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两地书(68)

2021-10-06 04:20  作者:夕枫香 1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娴儿:
  
  最近老爸有点累。
  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你从我空间的说说和日志中可以感受到:我思考的东西有点多了!有的甚至超出了自身角色的范围。----我也多想把这些都放下,去湖上钓鱼、听乐、赏光......但是,当一想到你,想到你们今后的生存、环境、社会、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时,自身文化的良知和责任又不得不让我坐在电脑前去转文、写文、发文.....作为一个有信仰的文化知识分子,面对中国目前严峻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现实,面对沉醉在灯红酒绿中不知灾难来临,不知"泰坦尼克"将撞冰山的同类,我除了写文呐喊又能做什么呢?但当我的呐喊并未引起身边人们足够的关注和思考时,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累。
  中国历来是弘扬勇者的文明国度,而当今的中国,正气者太少。怕强权、怕打击、怕报复、怕丢位、怕嘲笑、怕麻须的人太多.......呐喊者少,闭嘴者多,旁观者多,麻木不仁者多,自私自利者多......。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昨天和唐伯伯们几位文友一同吃饭时,他们都嘲笑我,并一再警告提醒......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无奈、无语.......
  我明白,这是在社会政治伦理道德的约束下无法打破的怪圈,亦是存在于人之本性中狭隘卑微的一部分。也是愚民政策的结果。由于不能摆脱,于是开始怀疑和否定,最终却陷入了一场自私麻木的悲剧。其悲不在于结果,而是在于整个过程中始终做不到自我觉醒和超越。
  其实,自从上帝创造了人类,人类就开始了思考。
  古今中外的哲人,也就是那些最善于思考的人,其实早已从不同的思考路径,触碰到了人类所面临的一些终极哲学命题,诸如名与实、存在与虚无、现实与信仰、死亡与超越、肉体与灵魂等,但没有谁能给出答案,正如盲人摸象,虽然都摸到了象的某个具体部位,但却没有人能给出象的全貌。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只有上帝知道。
  就人个体而言,生下来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死亡,另一个是活着。人通过活着的方式走向死亡,死亡是人终究要面对的,而人往往自欺欺人地小心翼翼地回避它。人类对自身生存的所有理性思考,都是基于终将死亡这个大前提去进行的。说白了,如果说人的生存有什么所谓意义的话,那就是人只不过是为死亡而活着。人生下来就径直向死亡走去,别无选择。
  人从出生走向死亡的途程中,不容回避、不能跨越的也有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一个是体制,一个是命运。体制是一堵没有边际不规则的墙,你不时地要触碰它,却又无一避免地被它阻挡住或被弹回来,体制之墙以其无与伦比的高和厚昭示其不可跨越性。你会发现,每个个体都不过是被体制的高墙圈住的囚徒,你也许可以利用体制的疏漏,暂时越狱逃生,但它终将会把你再捉回来,绳之以法。
  命运更是不可捉摸,你始终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却又从来看不到它的庐山真面目。你的人生如同攀越一个又一个绵延不绝的山峰,当你攀爬上了一个山头,自以为命运踩到了你脚下,可抬头一看,更高的山峰还在前面呢。他永远在云山雾罩的前路,你永远不知道前面等待你的到底是什么。命运又像一个若即若离的魅影,它飘忽不定,你追赶它时,它隐约在前,忽又不见,当你住下来时,它或许又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给你一个惊喜或者致命的一击。
  死生有命,万法皆虚。来时赤条条,去时无牵挂。而今天但凡我还活着----那只有一种意愿就是,再写一点东西,利乐所爱,利乐有情,利乐他人。我现在所言、所写、所爱、所喜、所恨、所苦----皆由我心,是以大悲之心观世----警世,为后代,为苍生!如此而已,夫复何求?!
  天象异常,危机四伏。善善恶恶,因果相循。命也夫,随之去,过眼云烟而已。
  就个人而言,上天给我的恩宠已经够多了!
  就个人而言,我有娴儿己足矣!
  
