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2021-10-06 04:21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站在外婆的坟头,我仿佛看见外婆在风中慈祥地看着我,那簌簌的风声可是外婆对我的叮咛?我分明听到坚强的外婆对我的告诫;“不要哭,哭顶啥用。”是呀,在外婆的词典里是从来就没有“流泪”两个字的。
  
  我从来没见过外婆流泪,也许是她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的特殊家庭的缘故吧。我的外婆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在那个成份出身比生命还要重的年代,外婆遭受了不公的甚至是非人的待遇,他的一家要把整个村的街道清扫干净,每每这时就有村里的孩子在外婆身后谩骂:“地主狗崽子。”还不时拿起土疙瘩砸向外婆,脸上、头上“挂彩”是常有的事,更让外婆受不了的是他们一家常被在脖子上挂上牌子满大街游行。外婆每每讲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时,满脸写着的都是愤怒。漂亮聪慧的外婆由于成分不好到了结婚的年龄仍然嫁不出去,后来,老实、木讷的外公不顾家人的反对娶了外婆。
  
  外婆大字不识一个,却打得一手好算盘,她对数字的记忆和运算常令我吃惊,她的父亲因为儿子愚钝,无耐把账本交由天资聪慧的仅有十几岁的外婆保管,外婆打算盘的本领恐怕就是在那时练就的吧。外婆是很乐意教我打算盘的,也许这是他肆意本领的机会吧,至今那些夹杂着乡音的口诀我还能清楚的背诵,那些算盘子的清脆拨动声我还能清晰地听到,外婆坐在那儿手拨算盘的姿势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我的三个舅舅现在都在做生意,在村子里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我想他们的经商头脑怕是遗传了外婆的精明吧。
  
  心灵手巧、聪明泼辣的外婆在那个填不饱肚子的年代,硬是把三男四女七个子女拉扯成人。心灵手巧的外婆把挖来的野菜做成可口的凉菜,把榆树的花做成榆钱饭,把榆树的皮磨成粉当面吃。穿破的衣服翻新改制成新衣,裁下来的破布用浆糊粘在一起,做了鞋底或鞋垫。聪明泼辣的外婆在生产队挣得工分常常是妇女们中最多的。这也是外婆引以自豪的津津乐道的往事。
  
  外婆在那个九口之家是说一不二的,这跟她的能干和泼辣有关,因为她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是一群孩子和外公的山,我不敢想象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外婆一个地主的女子是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坚强呀。许是生活的苦难让外婆养成了男人一样的性格,家里的每个成员都很敬畏她,只是她对我从不斥责,比我大两岁的小舅每次闯了“祸”,都“栽赃”于我,为得是避免外婆的责骂,我也害怕外婆发火,所以也就“冒名顶替”。
  
  外婆非常喜欢烟,简直到了嗜烟如命的地步了。记忆中外婆总是盘腿坐在炕沿上吞云吐雾,大片的烟雾笼罩着她,这时,外婆那张俊俏的脸在一片朦胧中很是妩媚。经济拮据的外婆抽得都是劣质烟,印象中“九分牌”居多,近几年富裕的儿女们买来“软云”,她都舍不得抽。夹烟的手指被熏成黄褐色全然不顾,雪白的牙齿上也雕刻了烟的痕迹也毫不理会,还是每天两包烟照抽不误。直到去年查出肺癌才有所收敛,然而当外婆知道她大去之日不多时,固执的她不听儿女的劝阻,还要抽烟,听母亲说,她常常抽得直掉眼泪,不停地咳嗽,肺部疼起来时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一只手压着肺部,一只手还颤抖地拿着烟。我想,如果外婆对烟的爱不是这般疯狂,一向健壮的她也许不至于就撒手人寰吧。
  
  外婆病入膏盲时是乐观的,我去看她时,尽管脸色苍白,尽管我让她躺着别动,但她依然还是固执地吃力地坐起了,面含微笑,我懂外婆,她是要把乐观、坚强的形象留在我的记忆里,这时我不禁潸然泪下。
  
  外婆在弥留之际把省吃俭用的积蓄拿了出来,一部分留作出殡的费用,剩余的都做了平均分配,都计算得详细具体,分配得合情合理,是呀,要强的外婆一生都在为儿女们打着算盘。
  
  外婆最放不下的就是外公了,把外婆当靠山的外公失去的何止是伴啊!难怪外公哭得那般的伤心。这恐怕是外婆九泉之下最放心不下的吧。
  
  我檫干了泪水,向着外婆的坟头深深地鞠了敬重的一躬,大声地说:“外婆,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外公的。”
  
  但我知道,在外公的心里是无人能代替外婆的。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9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