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

2021-10-06 04:24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家姐弟四人,我是老大。下面的三个弟弟年龄上相差较大,大弟弟与我相差2岁,二弟弟与我相差7岁,小弟弟与我相差13岁。所以,我这当之无愧的姐姐,从小就是他们的核心。
  
  大弟弟与我年龄相差最小,可以说是同时长大,他最依赖我,总是围在我的身前身后。可是,我却不很喜欢他,只因为他长得又瘦又小,而且还丑丑的,根本就不象我家的人。我一直怀疑他是妈妈抱来的孩子。有一次我问过妈妈,弟弟是不是她亲生的,妈妈肯定地说,是亲生的,只是小时发烧得了羊角疯,所以长得瘦小,说话也不爽快,稍稍有点结巴,大脑反映也稍迟钝些,(但绝不傻)这些“缺点”成为我讨厌他的理由。
  
  大弟弟小时候,三岁了才会走路,而且摇摇晃晃,经常摔跤,一次非常不巧地坐在了我的一个小妹妹身上,当是小妹刚出生一个多月,被他一屁股坐在了心窝上,第二天小妹就夭折了。所以,我就叫他“杀人犯”,我俩一吵架,我就叫他“杀人犯”,他说不过我就动手,一次因为在院子里溜冰时,他把我二弟弟绊倒了,我说他,他一生气,就拿着炉钩子打在我的脸上,把我的脸上刨了个口子,至今还有一个明显的伤疤。
  
  由于弟弟身材矮小,又很笨拙,所以经常受人欺侮。一挨欺侮,总是哭着找我,有时我就生气,怎么有这样一个没本事的弟弟。于是,我就带着他去找人家说理,有时说不过人家,我就向他们的家长哭诉,由于我从小就很懂礼貌,邻居都很喜欢我,只要我一说,欺侮弟弟的孩子就会受到处罚,那些淘气的孩子都知道这家的姐姐厉害,时间长了,就没有人再来欺侮我的弟弟了。
  
  一转眼,我和弟弟都长大了。由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很顺利地考上了初中。弟弟却因为身体不好,休学一年。1968年秋,我报名上山下乡,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当时家里并不同意,因就我一个女孩儿,在家里娇生惯养,特别是奶奶说什么也不同意。可是我想,我不下乡,弟弟就要下乡,我真的担心就他那1.56米的个子,到农村还不累坏了。所以我毅然绝然地奔赴广阔天地,弟弟则分配到一个蔬菜商店做了营业员。
  
  弟弟虽然貌不惊人,语言迟缓,而且行动笨拙,心地却非常善良,做事踏踏实实,任劳任怨,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单位,脏活累活抢着干,荣誉面前从不伸手。时间长了,大家对他从瞧不起到各组抢着要。老实的弟弟在平凡的岗位上努力地工作着。
  
  1997年,弟弟的单位解体了,弟弟失去了工作,他每天愁眉不展,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偷偷地给了他1000元钱,让他开个小卖店,一开始还好,可是弟弟太老实,总有赊帐欠帐的人,我跟他说不能赊欠,可弟弟却不开情面,赊欠一大堆,最后,小卖店不但没有挣钱,连本都赔了进去。
  
  在亲属的帮助下,弟弟又找了一个烧锅炉的工作,每天煤里滚,烟里熏,他干活又不知道躲开身子,经常是满脸乌七抹黑,衣服脏脏地,像一个井下工人。他经常到我的单位去找我,一开始,我单位的人不给找,他说是我弟弟也没人信。后来,收发室的同志打电话叫我下来,我脸红红的,说真的是我弟弟,大家都很惊奇,说:“你弟弟怎么跟你一点都不像”,我说:“那也是我弟弟。”后来,我觉得没面子,就不让他到单位找我,我叫他有事给我打电话,可是他就是不听,隔三差五到单位找我,我干生气也没办法。
  
  2002年五月的一天清晨,我还没起床,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弟弟。只见他行动困难,拖拖踏踏,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病了,走路腿不好使”。我着急起来,说:“为什么不到医院去看病?”他说:“没有钱”。我急忙拿了钱陪他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脑血栓,需住院治疗。我给他交了住院费,又在医院陪了他两天。结果第三天我不在的时候,他偷偷地办了出院手续,自行出院了,病根本没治好,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弟弟享受着全家每月180元的低保费,生活很困难。我时时挂念着,经常去看他,过年过节给他送去米、面、油、肉,给他买生活用品,买坐便椅,买烟,买水果。所有这些虽然微不足道,但多少能解决弟弟的一些困难。
  
  这几年,弟弟的病愈发重了,说话也不清楚了,走路一条腿在地上拖着,一只胳膊伸不直,吃饭掉饭粒,上厕所蹲不下。久病的弟弟,更加憔悴,更加委琐。前几天,弟弟突然来到我家,不知他是用怎样的努力,爬上这五楼。他还带来了几个半老不老的茄子,几根黄瓜,一把葱。他用不很清楚的声音告诉我,这是他自己种的,没上化肥。这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一直以来,我都把弟弟当做一个累赘,嫌他长得丑,嫌他贫穷,嫌他身体病弱,嫌他邋遢,嫌他总是给我丢面子。因为他的不体面,我总是遮遮掩掩,不想把他带到生活中来,甚至连他的爱都忘记了。此时此刻,我醒悟了,原来这是我内心的卑微,是我让自己生命中血浓于水的亲情受到了委屈,原来,不体面的是我自己。
  
  唉,我那太过平凡,十分不体面的弟弟,你处于弱势群体,虽无权无势,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姐姐委屈了你,你从未放在心上。重病中仍然惦念着姐姐,送来的青菜也许不值多少钱,但这份亲情,将伴我一生。
  
  (2012年11月24日晚18时21分,弟弟突发心梗与世长辞,享年59岁。这几天一直在悲痛中渡过,仅以此文纪念我的弟弟,愿他在天堂幸福!)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9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