亲这一辈子,可以说天天在和土坷拉打交道,在和田野和庄稼打交道。可以这么说,像很多走出农村人们的父辈一样,父亲是地道的劳作在中国大地上的职业农民。现在父亲年老了体衰了,可是年近八旬的老人,依然没有从农民这一神圣的岗位上退休下来,依旧把残余的汗水和体力,无私地奉献给钟爱一生的耕耘事业。也许等到有一天再也干不动活了,再也无法迈动颤抖的双腿走向田野了,父亲才会逐渐地离开他所熟悉的土地。
  
  意识到这一点,我忽然为农民的父亲感到无限的悲哀。在灯红酒绿、挥金如土的城市,工人退休了可以有退休金拿,干部退休了可以有退休金拿,纵使是下岗工人也可以拿到失业金----这就是城市跟乡村的重大差别。我真诚地希望,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能在不久的将来推广到广大的农村,让那些劳苦一生的父辈们,能够像城里的干部、工人那样,到了晚年从农民的岗位上光荣退休。让这些辛苦一辈子的农民能够老有所养,再不用拖着苍老或病残的身躯,去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去汗水摔八瓣的土里刨食了。
  
  到目前为止,我这种善良美好的愿望,恐怕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童话,起码在绝大多数乡村就是如此。我无法改变全中国农民暮年的命运,我甚至改变不了我亲生农民父亲暮年的个人命运。我只是恨自己无能为力,我只是恨自己无法将老迈的父亲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让他老人家晚年衣食无忧,愉快地度过人生残余的珍贵时光。可是我除了从牙缝里往外省外,实在是没有更大的力量了。明明知道父亲硬撑着身体在田野里奔波,作为他的儿子,我却眼睁睁地没有办法将父亲拉回来;明明知道父亲一步一步地带着无限的惆怅向那永恒的暗处滑去,作为他的儿子,我却不能让父亲的暮年的天空明亮一些------这就是我作为中国农民父亲儿子巨大的隐痛和无限的悲哀。
  
  行文至此,我只能向家乡的父亲深深地鞠上一躬,并道上我所有的歉疚与不安。作为一介文弱的书生与重残人,我只能给76岁高龄的依然在田间地头劳作的父亲送上一句先人的话: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呜呼!哀哉!我敬爱的苦命的农民父亲。1017字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13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