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

2021-10-06 04:23  作者:夕枫香 2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七十年代某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我的出生在这个小县城里没有激起任何浪花,谁会去关注一个小孩的降生。只有亲朋好友会热闹一番,一通嘻哈也就放我继续做千秋大梦了。
  
  时光流转,一梦醒来,我已经六岁“高龄”了,县城的夏天闷热难耐,到处都是吵嚷着“热啊”的知了喊叫,那时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绿树丛荫的倒也悠然自得。关于童年的记忆很多都是傻乎乎的,有点郁闷。我是姥姥看大的,所以记忆里满满的全是姥姥的关爱,每每回想起来都心里酸酸甜甜的。那时家里的日子还不像现在这么宽裕,虽然就我跟姐姐两个,也够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精打细算了。父亲常年在外,一个人的日子可想而知很不容易,总是跟座山一样虽然没有眼泪,可是脸上透出的沧桑跟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除了自己的小家还有农村老家一大家子人,老家就父亲一个人在城市,到处都是事。父亲虽然很普通,在我的感觉里却是那么的伟大。
  
  母亲是个传统的女人,也有自己的工作,白天晚上的忙碌,在我九岁之前基本对父母没啥印象,却奇怪的没有任何抱怨,有的只是对父母的崇敬。父母可以安心工作,都说姥姥是大功臣呢!每当这时姥姥就笑的合不拢嘴,能为自己的儿女出一份力,是姥姥最开心的事情吧!姥姥永远是那么神采奕奕,干净、清爽、睿智是每个见过姥姥的人第一印象。提起姥姥就想起那永远也不能忘怀的音容面貌,酸涩不由自主。不是什么矫情,只是难以忘怀。虽然姥姥去世很久很久了,久的我都不知多少年了,但是音容面貌总是不经意的回荡在胸怀里,像电流穿过一般的感觉呆滞了所有,在宁静中品味过往种种,恍惚腮边凉凉的湿润滴落也不自知。
  
  那时姥姥花白的头发总是整整齐齐,穿的是母亲姐妹们给买的“时尚”老人装,母亲的姊妹多,姥姥总是引以为傲,说闺女比儿子孝顺。姥姥对自己的子女都是一视同仁的,谁有困难就去谁那里,从来没偏没向。姥爷是旧时当地小有名气的文化人,谦恭少语守着传统旧约,一直跟儿子呆在老屋。为了子女两位老人晚年却不能相互依靠,也是很无奈和遗憾的事情,各家都有自己的实际困难,又有什么办法呢?直到两位善良的老人去世也没听到半点任何的抱怨。散文http://sanwenzx.com
  
  我出生的时候,姥姥身体还硬朗,七十多岁的样子,被我母亲请来主要是照顾我。缝缝补补对姥姥来说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从头到脚的穿戴都一手包办了,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那时住在母亲单位并不宽敞的两间小屋,母亲一个人上班带两孩子晚上也会加班学习什么的,所以家里琐碎的事情基本都交给姥姥来操持了。当时社会像经历了一次大的洗礼,到处都是百废待兴的局面。大家庭这样,自然小家庭也同样是这样。老辈人经历的困难时期也多,所以特别会打算着过日子。记忆中在落叶的时节带我跟姐姐去穿树叶子,说是串毛毛虫就是记忆最深刻的娱乐活动了。用针穿上线不多一会就会穿很长的一大串,我跟姐姐可以一边玩一边把串回来的树叶子当柴火烧。后来这种“游戏”就风靡了整个大院,我那睿智的姥姥可是首创者。想到这里会心的一笑却不知为什么涌动的是更多的酸楚。姥姥还会在小小的天井里种丝瓜,种葫芦,它们生长很快不多久藤蔓就会爬满屋顶还会探出院墙,悬垂着绿色果实,煞是可人。姥姥还会养小鸡,后来就成为家里改善伙食的主要食粮。姥姥做的丝瓜炒鸡蛋,到现在还是口齿留香,回味无穷。不过如今就是加上再多再精美的调料也做不出当时的美味了,也没了那时的兴奋和欢喜。
  
  在我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姥姥走了,永远的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不知姥姥在天堂里还好吗?会不会开心快乐呢?心里的酸楚止不住扑头盖脸的真想痛快的大哭一场。久远的记忆,永远的音容,在生命里久远永恒。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9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