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21-10-12 12:18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有一个乐器叫萨克斯。有一首萨克斯独奏曲:“回家”。
  
  我初听到萨克斯独奏曲“回家”至今那是经年累月了,未曾听厌,也没有产生什么审美疲劳。当然,并不是吃饱了撑着的没事干专门有意天天去听。在接受萨克斯独奏曲“回家”之前,我很喜爱中国传统的管【笛子、萧、唢呐称管】弦【二胡、京胡、古筝、琵琶叫弦】乐,很喜欢中国的十大古典名曲。“春江花月夜”我用萧吹过,“梅花三弄”我用笛子奏过。它们让我感动。“回家”是洋管子奏的洋曲子,它的艺术感染力穿越了国界。那优扬哀婉凄美的旋律融通了民族与肤色来到我的身边耳边,感动了我,叫我无法排斥,无法抗拒,那是来自心灵的声音。
  
  我今天晒的《回家》是曾感动过我的一件事,是尘封在我的记忆里的一件往事。虽然,它不是优美旋律,但是,我认为它是闪光的。我将它抖出来,在文笔方面现现丑无所谓,我只怕是有遗珠之憾。本来,当今,不少人惋惜:“做了好事没好事在”,有人感叹:“世态炎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还有人痛惜:“浮世滔滔,人情渺渺”,然而,在我们的生活中或者我们周围好人好事还是有的,有时候,道义良知,人间真情就在我们身边。
  
  农历丁亥年的冬天特别冷。气象部门说:50年一遇,百年少有。据上了岁数的老人们讲:其严寒冰冻的程度时间和历史上的1954年差不离了。45日的雪天冰地在北国那只不过是一碟小菜,在亚热带季风性气候的国土南部地区那当然是奇少了。上个世纪曾有科学家预言下个世纪没有冬天,可是,这个世纪之初的公元2008年之初就有了这么个冬天。这个极冰冷的冬天一来就气势汹汹,风和雪好像在做无序的竞争,谁也不肯示弱,才几天的时间气温就降到了常年的冬季温度以下,让人感觉不一般,也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不管人们对这个冬天持消极的还是积极的态度,人们总是相信冬天会过去的,春天会到来的。
  
  我们生活的镇是一个偏远小镇。小镇的主要街道叫建设路,东西走向。我家的房子是买的原镇农业银行办事处的房子,在建设路的中间的北边,面南坐北。我家的门店在一楼,3间门店租了一间人家卖水果。我家的住房在我的门店的3楼。我的房子正对面,一路之隔是镇兽医站,镇食品。镇兽医站和镇食品相邻,中间只一墙之隔。进兽医站得经过一道院门,院门两边各有一大墩和一扇大铁门。
  
  农历丁亥年的腊月初5【公元2008年元月12日】,那个冰冷的冬天开始了。大北风一个劲的呼啸着,吹得人脸像刀刮,大北风刮了两天了,天空阴沉沉的,雪是呼之欲出。我和妻白天在店内守生意没有取暖设备,晚上休息没有空调和电热毯。即使有取暖器和空调的也好景不长,后来,当天气变成灾害性的时候停电停水了。傍晚,路上行人和车辆稀少。我和妻在一楼的厨房吃罢晚饭便上3楼,洗了偎在床上的被窝里看电视。晚上8点,读初中3年级的儿子下晚自习回了家,在他的房间的床上睡下。妻子给儿子检查一遍被子后,我们便睡了。
  
