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肩头的那片雪

2021-10-06 04:17  作者:夕枫香 1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看着眼前这漫天飞舞的大雪,看着这被冰雪覆盖的道路,听着这呼呼的风声,定格在记忆中的那一幕又打湿了我的眼睛,那抹暖阳又柔柔地流淌在我的心头。
  
  15岁那年,我正在读师范。初次出门在外的我,尽管小城离家乡很远,但正是这距离拉长了我对家的思念,坚定了我每月一次回家的信念,等待的心望瘦了挂在宿舍的日历,我和邻村的桂梅终于踏上了开往家乡的列车。
  
  第二天天未亮,窗外刮起了呼呼的北风,窗户纸被吹得啪啪作响,漫天的雪花在空中飞舞,院子里已是雪白一片。看着眼前的景象,我的愁绪如眼前的雪花这般乱舞,这可怎么办呀?车站离我家十里路,自行车是肯定不能发挥作用了,艰难的雪中跋涉是逃不过了。
  
  “我送你去吧!”父亲摸着我的头看了看这窗外的雪说。
  
  “不用了,我和桂梅相跟就行了,再说我都快做孩子王的人了,我能行的.”我不想让父亲再为我受这份罪。
  
  母亲说:“你就让他去吧,不然他今天的心不会放到肚里的。”
  
  父亲得到了许可,一副欢喜的样子,帮我背着包,一头扎进这满天的飞雪中。
  
  不知体恤人的北风依然没有减少它的威力,雪花依然在漫天飞舞。父亲、我、桂梅,我们三个走在通往车站的小路上。寒风刺到脸上钻心的疼,雪花钻到脖子里透骨的冷,父亲一路上不停地为我和桂梅弹掉头上的雪。脚下的雪越来越厚,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没走多远,我和桂梅就气喘吁吁了。
  
  这时,我抬头望望走在前面的父亲,那件蓝色的衣服上已飘满了雪花,那被风吹起的围巾和雪一起狂舞,父亲肩上背着鼓鼓囊囊的包、手里还提着桂梅的包,更增加了前行的阻力,四十多岁的父亲迎着风艰难地挪动着脚步,我能感觉到他每走一步的艰难。
  
  我开始懊悔我的固执,明明知道天气预报今天有雪,却要义无反顾地回家,害得父亲步行这么远的路,害得父亲遭受这等子罪,看着在雪地中艰难跋涉的父亲,想着自己的执拗,一股懊悔和酸酸的感觉漫上了我的心头。
  
  想着。走着。脚下一滑,我一下坐在了地上,这时父亲听到我的叫声,立刻转身过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身边,全然不顾厚厚的积雪灌满鞋袜,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他满脸写着的都是关切,在父亲扶我的那一瞬间,我触到了父亲肩头的那一片雪,它硬硬地粘在父亲的衣服上,确切地说,它和父亲的衣服融为一体了。父亲一边帮我拍着身上的雪一边关切地说:“没摔着吧?疼吗?”看着我使劲地点头,不善言辞的父亲才停止了询问。但他立即提议要拉着我走,我都这么大了多难为情,再说父亲都四十多岁了,又拿着那么多东西,做女儿的我又怎么不心疼他呢?我推辞说:“我和桂梅互相搀着走就行了。”父亲还是不放心,又再三叮咛我们要小心,并絮絮叨叨地给我们讲了一些避免滑倒的要领,我当时还很不耐烦,也感到很奇怪,一向言短的父亲今天话怎么这么多?父亲最后执意要我们走在前面,他跟在我们后面,说这样他才放心。
  
  风总算小了些,雪花依旧没有停下它的舞蹈。
  
  一路上,我们就这样走来,漫长的十里路!艰难的十里路!等我们到达车站时,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双脚里都已经浸满了雪水,还不停地冒着热气。还好,总算没有误了火车。
  
  父亲又急忙地为我们买好车票,他麻利地从包里取出一双干净的鞋子和袜子,执意让我换上,想不到父亲为我考虑得这样周到,可他为他自己考虑了吗?他的双脚又何尝不是浸在水里呢?更何况他还要再返回,步行十里的路程。我的眼睛酸酸的,他把我换下的鞋袜放在袋子里,准备带回家。
  
  父亲又再三叮咛我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一直目送着我上了车,才离开了车站,踏上了返家的路。
  
  透过火车的玻璃窗,我看到站立在风雪中的父亲,触到他肩头的那一片雪,想着他返回的艰辛,我不禁潸然泪下。
  
  时隔多年,父亲送我到车站的镜头每每被我拉长放大,那个飘着雪的肩头一直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那抹盛开在冬天里的暖阳一直温暖着我人生中的每一个冬天。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6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