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流水账

2021-10-06 04:17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周末清晨,慵懒中醒来,快速起床,然后亲醒身边胖乎乎的臭宝儿,轻声告诉臭宝儿,今天妈妈不上班,陪你玩,臭宝儿眼里都是欣喜,嘴角带着笑意。我说,那你起来穿衣服吧,妈妈先带你去市场买烧饼。为了臭宝儿早饭吃得香香,我想借口带他出去晨练一圈。臭宝儿迅速坐起,很配合地穿好衣服鞋袜下了床。下床后在家里转了一圈,挨个给家里还没起的懒虫们敲敲门,点点名,嘴里喊,懒虫,起床了,懒虫,起床了。然后拎着我的鞋,站在门边等我。我换好鞋,带着臭宝儿下了楼。深秋的早晨有点清冷,空气凉丝丝的,很舒服。臭宝儿很兴奋,撒腿往前跑,我抱怨他跑得太快了,佯装很吃力才追上他的样子,惹的他咯咯直笑,回过头数落我,说,我差点把妈妈跑丢了。跑到社区广场,臭宝儿站住了,扭头问我,妈妈,这是哪里呀?要去哪里呀?哦,竟然问我这么终极的哲学问题,这个问题将会伴随很多人的一生。这是小广场啊,你每天都来呀,我们去买烧饼。小家伙总是爱重复一些明知故问的问题,我知道他这是在向我表示亲昵,他有限的语言只能做到这些。拐到街上,人不多,车也不多,路边有一只黑乎乎的卷毛流浪狗,臭宝儿立马乐了,凑过去对着小狗说,狗狗真可爱,狗狗好可爱呀,欣喜程度不亚于见到邻居的泰迪犬,我说,咱们快走吧,一会儿烧饼卖完了,臭宝儿不愿走,说,小狗也想吃烧饼,我只好说,那我们买回来喂它好不好?这才被我拖走。到了烧饼摊,我说要四个烧饼,一个单独装,我知道臭宝儿等不及回家路上就要啃的。狗狗也要一个,臭宝儿接了一句,卖饼阿姨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付过钱,臭宝儿啃着烧饼往回走,回到来时的街上,小狗已经不见了,臭宝儿站住不走了,开始大声喊,狗狗,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出来吃烧饼。腼腆的臭宝儿对动物说话才有大嗓门。我四处不见小狗,便指着路旁蹦跳的麻雀跟臭宝儿商量,去喂小鸟好不好?臭宝儿点头,把啃的一圈圈牙印的烧饼举到我面前,我掰下一块,撕碎了向小鸟扔过去,结果小鸟吓得全飞树上了,臭宝儿又开始喊,小鸟吃烧饼,下来吃烧饼,小鸟在树上无动于衷,臭宝儿跟到树下仰头大喊,小鸟下来吃烧饼啦,小鸟彻底被这热情惊到了,飞过楼顶不见了。我抱起一脸失望的臭宝儿,说小鸟藏起来了,等我们走了它们就回来吃了,说着快步往家赶,不然再遇到一只猫,早饭就成午饭了。
  
  回家匆匆吃过早饭,喂好臭宝儿,便又踏上了出门之旅。例行捞鱼节目。所谓捞鱼,就是去较远的市场买条鲜鱼,臭宝儿每次都要蹲在鱼摊前,挽起衣袖,在那大桶大盆里尽情地捞,吓得一池鱼全挤到远离他的角落里,捞到一身衣服湿的差不多了我就买条鱼带他回家。这次我们又要踏上捞鱼路了,为了活动筋骨加强锻炼,我决定还是带着臭宝儿徒步前行。起风了,刮得满地都是黄绿色的落叶,季节的转换就是这样,大自然不会告诉你什么是时光飞逝,一地落叶惊醒你的不只有时间概念,还有心灵的一地沧桑。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落叶一如往昔,而今我是身边臭宝儿的妈妈。我愣神的片刻,臭宝儿已抓了满手落叶,两脚兴奋地在落叶上跺来跺去,不时撅起屁股试图捡起所有落叶。这一地金黄的风景,在孩子眼里一定美到极致,金本位的货币体系还没有冲击孩子的价值观,大自然所呈现的新奇就是无上的财富。我跟在臭宝儿后面,看着他和一地落叶的游戏,有的叶子被他竖着栽在松软的土里,有的叶子心里抓点土,试图包成饺子,还示意我吃。
  
