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片片

2021-10-12 12:13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逝去的岁月,有如飘落的花瓣,早已掩进时光的尘埃,然而我却总想回过头去,捡取那些,曾经轻轻地飘过我生命的美丽的花瓣……——题记
  
  (一)鲤鱼脑袋和榆木脑袋
  小学三年级,堂弟和我同班。数学课上,老师拿着戒尺,走到堂弟面前,拉起他的左手,照着他的手掌“啪”地拍了几下,随后便道:“这道题我讲了几遍,你怎么还是没懂,你到底是个鲤鱼脑袋还是榆木脑袋?”堂弟满脸通红,不敢回答,底下便有人窃窃的笑。老师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个鲤鱼脑袋还是榆木脑袋?”堂弟依然不答,底下又多了一些窃窃的笑。老师恼了,声音提高了八度:“说!你到底是个鲤鱼脑袋还是木鱼脑袋?”手上的戒尺又象要随时落下。堂弟见此,以为又要挨打,心下着忙,“木鱼脑袋!”他脱口喊道。“哈哈!”只听堂下,哄然大笑,细细看时,有几个早已滚到了桌子底下。
  
  
  (二)可恨的弟弟
  放学回家,丢下书包,就去浇菜。继父说了,这菜地浇水的事,就包给了我和两个弟弟。小弟还好,做事老实,可是大弟却不老实,总是偷着去玩,不愿做事。我吵他不听,只好由着他去。一次他跑到竹林去看人用弹弓打鸟,被继父抓个正着,问他怎么不浇菜却在那儿玩,他满口谎言,说是二姐叫我玩的,于是我稀里糊涂地就挨了继父的一顿好打。
  又一次,他从家中拿个鸡蛋,去换了一枝铅笔。继父回来,看看鸡窝,发现少了一个,便大声地对母亲嘟嚷:“今天的鸡蛋怎么少了一个?”母亲知道,一定又是大弟闯下的祸,想想弟弟每次被打的可怜样,她心下就十分难过,于是决定让我去承认错误。我不愿,母亲就说你学习好,你只要说是拿了鸡蛋去买了笔,他就不会怎么打你的,最多挨两下也就过去了。到了晚上,继父叫来我和两个弟弟,让我们一人一个,到椅子上去好好跪着,他要问问,是谁那么大胆,拿走了家中的鸡蛋。先问过他们两个,都说没拿,轮到我时,我只好撒谎,说是我拿去买了一支铅笔。继父听说是我拿去买了笔,虽是生气,倒是没有多打,只狠狠地揍了我两下,警告我以后没有铅笔尽管给他讲。
  我跪在椅子上,委屈地流泪,可是我这弟弟,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竟然偷窥着我,在一边偷偷地好笑。事后,我满心的愤怒,捏紧了拳头,恨恨地朝他挥舞,说以后你要是再让我给你受这样的过,我就让你尝尝这个。没想到他却不买帐,也捏着拳叫对我高叫:“你有胆子就过来揍揍!”我顿时被他噎住,我哪里真敢和他对仗。转过念头,埋怨起母亲,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让我倒霉的弟弟。
  
  (三)取名字
  姐姐婚后,第二年,生下个可爱的小子,姐夫乐坏了。一星期后,他带上红鸡蛋,到我家来报讯,顺便接父母去玩。
  继父和姐夫,脾气很是对味。继父一高兴,就炒了几个小菜,招待姐夫,餐桌上,两人不紧不慢,吃着说着,不觉已醉了一半,姐夫想起吃完还得赶紧回去,忙说不吃了,再吃就回不去了。继父依了他,不再挽留。临走时,母亲给他捉了一只大母鸡,提了一桶十来斤的油。姐夫把鸡用一个纤维袋装好,外面只露出个鸡头,绑在自行车的前支架上,把油挂在自行车后座的外侧,用绳捆好,带上我就走了。
  那是个星期天,我在镇上的中学读书。姐夫正好顺路,可以把我带到学校。路上,姐夫对我说道:“你姐姐说你书读的多,要你给小孩取个好听的名字,要叫个腾什么的名字,你看看取个什么名好?”那晨,我也不懂什么,就象组词一样,随口说就叫腾飞吧。姐夫一听,说这个名字又响亮又干脆,还真好听。到校后,我看他骑车不是很稳,叫他路上要千万小心,他回答没事。
  离家还有两、三里路时,姐夫想着走大路远,还是抄小路回家的近,就抄近走了小路。他本有些酒醉,走大路还没多大的问题,可是走小路,就没那么好走了。那些窄窄的田硬,他推着车,走在上面,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个趄趔,姐夫就连人带车,就摔进了路边的田地里。他这个样,一路跌跌撞撞地摔到了家,还没进门,就忙不迭地朝姐姐喊道:“英英,英英,妹妹今天给孩子取了个不错的名字,叫腾波。”
  孩子满月时,哥哥带了好多的东西去看外甥。姐姐把孩子抱给哥哥看,问我当时是不是给孩子取名叫腾波。“是腾飞,不是腾波,我听玲子说过。”哥哥当即纠错。
  于是姐姐又把名字重新改过。
  
  事后,姐姐取笑姐夫:“你也真是没用,报个讯走了一趟路,摔破了一壶油,摔死了一只鸡,自行车摔得不能骑,还把个腾飞摔作了腾波!”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03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