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遮不住那份无奈

2021-10-06 04:10  作者:夕枫香 2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时光倒流到1989年夏,那时我高考败北,前程一片迷雾。8月初,我接到了湖南电大直属分校的录取通知书。我犹豫不决间,父亲母亲却决意让我读到无书可读为止,一定要看到最后的结果。
  
  通知书上标明每年的学费为450元,很显然,对当时一个农民家庭而言这不是个小数。记忆中的农村,一个穷字让人不寒而��。恨不能拿一分的硬币掰成两半来用,是许多家庭的切肤之痛。因而,凑齐学费便成为父母心中天大的难事。
  
  接近月底,离电大入学日期进入倒计时,我不敢提半个开学的字,这些天,母亲寝食难安愁眉不展,学费的事让她团团转了。有一天清早,母亲在灶屋里很少见的冲父亲大声发虚火。我懒在床上断断续续隐隐约约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父亲是村长,母亲一大早就赶到村里的出纳家里,要求预借父亲下半年的工资。好话讲了几箩筐,人家就是不买账,这也难怪,父亲原先在村里借的钱还未还清呢。当然,母亲不单单是为借不到钱烦恼,人家认为我考的不是正牌大学打心眼里瞧不起母亲啊!
  
  当天上午,母亲就带信给乡里的猪贩子,从她凝重的神情里我看出母亲是要破釜沉舟了。下午2点多,两名猪贩轰轰隆隆开来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还拿了一根杆秤。母亲二话不说,带着他们到了猪栏旁。姐夫和父亲赶过去帮忙,在一阵刺耳的猪叫声里,捉猪,过秤,装车,付钱等一系列程序一气呵成。拖拉机突突冒着黑烟绝尘而去。整个过程中,母亲很少说话,只是坚持用自家的秤,她担心猪贩子“放飞秤”。这回把正在长膘的3头“架子猪”一起卖了,母亲实在是舍不得啊!
  
  猪也卖了,可将车费、生活费、还有妹妹的学费一起算起来,还是不够数。怎么办?这时姐夫悄悄地出了个歪点子。当时有人正在村里收购楠竹块子。每块一毛二分钱。稍粗一点的竹子,每根可卖到近4元钱。只是砍伐指标有限,不得多砍多卖。姐夫说,不如趁晚上有月光,兄弟俩偷偷去附近山里砍些竹子卖吧。我先是很犹豫,毕竟父亲是负责林业管理的村长,这事传出去父亲的面子往哪放呢?再说,从小到大,我又何曾干过这偷偷摸摸的事?然而,眼看父母亲成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我更是十分内疚与不安。
  
  吃晚饭时,我鼓起勇气对母亲讲了姐夫的想法。母亲看了看父亲,沉默了好一阵。最后说:要去就喊你老爸一起去吧,多个人多份力。月光下,父亲与我们一起去了村子后面的竹林。竹影摇曳中,我们砍倒了一根根粗壮挺拔的竹子。我们谁也不说一句话,月色朦胧中,我依稀看见父亲用泥土和枯叶掩盖那些刚刚砍过的竹蔸。我非常理解父亲此刻沉重的心情,他安守本分、恪尽职守干了20多年基层干部,从没干过如此没脸面的事,眼下父亲的多此一举,与其说是掩人耳目,不如说是掩盖心中深深的不安和无奈!
  
  我们一连忙了3个晚上,偷偷砍回竹子,又偷偷伐成竹块捆好掺放于原先正常码好堆的竹块中。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学费总算凑齐了,但父亲的脸上始终看不出一丝半点的快意和轻松!
  
  时隔20年,我依旧忘不了那一轮惨淡的月光,忘不了父亲脸上那份比月光更惨淡的无奈!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