  好容易挪到大市场了,臭宝儿直奔鱼摊,捋起袖子就下手去捞鱼了。鱼摊的老太太跟臭宝儿也算熟人了,慈眉善目地看他玩。天冷,我警告臭宝儿,不要弄湿衣服,湿了衣服不带你回家了。老太太乐了,妈妈不要你,奶奶带你回家。买完鱼,臭宝儿站在炸鸡店门口努嘴巴挤眼睛,我懂他的意思,买了炸鸡又来到水果店,我挑水果的时候,卖水果的大爷逗他,炸鸡爷爷吃点好不好?臭宝儿犹豫了一下,小手还是伸进袋子去抓,大爷被感动了,乐呵呵地说不要了不要了,下回吃你的。买完水果大爷特地掰了一块鲜红迸裂的石榴递给臭宝儿,臭宝儿歪着头有点害羞的说了声谢谢。
  
  买了三袋子东西,臭宝儿提一袋,我提两袋,走了几步臭宝儿蹲在地上不走了,说,妈妈,我累得不行行了,太重了。我答我也累得不行了,你拿这袋青菜吧,这个轻点,臭宝儿点头跟我换了袋子,又说妈妈抱上我吧,看架势我只好抱起他。虽然所有重量还在我身上,我还是尽量让小家伙懂得分担,叮嘱他拿好手里的东西。搭上电瓶车回家,臭宝儿问我,妈妈花了多少钱,我说花了好多钱,CPI又涨了。臭宝儿重复我的话,花了好多钱,CPI又涨了。小家伙学着我的样子一脸深沉,虽然尚分不清一块和一百的区别,但也有点知道柴米油盐贵的意思了。我在心里偷笑,你懂什么CPI呀!抓住机会在臭宝儿心里种下点陌生词汇是我的小把戏,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这陌生的种子会破土而出,绽放出原有模样。
  
  到家已经中午了,姥姥焖好了米饭,我让臭宝儿自己去玩,进厨房准备做菜。臭宝儿像往常一样,紧张兮兮地拉着我往外走,说厨房危险,姥姥去炒菜吧。姥姥佯装很生气的样子,说姥姥也怕危险。我开怀大笑,这是一个温馨的笑话,每天重复,带给我的快乐也不减一分。
  
  臭宝儿喜欢吃鱼,安安静静坐在饭桌旁,我剔掉刺一口口喂他,他吃着吃着突然吐出来一口,说有刺,我颤了一下。想起去年楼后的那个小女孩,鱼刺卡在喉咙里,最后抱到医院做了全身麻醉才取出鱼刺。臭宝儿的淡定弥补了我的鲁莽,不然我也得去医院遭遇医生的“恐吓”。
  
  吃完饭,开始犯困的臭宝儿自己去了卧室,爬上床枕在小枕头上,说我要睡觉了,妈妈也睡,我说好,在臭宝儿身边躺下,环腰抱住他,手托住肉乎乎的小屁股,任他的小肉胳膊搂着我的脖子,看着他在瞬间入睡。这个安宁的下午,我们睡得昏天黑地,这大床温暖的一角,是我们无比幸福的港湾。直睡到夕阳西下,天色暗淡。
  
  睡醒的臭宝儿软绵绵地偎在我怀里,用他的小鼻子蹭我的脸,我说明天星期一,妈妈要去上班了,行吗?臭宝儿大度地说,行呀,我有姥姥呢。我心里打算着,明天起个大早,趁臭宝儿没醒偷偷走掉,省掉臭宝儿那段心酸的道别仪式。
  
  小家伙的道别仪式是这样的,先站在门边跟我再见。然后飞奔至小卧室在姥姥的帮助下爬上窗台,小脸贴着玻璃再跟我招手,一脸欲哭的表情,此时身旁的姥姥是坚决不能对我摆手的,臭宝儿会带着哭腔打姥姥的手,认为是赶妈妈走。如果我从楼前绕着走,臭宝儿还要跑到大阳台再看我的背影。那天姥姥抱怨我出门走得太快,以致于臭宝儿爬上窗台就已经看不见我的背影了,我才知道臭宝儿这套固定的道别仪式,听得我眼睛发酸。我是一个迟钝的人,朱自清的《背影》熟读多年,近几年才越觉得其感人至深。
  
  臭宝儿是我两岁半儿子的小名兼网名,年龄与Q龄同步。臭宝儿用无穷尽的琐碎丰盈了我的周末,在这快乐的点滴里我陪着身边这个小男人幸福成长着。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5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