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会过去,唯有你的爱

2021-10-06 04:04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那天看见恩惠姑娘打骂她的女儿,我心中难过。次日发个信息给她:爱惜你的女儿,不要以别人的眼光来判断她……
  
  两岁大的小孩,摸、爬、滚、跳,都是正常的行为。现在小孩大都是顽皮好动,喝多了牛奶,生就一副牛脾气。但这小孩还好,不吵不哭不闹,挨了妈妈打也几乎不哭,最多“哇”了两下就过去了,绝不会影响大人们的聚会、读书、看录影。而且这小孩从来不感冒闹毛病,养育起来省心省力又省钱。老天爷真是恩待了恩惠姑娘,知道她虽不完美,但心地纯洁,水晶一般透明。恩惠说都是婆婆的功劳,小孩都是跟婆婆住在一起,只有周末才回到自己身边。农村妇女带起孩子来真是有手法。这婆婆也是老天赐给恩惠姑娘的一份厚礼。恩惠笑了笑,笑得很开心,虽然日子过得有点苦涩,老公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人。
  
  几天后,我突然接到恩惠的电话,她气急败坏地吼着:……他死了好,我不想见到他,永远!我说你冷静冷静,吵架比打工还要累。她不做声了。我接着说,他要睡在沙发睡在床上睡在地板上,你任凭他;他一不小心把洗脸毛巾当作擦脚抹布那也没关系,这些都是芝麻小事,不要因这些事大动肝火;你老公还算不错,不挑食不挑衣不沾花惹草;你不知道哟,有的恶棍鬼混到深更半夜回家还会打老婆,有的赌鬼一输多了就没胃口,回到家里不是砸锅就是摔碗;面对这样的老公还要忍气吞声,象是有忍耐,不如说是无奈。
  
  恩惠还是默不做声,我继续说:等他回家的时候,你温和一点,对他说话声音小一点,相信他会好好的;你想想,换了我们,下班回家一进门就见到乌云一般的脸,听到的尽是冷嘲热讽,我们也会产生一种有家难归的感觉。
  
  又过几天,我顺路转进恩惠的家,小夫妻在一起吃饭,小孩已经吃饱了,她跑到客厅那边使劲地玩弄电视遥控器,把电视画面搞得天花乱坠胡言乱语变成了疯子。她自己也乐得哈哈大笑,一边跺着脚丫一边摁。冷不防屁股挨了妈妈两巴掌,只见妈妈气势汹汹地夺去了她手中的遥控器,她却乖乖地躲到一边去,等妈妈走开了,她又在沙发上又蹦又跳。过了一会儿,爸爸吃完了饭,过来拉着她一起进卧室午休。
  
  恩惠擦了餐桌又到阳台来洗衣服,她对我说起了往事,往事不堪回首,如剑悬在心头。她说——
  
  初三的时候,正是豆蔻年华,而我如同走过死荫的幽谷。那时我天天想杀死我父亲,然后自杀。要么就是渴望有朝一日能够远走高飞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去不复返。我仇恨我爸至极,因为他的灵魂肮脏到极点。他有过四次婚姻,老婆一个个跑了,只有我妈又笨拙又软弱又是基督徒,才没有跑掉。我哥出生后,我妈就不想再生了,却不幸怀上了我,于是三番五次地吃打胎药,就是没堕下来。我死皮赖脸地活了下来,我命硬,生下来既没有瘸腿也不是傻子,只是面黄肌瘦。长大后却越来越壮。女孩子生得壮壮是不好看的,哦,你说健康最好那就好。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还年幼,那时候天天想,为什么我们家不象别人家那样,天天炒菜炖肉吃得香喷喷,而我们是天天喝稀饭配萝卜干?为什么我们家不象别人家那样,父母很少吵架,爸爸爱孩子当作心肝宝贝,而我们的爸爸日夜外面鬼混,在家打骂妈妈,对儿女又吼又叫没有半点为父心肠?
  
  我爸是这世上的渣滓。他的一生色令智昏为所欲为,连亲生的女儿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每次他走进我的床铺掀开我的被子,问我胸部长出来没有月经来了没有,我都吓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天塌下来把我遮盖,恨不得地裂开口将我吞没。我妈是笨拙女人,丝毫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女儿。任何事情都会对我爸那样的人和盘托出,包括我的诉苦以及我对他的厌恶情绪。我爸听过后暂时不作任何反应,但过后不久就会借题发挥把我痛打一顿。那时我恨透我妈,就象恨透我爸一样。
  
  我妈在这世上是干渴的女人,她活着没有指望没有享受。因此常去大山那边的教会,那里有圣洁的光环,有唱诗歌赞美的喜乐,有弟兄姐妹和睦相处的温馨,那里有扶持有安慰有种种人性的善美。但我妈只顾自己的享受,完全不顾女儿的感受。她应该知道,她每每一去五六天,女儿是在怎样的战兢中度过。我小小年纪就会做饭洗衣服学会独立,但我更需要母爱的保护。每次想起冰心那句话“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无遮拦天空下的绿荫?”,我都会泪流满面。
  
  在那些黑暗困苦的日子里,我妈的脾气非常暴躁,从教会获取的喜乐不够维持她日常的需要。她好象要把从父亲那里所受的种种恶气统统倒在孩子们身上,她经常因一点小事就对我们兄妹俩又吼又叫,就象现在我吼我女儿一样。
  
  我去省城念中专第一年,我整年没有回家。害得我妈望眼欲穿哭肿了眼睑。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母亲,对女儿的伤害是多么的深刻。我那时是多么的自卑,怀疑一切拒绝一切错过了真爱,铸就了日后又一个人生的重大不幸。因此现今这样的夫妻关系,我当然要负一半的责任,但那贪玩不专心是他与生俱来的秉性,与我无关。我想,既然命中注定我的人生是灰色的,我就拒绝一切的高调与灿烂。我的人生没有生日庆贺没有婚礼庆典没有蜜月旅游,也没有出生后的弥月酒宴,包括我女儿在内。象我这样的出身,只配默默地生存,悄悄地来了,悄悄地走了。不需要八抬大轿来抬举,我承受不了。想想主耶稣,生在马槽里,死于十字架上,他那短暂的一生中没有任何的庆典(圣诞只是商业的炒作),直到他复活升天得荣耀。
  
  后来,人生的转机来了,我中专毕业那一年,我爸被人现场捉奸,并且当场被那一家子乱棍打死。多行不义必自毙。从那以后,我们母子仨总算能够相濡以沫轻松自在地过日子,穷也穷得有尊严。妈妈早就悔改了,她懂得心疼我们,为自己以往的粗暴感到羞惭,她现在温柔得象马利亚,我也忘却了过去。
  
  恩惠一边晾着衣服,一边指着卧室说:我老公昨天对我说,一定要找份工作好好干下去,对自己对家人负责。我对她说:那就太好,往前看,让过去的乌云消散了吧。她说,是的,该烟消云散去了。
  
  此时,卧室里的小女孩醒过来了,她一骨碌爬起来,咚咚咚地跑了出来,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大口牛奶,就往妈妈的脸蛋啧啧地亲了又亲,恩惠姑娘也格格笑个不停。
  
  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无遮拦天空下的绿荫?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6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