  夜晚的时间比较长。早上5点我已睡醒了。我听到外面有人声,一个男子的声音,周围除了大北风的声音就是一个男子叽里呱啦的声音。男子忽而自言自语,忽而嘻嘻笑笑。好像是从我的房子对面的楼下传来的。我对妻说:“这么冷的天气,谁这么早在外面言语【听不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妻说:“前几天街上来了一个‘精神失常’的小伙子,我见过,也听街上的人议论过。”这些年,街上的“精神病人”是走了这一个,来了另一个,走了这一群,来了另一群,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街上还有这样的传言:当地城管的见本地街上“精神病人”多了或者“精神病人”在街上呆的时间长点就用车运到别的地方,别的地方的城管的见那里的“精神病人”多了或者时间稍微长点就用车运到别别的地方。不管是哪个城管的运送“精神病人”都是晚上进行的。我问:“那小伙子是个什么样子?”妻答:“20岁左右的年龄,1.7米左右的个子,比较瘦,戴一副近视眼镜。”妻接着说:“如果是那个小伙子,那他是在外面冻了一夜了,我凌晨3点的时候依稀听到过这个声音,我稍微醒了一下就又睡着了,我以为他走了呢,谁知这声音还在那里。”在客观上,“精神病人”行踪不定,吃住睡觉不正常,有少数的还打人骂人,叫别人怎么管?在主观上,这年头,比“精神病人”好点的一些弱势群体都少有人愿意关心和关注,包括我们的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这样。谁来关心和关注这“精神病人”?不过,我的妻子是管了一回了。
  
  6点多钟,天还没大亮,那个声音那个男子的言语仍继续着。
  
  妻说:“我去看看吧。”我说:“我们一起去吧。”
  
  我和妻穿好衣服,打开店门。街上绝大多数店门还没有打开。我的对门鲜花喜庆店小吴的门开了。店主小吴和爱人刘习莉正在打扫门前的清洁卫生。这腊月的结婚的多,很早就有婚车拉花的。
  
  我和妻循着那声音的方位走去,进兽医站的院内,在兽医站的大墩和房子交接的一角,蜷缩着一个男子。我问妻:“这个人是不是你耳闻目睹的那个小伙子?”妻说:“是的,就是他。”的确,男子的体貌特征和妻子表述的那个小伙子一样。小伙子外面虽穿了一件旧的草绿色大衣,但连扣子都没有,里面的衣服单薄。小伙子瑟瑟的一个劲地颤抖着。他的手都冻肿了。我和妻不禁心酸,妻说:“是谁家的孩子流浪在外,夜宿街头,都是养儿养女的人哪?!”我说:“他有没有家,为什么会在这?”妻问小伙子:“你的家在哪?”“你叫什么名字?”小伙子继续着他的咿呀,不搭理我们的话题。我招呼他到我家的门口去,我说:“那比这暖和点。”小伙子仍语无伦次。正当我和妻觉得救他无望的时候,妻问小伙子:“你记得你家的电话号码吗,告诉我了我打你家里的电话要你家人来接你?”哪知小伙子竟说出“0728-----”的话,我们感到很惊喜。我们不能肯定小伙子说的电话号码就是他家的电话号码,这意外的惊喜比起他的不搭理我们算是发现新大陆了。我们得赶紧拨打,怕小伙子一会再说不出电话号码了或者小伙子说错号码。我用手摸口袋,手机不在身上,今天起得早,忘了带在身上,丢到床上了。再说,我们没经验也没把握这小伙子就能说出一个电话号码,要不,没手机可以事先拿支笔和纸做记录。这时候,围观小伙子的人多了几个,鲜花喜庆店的小吴和爱人刘习莉也在旁边。我用心记着小伙子说出的电话号码,妻子生怕错过机会,立即就近对小吴说:“你的手机在身上吗,赶紧拨号。”小吴心领神会,立即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妻子对小伙子说:“你慢点再说一遍。”小伙子稍微慢点说了一遍电话号码,小吴赶紧拨了号,电话通了。围观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影响通话。电话那头有人接了,是一个女的。大家屏住呼吸。小吴将小伙子的相貌特征说明,电话那头有了哭泣的声音,那女的说是小伙子的妈妈。为了更进一步证明这边的情况的真实,小吴有意将手机尽量靠近小伙子,让小伙子的声音传进手机里,末了,小吴告诉了小伙子的妈妈我们的具体地址和路线。妈妈听出了儿子的声音,表示立即来接儿子。这时候,妻子怕小伙子离开这里,小伙子的妈妈来了接不到人,妻子就看着他。刘习莉从家里端来一杯热开水给小伙子喝,还有好心人买来了热气腾腾的馒头给小伙子吃。我们簇拥着小伙子,我的妻子从我们家的3楼衣柜里拿来我的一件厚大衣给小伙子换上。大家都静候小伙子妈**到来,就好像盼电影里最精彩的镜头到来一样。
  
