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浊酒掩烦忧

2021-10-06 04:05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翻地、种菜、浇水、赶集,周而复始。
  
  父亲就像一只不知倦怠的陀螺,整日里不停地旋转着,不让自己有须臾的闲暇。
  
  许多次朋友到老家,在品尝父亲种出的绿色瓜果蔬菜,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在土地上风风火火地欢愉的父亲,是位年近80老人。更让他们诧异的,饭桌上,好客的父亲会端起杯子,一个一个陪,杯子一碰一口闷下。
  
  朋友询问养身之道时,父亲会嘿嘿一笑,端起杯子:喝酒!
  
  确实,目不识丁的父亲不会侃侃而谈,养身之道那文绉绉东西,对他宛如遥远的城市生活一样,充满了陌生和迷惑。他只知道力气是省不下来的,于是,他在土地尽情施展着自己的力气。他只知道凡事如同杯中酒,酸甜苦辣都得吞咽,于是,劳作之余,他会以超然的姿态拿出酒瓶,��甑仄氛ψ牛�也算是对自己的犒劳。
  
  父亲与酒的渊源,已超过了我的年龄。
  
  家贫天更寒。记得幼年时,我们家特别困难,别说穿衣了,即便是温饱也愁煞人。我在一篇散文里有过这样的描述:几阵秋风,庄前屋后、远近高低,满眼凄楚。夜幕中,大雁哦啊哦啊一掠而过,给枯井般黑夜凭添愁绪。豆盏下忙于针线的娘悄悄掀开草帘一角,一片生硬的寒光挤进屋来,白惨惨、冷森森的。哎,又要下苦霜了!我娘的声音很轻很轻,苇絮落地一般。但我还是听的真真切切。声声雁叫、白花花苦霜、我娘短叹,紧紧纠结在一起,藏掖于记忆深处。
  
  我娘的哀叹,父亲没有一点反应,他兀自依着墙角,吧嗒吧嗒抽着烟袋,��甑睾茸啪疲�一小团青烟,堆淤面前,遮挡住他的表情。喝完最后一口,父亲站起身来出去了,一手握着把镰刀,一手抱着�绳子。几天后,我们家的茅屋的山墙便依着一大堆芦苇。后来我们才知道父亲是在酒后,乘着月色,走向了界湾,走进了覆盖着寒霜的芦苇荡。那流淌在体内的酒,不仅帮助他抵御着寒冷,亦澎湃着他内心深处那份责任。因为那堆苇子,我们有了学费,我们添置了棉衣,炊烟也按时从我们家的烟囱丝丝缕缕地冒出。
  
  喜,也喝,忧,也喝,乐,也喝,苦,也喝。酒,能够遮掩父亲内心世界的波动,让人在他那份镇定和自若中找到信心。
  
  那年春上,嫂子不知得了什么病,疼痛得蜷缩成一团,哭天抢地。全家人围着嫂子忙前忙后。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忙于医治嫂子,我们家那头水牛称无人看管,跑出了牛圈被火车轧死。如此的灾难,父亲依旧喝着酒,只是每喝下一口,嘴里不再像昔日那样发出“啊”品咋声响。酒后,父亲将牛肉洗净烀好,连夜赶往城市。牛肉换的钱给嫂子治病。没了牛,父亲便把自己当成了牛,他把套牛的绳索紧紧地勒在自己的肩上,弓下身去,呼哧呼哧地拖拽着犁铧,血管暴涨,汗水滴落。那段时间,我娘每顿都要给父亲准备一壶酒。几杯浊酒下肚,父亲陡然间又会精神抖擞,劳顿和忧愁,也如同那壶酒一样,消失得无踪无影了。
  
  我们成家后,从来没有动过把父母接到城里过的念想,他们就树木、庄稼、草苗,根植土地,时间越久,根扎得越深。挪动,只能让他们枯萎。我们也从来不劝父亲戒酒,对于父亲,那热辣辣的液体过喉,就像我漫步在林荫道上,一个音符、一个情愫,一个灵感不知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撞击心弦,是那般惬意和舒服。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6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