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父亲

2021-10-06 04:20  作者:夕枫香 2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这是个草长莺飞的季节.5月的春天,是繁华落尽,纯青一色.触目满是春天遗落的痕迹.5月的农村,又该是个忙碌的月份,是个播下希望和期待的日子.雨后梵唱的溪流,翻新平整后蛙鸣的梯田、、、5月的某一天,又是我该回家祭奠父亲的日子。
  
  父亲走了,在我们远离家乡的日子。很不安静的走了,带着遗憾,留着辛酸!走前的那段时光,带着挣扎,乞含牵盼,却又无可奈何。膝下的两个儿子都在远离家乡的外地打工,用一种最原始的方式在向这个社会索取着属于他们的那种生活。岁月的流逝给不了他们丝毫改变现有生活的奇迹,在日复一日的奔波里,曾经的经历给了他们一堂最真的社会生活之课。而最初的亲情,在日益操劳的辛酸里渐渐变得有些麻木!父亲是个病人,一个被病魔折腾了两年之久的病人。两年,700多个无望守侯的日子,早已掏空了一个坚强人的所有意念。曾经深邃的眼睛已经变得浑浊,曾经慈祥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丝木衲,曾经熟悉的,也在慢慢的变得疏远,甚至陌生。每次电话开场白的问候之后,很长时间却都被沉默所代替。一边是无望的守侯,一边却是欲罢不能的选择,日子就在这样不断矛盾的状态里流泻着。老人的状况日渐严重,而儿子们的生活却依旧在挣扎中蹉跎、、、。
  
  终于,父亲走了。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离开了我们。那是个5月灿烂的日子,是个草长莺飞的季节,青山如岱,绿叶吐蕊,是个充满无限生机的日子。人的生命却在这样的日子嘎然而止。
  
  今年的5月是个忌辰,2周年的忌辰,所以注定了要再次触摸伤悲。
  
  坐在父亲的坟前,看着这些肆意疯长的小草。思绪,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些日子。父亲躺着的就是小时候曾经给了我们无限欢乐的那片土地。昔日的梯土已经在岁月的变迁中被荒芜,昔日热闹耕作的场面已经不复存在。定格在脑海的风景只能这样在唤起的记忆里流泻出一丝残存的温馨。那时候父亲是家里的老大,过早的独立塑就了父亲坚强、刚性的一面。所以那时候日子无论多清苦,欢乐和甜蜜、幸福总在父亲坚韧之下盈盈而泻。上山劳作,和二姐差不多大的我总会被父亲一人一个挑在箩筐里颠簸着,像摇篮,被摇醉在父亲敞亮的山歌里;下河捕捞,和二姐差不多大的我总会一前一后帮衬着父亲拉网收鱼,像绘作,被抽象在父亲慈爱的画卷里;田间插苗,和二姐差不多大的我们总会在蚂蝗的袭击下尖叫彼伏,被父亲的双手,像荡秋千,被晃成田间地头的一道风景、、、彼景如斯,却离我们冉冉而逝,想抓住的,却只能是淡化的记忆。
  
  坐在父亲的坟前,远山如黛,村庄如画。袅袅的青烟,婀娜多姿,徐徐而升,冉冉而逝。错落有致的楼房,一排一垄的梯田,十年,二十年的定格在我的世界里。这个我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父亲却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搁在了这。曾经答应过父亲,要带他去北京,去明十三陵,去看那些皇陵风水的,可是父亲的罗盘却只能定格在这方生他养他的寸地。有内疚,如豢翥,撕裂着我的心。“此心安处是吾乡”也许我老了,也会如父亲这样,释然着一份宽容的情怀,去或不去,到或未到,有过或是未曾有过,于生命,都是无所谓,方寸之间,一份释然,却拥有了一个世界,而这样的美丽依然很灿烂!也许是父亲理解了我,或许是我理解了我的父亲。父亲只是个农村人,他,拥有属于他自己的那种生活态度和生存观念.
  
  拔掉父亲坟上的杂草,如同拂掉父亲身上的尘埃。此情此景,父子相隔阴阳两间。音容笑貌、喜怒哀乐一切皆不能相见。此刻的父亲,是如此般的安详。这就是他的家,那个尘埃落定的最终家园。青山同悲,绿叶示哀,父亲啊,生命于你、于我,该是个怎么样的轮回呢???那样的轮回,你我是否还能够,还能够再做父子???三十年了,你于我,有如山般的恩惠;而我于你呢,却是无尽般的牵挂!!!孰是孰非,又怎能勘定?
  
  站在儿时曾经放牧过的山坡,再次回眸,已有泪水滢滢而出.人生只不过如此,最终要归于平静,劳劳碌碌中,何必在乎太多的得失,生和死之间,为何要演绎着那么多的纷争呢?生命的尽头,无非不都是归于黄土一堆???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8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