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我今生的幸运

2021-10-06 04:11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那两个女子出现在我命定的长河里,以激越后沉淀的姿态,轻抚我因岁月犯下的伤痕。
  记忆中总是出现幼时的场景,或是似曾相识感觉,或是一个片段,或是一件小事。印象中最深刻的便是每年夏天,赤着脚踩在家乡的柏油马路上,看着因为温度过高而微微蜷着的脚掌,我为身体的某个部落触摸着大地感到既害怕又兴奋。
  若是母亲看到就会即刻跑到我身边抱起我,轻抚的的脚掌,或是自远方就开始严厉的呵斥我。我只是站在那傻傻的笑着,等着母亲把我抱起,我是多么渴望这样的时刻,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即使我已被炙热的天气逼得喘不过气可是我仍旧渴望着这样的时刻。那是只属于我孩提时母亲的温度。
  而那时的母亲似乎就像那片地里的金黄,在秋风中泛着属于她的柔情蜜意。我看到她的汗水滴在这片大地上,开出淡黄色的花骨朵儿。似是清泉打在我的心房,开出莲花朵朵。即使多年以后看到那样的天空身处那样的季节我都在奢望着有人在远处呵斥我,亦或是抱起我轻抚我烫伤的脚掌。
  只是当一切都成了过往,也就不会再有那样的时刻。而母亲已不在如当年。
  那是只属于我记忆中的片段。
  那时的我只是单纯的想要触摸这片土地,单纯的想得到母亲的怀抱里的柔意。于是我不顾忌是否脚下有伤,不顾及已被骄阳炙烤的柏油马路该是何等‘高温’。幼时只觉得那是件极伟大的事,我欣喜于那时的选择。多年后我仰望着天空却因为它的太过耀眼而不得其真,记忆中剩下的只有那时大地的温度,母亲的温度。当我已不记得脚下的路,不知道这片土地时,我还会记起当年的温度。永远永远,因为我曾触摸过,曾拥有过。
  轻抚我的脚掌因为当年留下的伤疤早已不在,它是禁不起岁月的沉淀的,可是记忆中的那份选择却告诉我:无悔。
  身处他乡时母亲常打电话来这样说:女儿要吃好点儿穿好点儿。钱,只有用出去,没了,才会想办法赚回来。只有这样才会想到要上进、要努力,因为你要过好的生活而不是仅仅只在温饱,只看当下。当初还因为父母这样的话而担忧不已,生怕哪日就穷途末路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多余的,家里人的开销一直都居高不低,但是并没因此而每况愈下。想来父母的生活态度是极好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有这般的领悟真是让我羞愧不已。
  每逢回家总喜欢与祖母坐在客厅看着家外的一切:远处的青山、一方方稻田、邻家的大黑、大黄、以及我家的小白。都是我们眼中的风景,此时祖母总会说“还是这些有生命的东西最美丽。”我是喜极了山的雄厚水的柔情,总以为只有这样安静的存在方才称得上美,尚未成年时的我总是喜欢与祖母争辩。
  而今我却渐渐有了这样的领悟:生而为人,就是美。
  喜欢为祖母理发,这是我回家的第一任务。祖母是天生的自然卷,长发每到及肩处便开始以浪花的姿态存在。想来那些女子烫着大波浪是远远不及祖母这天生的浪花。为此幼时的我每每怀疑是否我不是祖母的亲孙女?或者是爸爸是捡来的?祖母听后总是但笑不语,轻抚我的额头,用极尽温柔的言语唱着我听不懂的民谣。我看到我的心开始凋零,继而重获新生,我看到我的灵魂在其中升华,我知道了我的昨天。
  后来入了初中我才知道这是隐性遗传。它属于生物范畴,可惜那时的我太小还不懂,而身为农村妇女的祖母又怎会懂得这西方的词语。在她的眼中有的是那一份属于风华之后的安详沉淀。
  每逢离家祖母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孩子,你要学会舍得。再者才是注意身体、多吃饭等等之类。
  舍得,这在我生命中曾无数次出现,今后还将继续着它的任务。而《易经》中却早有这样的字眼:舍得。我喜欢它的组词,喜欢它的音调,喜欢它给予的人生态度。
  高中时曾想要学好所有学科,可是却总是不尽如人意。高三时历经一次次的模拟考看着一次次的成绩,我告诉自己在努力努力就会学好的。可是无论如何,无论我夜战到几点化学还是只有二十分英文永远也及不了格,随之的便是我其他科成绩大弧度下滑,我知道我必须做出选择了。我决然的放弃化学转攻物理、数学,它们是我的强项。尽管到最后我的化学还是只有二十分我的英文还是不及格,可是我的数学却有一百三十余分而物理也有一百一十左右。对于我而言这已经足够了,我不奢求多少,只是不想要在做无谓的事了。事后友人为我的成绩惋惜不已,我只是笑笑,若是我再执迷于那些我无缘之事那么我失去的将是更多而不是复读一年如此简单。
  我想,我是明白祖母的话“孩子,你要学会舍得。”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的说道古今之成大事者必经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
  较之于此,我还是喜欢舍得二字所带给我的人生态度。
  我不知王静安在书桌下静坐时是如何将这三句连结到一起的,也许那时他也正为人而迷茫,为生而迷惑。而我,也只能是表面的浅尝辄止。
  《卡农》还回响在我耳畔,小提琴的优雅是古筝给不了的,而古筝的那份古典神韵是小提琴无法体会的。而今,我用古筝弹奏着浙派的《高山流水》。之后,我会学习用小提琴奏出《卡农》。只是那份优雅那份神韵,我该去何处寻找,我又该如何取舍。
  我似乎回到母亲的怀里,看到祖母眼神的安详。这两个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女子,此时风华已落,她们用她们的历练告诉我“要学会上进,学会舍得。”
  我听到母亲的暖语,祖母的清唱。在我历史的的年轮里荡漾,它们紧紧护着属于我的梨花。黄泉彼岸经久不衰,而我生命的梨花早已灿然而放。彼岸花开如荼,我命里的梨花又岂会甘居其下。
  待百年,且看我今夕之风华。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1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