  我仍然坚定自己是一个有精神,有信仰的文化人!因为一直有一个足够宏大的东西,让我产生“信仰''!
  任何信仰都能给人以力量,给心灵以力量。
  信仰和信一样,都需要一些东西去支撑,甚至去强化,否则信仰也会在你的心里衰落。比如,毛泽东一生坚持一个东西,就是“身体的坚强才能支撑心底的坚强”。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不能忍受肉体上的非人待遇,他就无法承受心灵上的非人待遇。所以,想做个心灵坚强的人,就要从肉体上修炼起。所以,任何环境下,他都坚持洗冷水澡。
  我想说的意思是:每个人心底里都会存有一些信仰,这些信仰能够给人以足够的心灵力量。而且,这种力量是普通人无法做到的,常常让人感动和敬畏。我们敬畏我们心中的英雄。这是我们信仰的源泉。我们从心底里呼唤英雄,即使我们做不到像英雄那样伟大,但我们愿意崇拜他,用他的行为来激励我们,向他靠拢,向他学习。
  英雄不是信仰,英雄的行为是信仰。我这样澄清的目的是避免陷入个人崇拜的陷阱。他的行为,他坚持的理念,就成了我们的信仰。所以,信仰的本质是:我们心目中英雄的行为,感动了我们内心深处,让我们愿意放弃自己去追随。这就是信仰。
  也许,一个人心目中的英雄,可能是另一个人心目中的魔鬼。就像那个要杀光犹太人的希特勒,是个魔鬼;而同样杀光了埃及人的亚历山大,却是英雄。十字军的东征,摧毁了无数人的家园,可东征的勇士却个个认为自己很光荣。
  信仰是残酷的,但我们又无法放弃信仰。不要认为自己是个无信仰的人,没有信仰的人更可怕,是个失去全部精神的残废。人活着总是要有点精神的。这个世界的进步基本上是由有信仰的英雄推动的。尽管大部分英雄在完成历史使命之后总被抛弃�嵯莺Α�
  唯一的办法是坚持自己信仰的时候学会宽容。就像阿拉法特那样:左手拿剑,右手拿这橄榄枝。----信仰之间和解是不可能的,否则,它就不是信仰。不同的信仰之间是无法调和的。比如,我们都愿意做民族英雄,可如果两个民族处于敌对状态,两个民族的英雄注定是不能被两个民族同时敬仰的。
  所以,我们要学会宽容。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宗教信仰带来的冲突。2000多年以来,随着国家的形成,政教合一,人们的信仰逐渐归一,信仰和信仰之间的冲突变成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冲突,大的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其实,尽管表面上人类文明在进步,但骨子里,人的本性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人的本性外表被文字、国家、科学技术、工具等自己发明的东西,蒙上了一层现代化的外壳。
  我们何以生存,我们何以自处,我们又何以共处?既然不能放弃信仰,我们只有学会宽容。
  最近我与曾伯伯之间有点"过激",就是不宽容的结果。----信仰是对自己的,而宽容是对别人的。在自己的“我”的深处,腾出一块地方给“他”,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尤其是我们热血冲动、完全被本能所驱使的时候,希望脑子里还能留得最后一丝清明:留给宽容。
  当今社会和千年前相比,我不认为我们人类就进步多少。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是英国历史教科书上扉页的一句话:我们所谓进步的东西,不过是用一种麻烦代替另外一种麻烦。科学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进步,但却也是在毁灭着美好。而人文的东西,我们可以从有文字记载的文献去梳理其中的脉络,几乎是恒久不变。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变得足够复杂,能让自己编出更多复杂的理由,让我们去满足自己内心复杂的光明的或丑恶的愿望。
  
  我不太喜欢“自由”这个概念的论述,因为这个概念是自相矛盾的。一个人绝对的自由反而等同于另外一个人丧失自由。我希望用“宽容”这个概念。宽容从来是“我”对“他”的概念。我追求绝对的自由,但我宽容他的自由。用伏尔泰的话来说:宽容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道德上的理论从来都是充满悖论的。真正的道德是要靠个人去实践,在实践中把握道德的“度”。正确的生存状态就是:一手把握信仰,另外一手把握宽容。永远都要注意两者之间的平衡。----然而,正如崔永元所言:“中国的高层领导也是人,他们有时比我们还要愚蠢"!
  
  以上这些文字,是我对中国目前政治社会气氛的一些感触和思考.娴儿作为学汉语文学的学生,可参考体会。
  
  祝娴儿五一长假到北京听音乐会收获多多,我可是又被轮到值班了!下星期整七天什么地方也去不了呀!
  
  老爸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8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