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儿

2021-10-06 04:10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城市化的建设逐步席卷了农村,山窝窝里也盖起了一座座新式房。雪白的墙壁,几近落地的窗户,架起的太阳能,雨后春笋般,到处流淌着新生的气息。
  那好像是村里唯一一所土房子。墙面黄得发黑,黄泥脱落突现出石头,每每做饭时,便如一头笨重的老黄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只是已经很难找到鼻孔在哪里。
  房子里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得已经没有人记得他们是何时从何处搬到这里。老头总是让老太太给他剃光头,一年四季都戴着顶灰黑色帽子,到哪都穿得破旧,喜欢别人叫他老头。老太太呢,大字不识一个,整天忙活得灰扑扑的样子,少有的几次出门却必须打扮得体面光鲜,喜欢别人说她年轻。就这样一对老伴,为人谦和,日子过得拮据。
  前些年老头还不算是老头的时候,一喝多酒便回家挑毛病,破口大骂有时候还加上卷打脚踢。忙活得累了,便躺下想要休息。终于,老太太的还击之时到了。
  “你说我大老远的从山东来,受苦受累的几十年,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又挨打挨骂的。。。。。。”老太太边哭边翻着旧账。
  “好了睡觉吧啊。”老头商量地说。
  “啊,你打累了想睡了,。。。。。。”
  于是,至少小半夜老头都不得清静,直到老太太也叨叨累了,倒头就睡了。
  老头,老太太平时很少看电视,也没有时间看。就晚饭后,能少看一会儿。老太太只关心天气预报,而老头独爱听戏。常常听过了点,都讲中央新闻了。
  “完了,过了吧。”老太太不满地嘟囔着。
  “刮就刮,下就下呗,你能管得了?”老头哪能占下风。
  “那老天爷的事,你能管得了?”老头又补充。
  老太太斜了老头一眼,睡觉了。
  老头老了,没多余的力气打架了。于是一喝多点就喜欢打电话,翻着电话薄找个差不多的号就打。当然那几个儿女是少不了的,常常一句话不和就骂起来了,直到那头挂了电话才肯罢休。老太太说他是个老贱头。
  他们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都远嫁他乡了,日子过得也不富裕。仅有的一个儿子,又不着调,四十好几也找不着媳妇儿。他是一点他爹的号基因都没遗传到,老头想当初可是一帅小伙。老头好喝,可不管喝多少都必回家。儿子呢,到哪儿不撵就不走,什么都丢。老头年年借钱,可好借好还。儿子呢,只借不还,想要人早就没影了。最引以为傲的是,老头会装人。老太太说,他从六岁开始抽烟喝酒,可回山东领她那一个月愣是一滴酒没喝,一根烟没抽。而那不争气的儿子,几杯酒下肚就忘了他爹是谁了,还管什么媳妇呢,也只得一直在外浪荡着。
  近几年,老头的身体已远远不如以前了,胳膊也不太敢动弹,一直靠吃止痛片勉强支撑着。只是一日三顿酒,从来没断过。老太太常说:
  “你要死一定是喝酒喝死的。”
  “嗯,我要死了,你就享福了。等你儿子吧房子地都卖了。”
  “你才不能先死,算命的都说了,你长寿。”
  。。。。。。
  日子就这样还在继续着,一所老房子,两位老人。不忍心再往下记叙,两个人总要有一个先走,而伴儿少了一半,还能依仗什么呢。记得有一句话,死了的不可怜,可怜的是活着的。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0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