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父亲情

2021-10-06 04:08  作者:夕枫香 1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夏日火热的太阳毫不留情的烘烤着那间单层平房,小屋子里的空气被晒得分外滚烫,翻腾不已。屋内杂堆的机械散发的铁锈和汽油味与蚊香味一起弥漫了整个房间。这是爸爸在工地上的简易房间,它担负着爸爸日常的储藏,办公,起居。虽是深夜了,屋内的热度一毫也没有冷却,和五味杂陈的气息一起考验我们肤觉和嗅觉的耐力。
  
  借着门外的一抹白光,依稀看的见爸爸那张刚买的深红色的办公桌和几本站的笔直的文件夹,极其格格不入的摆放在床头,与屋内凌乱的布局破旧的陈设形成鲜明的对村。两米宽的凉床上,卧着我们一家三口,心急火燎的在等着黎明的到来。
  
  爸爸是最不安静的,他辗转反侧,时卧时起。呼气声被电风扇搅乱的很不均匀,我顺着燃烧的蚊香的黄晕的光,悄悄地睁开眼望过去,地快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烟头。屋外小河里潺潺的流水,没有一丝睡意。
  
  爸爸又坐了起来,点起一支烟,轻拍我的小腿,“你究竟干什么去了,这些天”他问道。我不耐烦的应着,明天再说吧,都四点了,您也说一个晚上了。爸爸并没有罢休,又换个法子的说起我多次考试失败的原因,又谈起了我同龄亲戚朋友的近况,把我和他们一一的做些比较。剖析我性格上的缺点。之后又不忘记的鼓励我,夸我有这些那样的优点。妈妈打断了爸爸,心疼的说道:“别逼坏了他的脑子。”妈妈的话虽是在担心我压力过大,怕担受不了。却刺到了我的心灵,内心深处的那根玄不由的颤动,鼻子也悚然的酸起来。“明天就知道结果,这些天我去参加了任职考试,这次肯定能成功。”我终于说出来。
  
  是啊,爸妈,我伤您们的太多了,让您们失望的太多了。如果此次也是一次梦幻,就让它在我一个人心里破碎吧。
  
  刚过去去的阳春三月,我迎着朝阳的笑脸,在飒爽的春风中,去试图把握了一次机会,但终究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仍然是一个夏天。暑假。高考成绩如约而至,其实我早料到会有多差,心里准备是十分充分的。爸爸拿着我的成绩单。脸上不停转换青和白的颜色,象变魔术一般的脸。我随后紧紧的低着头,余光中,看见他一个劲儿的摇头,用食指不住地敲打着成绩单上的数字,发出呱呱的声响。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静默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袅袅升腾的烟雾围成了重重的圈,把他牢牢的笼罩在里面,久久不肯散去。
  
  迷茫的烟雾,串来串去的,我不觉眼神有些朦胧,浮现出了两月前的那副情景。锅碗瓢盆,床单被褥撑满了整整两个口袋,都扎实地压在爸爸的肩上。妈妈原是做我陪读的,为了到给我更完整安静的学习环境,他们两挑着重重的行李回去了。刚出门不远,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石梯两旁的树枝在风里唰唰的摇头。脚下的石梯不知按放多少年了,石梯上粘满了厚厚的泥土,棱角完全看不到,雨水落在上面,兀自滑滑的。爸爸摇晃着,他一手握住快要被吹翻过去的雨伞,一手紧紧稳住在肩上摇摆不定的扁担,他一只脚先缓缓地踩到下一部梯子的踏步上,踩稳不滑之后,再放下另一只脚,一步一步的,显出很吃力的神情。我提出要背一口袋,爸爸不肯。我就像个傻子,看着他踉跄的样子,感觉帮不上半点忙。到了公交车站了,迎面来的正好是八路车,爸爸急速的将行李挑上去正要放下时,那个司机用手指着车门恶狠狠的喊爸爸下车,说是带不走这么多行李。雨越下越大,乘客们蜂拥的挤入车内,爸爸被乘客和司机生生的给推了出来。口袋立在地上,歪斜着,里面的床褥早已湿透了。爸爸略微的低着头,雨水顺着发丝滴落在地面上,立刻被洪流卷走了。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雨滴摔打在小摊贩用的彩钢瓦上,粉身碎骨,发出声声哀鸣。四周孤寂清冷,没有一个人,偶有三三两两的小车溅起一串串水花,便飞驰而去了。偌大的露天车站只剩下狂风暴雨,在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我们一家三口。
  
  红日高照了整整一个暑假,临近开学的时候,暴风雨还是来到。闪电伴着骤雨,焦雷像石磨一样隆隆作响,最后一声爆炸,连窗户也吓得抖个不停。我正焦躁地在找开学即用的录取通知书,翻遍了家里所有的储藏器具;近期穿过的衣物已翻的精光,衣服裤子的口袋的内舍全都被扯了出来;高三用的书籍也一篇一篇的找过。不争气的卡片就像不争气的我一样,总在关键时候让人失望。终于安奈不住了,爸爸爆发了,这是我看见他发过的最大的一次脾气。他暴跳如雷,声势力竭的闹着,喊着。眼睛通红通红的,充满了血和泪。他的手在发抖,青筋暴露的,显得格外有力。他来回地踱着,数落着,谁去劝他他就向谁大声的嚷嚷。他怨我,怨我的行为习惯太差,怨我的粗心大意过重。我呆呆的站立在一大摞旧书旁,看到爸爸那好久没有打理过的曲卷的头发,看到那件穿了多年早已辨不出本色的圆口T恤,看到那条就要断裂的九十年代的皮带,看到那条在小腿处布满褶皱的不知翻卷了多少层卷过多少次的裤子,是那么的不合身。泪水吞没了我的双眼,滴滴答答的,我从来没这么痛心过,伤心过
  
  爸爸本是很温和的,特别是对我,更是柔和,用心。
  
  犹记得,01年的暑假,我带着109分的总成绩进入初中。爸爸打算托人让我进好一点的学校,在那个老师面前,他低着头,急切的说着话,弓着腰,我隐约的听到了那个老师的嘲笑声。爸爸为了我,真是无比谦卑。那一次,我体会了什么是心痛。沿途,爸爸用周边的事例,给我讲述读书的作用,给我描绘了一幅未来美好生活的蓝图。画里,有他和妈妈,有我和妻子,孩子,我们都开心的笑着。他指着路旁的高楼说:“如果你现在开始好好学习,以后的房子比这个要好的多,如果你不努力学习,我家的瓦房还是要给你留着。”他告诉我,初中和小学有很大差异,要我先抓好数学和英语,要我重视“副课”,因为它们被别人忽视,却占很大分值,见效快,能够提高信心。我聚精会神的听着,声声入耳,我认认真真的做着,像是在履行圣旨。初一期末我考了班上第一名,感谢爸爸不曾中断的鼓励和引导,这个成绩贯彻了初中三年。
  
  物理告诉我们光比声音传播的快。生活也是这么说的,爸爸的话还在耳畔回响,时间已逝去十年。
  
  如今,我参加工作两年余了,房子也如愿的买了。生活像是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露出了幸福的颜色。
  
  可已经花白胡子,满脸皱纹的爸爸还是那般的节约,还是那般的辛劳。每次听到他说,他还硬朗,还要为我攒十年的钱,我总是一阵哽咽,说不出半句话语……..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9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