  这个时候,来了我的一位客户,生意上的客户,要我到他家去。顾客是上帝啊,如果我说有这样一个小伙子,待他妈妈来了我好采访一下,他肯定很不满意。我只好答应就去。临走之前,我对妻交代,如果小伙子的妈妈来了我还没回来,就要小伙子的妈妈等我一下,或者小伙子的妈妈一定要走就打我的手机。我从3楼床上拿来手机带在身上。上午11点不到,当我办了事从外面急冲冲骑着摩托车赶回家的时候,小伙子的妈妈已将小伙子接走。我没能见小伙子妈妈一面,没能见到他们母子相逢的那一时刻我心里感到很失落。
  
  上午10点多钟,小伙子的妈妈坐着一辆小车来到我们家门口。小伙子的妈妈很感激的说:“找儿子找得好苦都没能找到,没想到好心人的一个电话儿子就出现在眼前,真是多亏了好心人了。”妈妈是从天门市那边赶来的,妈妈一接到电话就动了身,不敢有半点怠慢,怕事情有变。妈妈一见到儿子当场哭了起来。妈妈早已红肿的眼睛再次受到泪水的煎熬。我的妻真的不忍心说要小伙子的妈妈等我和打我的手机,忙帮小伙子的妈妈将小伙子扶上车。车里有暖气。小伙子的妈妈千恩万谢,从身上口袋里掏出一千元人民币送给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执意不肯收,说:“这点事算什么,不就是多问了一两句话,打了一个电话吗。”小伙子的妈妈买了两箱苹果交给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本想推脱却推脱不了,收下后分给小吴和刘习莉等吃了。小伙子的妈妈临行前,我的妻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尽早给儿子治疗,不要耽误了儿子。
  
  大冰冻接着来了,妻子经常念叨着,那小伙子现在不知咋样了?要是不回去那后果------由于生存和其它方面的压力差不多停下来的笔被这件事感动,我写了一篇通讯《天门的小伙子回到家人怀抱》,到别人的电脑打字复印部打成铅印稿子传真到《荆州晚报---.洪湖新闻》【《洪湖日报》已停办,洪湖新闻已安排到《荆州晚报---洪湖新闻》里,大约每周一期。编辑王智收到稿件后打我的手机【我在稿子的末尾署了我的手机号码】,问我:“小伙子是怎样来到你们镇的?”我说:“这个很重要吗?我没问小伙子这个,即使当时我问了那小伙子也不一定说啊,我见小伙子妈**机会丢了,可惜。”王智编辑说:“这个并不是重要的,只是能交待一下就交待一下。”2008年1月25日的《荆州晚报----洪湖新闻》以《回家》为名登了我的那篇通讯。
  
  《回家》的事感动了报纸编辑,也感动小镇上的人们。《回家》的事很快在小镇上传为佳话。居然还有人效仿起我的妻子,小镇上再来了“精神病人”和流浪汉,有人去关心和关注,即使没有让他们回家也给吃的喝的穿的,人们是心安理得。《回家》的事是否能感动洪湖感动荆州感动湖北甚至感动全中国,我不知道。那些已被评为了感动洪湖感动荆州感动湖北感动全国的事是不是比《回家》的事更精彩,我也难说。不过,我的妻子图的不是感动洪湖------全国啊什么的。其实,有时候,人做点好事善事并不难,就是那么简单,仿佛举手投足一般,甚至易如反掌。当然,并不是说人为做好事而生存。人在生存的过程中遇到做好事的机会还是有的,关键是人们肯不肯去做。生活本来就是个大舞台,扮演生旦净末丑的机会都有,那要看你愿意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了。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要是当时我留下小伙子家的电话号码我可以跟踪了解一下小伙子的情况的。我想起《回家》的事我还是有缺憾的了。不过,真的如某一首歌唱到的,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0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