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生活

2021-10-13 13:43  作者:夕枫香 2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天气已经进入寒冬腊月了,菜场内小贩们的生意又要忙碌一阵子了,父亲的生意有点忙不过来,于是请了侄子的外公来照应一下。他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来,就像是出了一趟远门一样,还带上了面饼与油榨尖嘴鱼。
  面饼是用农村大锅烙的,外硬内软,吃得时候,最好在电磁炉或米饭锅上蒸一下,就会内外软和,容易消化;油榨尖嘴鱼是洗净得尖嘴鱼用小麦面粉涂抹后,放在热油中榨成,外黄内酥,十分好吃,就是有点鱼腥味,但绝对是一种土生土长的农家美味。
  侄子的外公姓林,共育有七个子女,几个女儿相继出嫁,现在只剩一个儿子还没有成家。子女都在外地工厂打工,老人家在农村忙完田间耕作后,在休息的空隙,会打打零工,也会去南方子女那儿散散心,看看子女们怎么样了。这次请他来帮忙,是因为年低生意忙,实在需要人手,于是给他挂了一个电话,他老人家就“出山”了。
  侄子的外公很快就帮上父亲得忙了,在摊位上一笔一画地记录了各种货的价格,不用一天的时间就熟悉了业务,还学会了如何使用电子计价称。老人家穿着父亲的"工作"外套,还真是一板一眼,有模有样,操着一口带着小城市方言的普通话,认认真真地与顾客交谈着。顾客往往会问各种货的售价,他都会如数家珍般的一一回应,这样反反复复的询问与回答,不间断的多次计价,还是让他辛苦一番了,但是,没有感到有什么样的怨言。
  晚上收摊回来,父亲会烧上一个或二个菜,他们两人在身体不累的情况下,有时会喝上几杯,谈谈一天的生意,什么货好卖,什么货问价的人比较多;累的话,什么酒也不想喝,干脆吃点稀饭与他带来的面饼,洗洗脸上的污秽,烫烫脚上的寒气,身体就会感觉舒坦,一粘上床,很快便会入睡,不久从床上传来鼾声如雷的震响,看样子,他们真的是太累了。
  转眼间,二十几天过去了,他的三女儿,也就是父亲的小儿媳妇,舍弃一周的工作,从江南的一个小镇匆忙赶回来,还带回了他们二人的孙子和孙女,孙子有七周岁多了,孙女在龙年临近前,刚刚度过六周岁的小生日。一回到他们的爷爷这儿,兄妹俩就给了我一个亲情式的拥抱,看上去,哥哥是比较憨态的,不太爱说话,妹妹一向是活泼可爱的,有点伶牙俐齿,穿上一身迎春的新装,俨然是一个小美女了。兄妹二人都很快适应了环境,几天下来,有了几个适龄的玩伴。
  这下摊位上的人手多了起来,侄子的外公二天后,返回了老家,他的近一个月的帮忙,没有计一点酬劳,父亲只是提供他一日三餐,还有休息的地方,保障他能吃的开胃,睡的舒适。全家人都由衷地从心里感谢他,希望他新年过得愉快。
  小儿媳妇替换了她的父亲,因为已经腊月二十几了,还有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摊位上的生意更加忙碌了,附近的居民来购买一个接着一个,由于摊位的空间有限,有点摩肩接踵,甚至较远地方的居民也会莫名而来,大家一起不停的喧哗,这时,她会让大家不要心急,大家便会平静了一会儿,换了一批,又会忙乱了一阵子。
  一月十八日,即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兄弟也放假从苏州回来。当天夜里,兄弟来电话说要到淮安了,因为夜晚没有公交出租车辆,让人去接他一下。回来后,他立马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帮父亲做起了生意,这样一来,父亲与兄弟之间就可以抽出一个人,来专心的炒瓜子花生了,以供应市场上的需要。
  生意忙到了大年三十,这期间生意主要由兄弟夫妻二人负责,还发生了令人不舒心的事情,就是父亲找人换来的十五张二十元面值的三百元不翼而飞,一家人都将目光盯上了我的侄子与侄女,兄弟严厉质问,他们的母亲也大声询问,兄妹俩总是发出嗯叽嗯叽的声音,由是我们开始怀疑是不是侄子与侄女的玩伴拿去了,一直追问下去,两人最终什么话也不愿意说,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吧。兄妹俩自从回来后,每天都要泡在网上,玩一个多小时的网页小游戏,有时还乐此不疲,最后还是被我支开,和小朋友一起去玩耍了。没有预料到的是,侄子的头被一个小朋友砸破皮了,去医疗服务中心包扎了一下,伤的妹妹眼睛中的泪花涟漪,非要拉着我带她去服务中心看上一眼,我颇有感慨:“人虽然小,但是,兄妹情深啊!”
  大年二十九的晚上,我们也称它为大年三十的晚上,没有农历的三十,故乡人就会把二十九当成三十了,因为再过一天就是新年的第一天,即大年初一,可能是风俗习惯的因素,大年初一的前一天,家家儿女欢聚一堂,团团圆圆,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过除夕,于是把这一天称为大年三十的晚上,而无论农历十二月是否有三十了。
  无疑我,父亲与兄弟夫妻一起过年了,还有二个聪明可爱的侄子和侄女。大年三十的下午,兄弟夫妻带着二个小孩逛了超市商场,买了一些年货,如冷冻水饺,冷冻汤圆,还有孩子们爱吃的零食等等,晚上还没有等到吃年夜饭,兄弟就吵嚷着要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了。一家人吃过一年中很难得的团圆饭后,安静的守在电视机前,晚会一到都聚精会神的观看节目,父亲不时的评价一二句,兄弟夫妻也会附和一下,二个孩子却一直沉默不语,少了白天的疯狂玩乐与喋喋不休,说不定早早地进入梦乡了。
  大年初一,在一阵阵清脆而又有点震耳的鞭炮声中,一家人慢慢地从酣畅淋漓的睡梦中醒来,迎接龙年的第一天。邻里之间见面互相祝福:“新年好!”,每个人的脸上都会卸掉过去一年辛苦打拼的疲惫换上新年带来的喜悦,遥寄畅想:"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暧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上午,我们一起步行出门,沿着主干道淮海路,闲逛了世界性连锁企业-沃尔玛,一路走一路说,又途经兄弟早年开过的小饭馆,迎面又迈入了乐天集团的乐天玛特,帮二个孩子购置了棉衣,一些饮品。中午一家人在靠近乐天玛特不远处的快餐店吃了一顿。我与父亲便招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回到了住所。
  第二天,兄弟夫妻带着孩子回了侄子的外公家,即大年初二回娘家拜年了,晚上,兄弟给我来了电话,说冰箱的冷冻柜里有饺子和汤圆,让我与父亲初三早上下着吃。
  初五下午,我又接到兄弟的电话,说马上从侄子的外公家出发回淮安,直到华灯初上才匆匆忙忙的赶到淮安,紧接着他们夫妻二人开始整理行李,大部分都是从商场超市买来的商品,还有父亲准备的一些食物。
  初六,天空还是微亮的时候,兄弟来敲门,我知道兄弟又要远行了,又要下一个春节才能够团聚,送走了兄弟夫妻侄子和侄女,我与父亲的住所在一阵一阵的鞭炮声下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13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