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工艺

2021-10-06 04:02  作者:夕枫香 1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这一城市的秋天似乎很短,桂香早早地飘落在人海匆匆里,树干已经光秃秃的不再是夏天时的青葱模样。在天气逐渐转凉的时光里交错着学校和乡村的影子,截然不同的心情真的不堪言表。还好我是个非常幸福的孩子,我常常能带着母亲的一些手工艺离开家。
  
  和大多农村妇女一样,我的母亲也没有多少文化。说话时,她的嗓门会提的很高,直来直往,足够胆大,足够豪爽。
  
  母亲一生非常简朴,清瘦的矮矮的她,常年都是几件旧旧的衣服来回地走在我的生命里。虽然她很喜欢穿黑色的镶嵌着银花的皮鞋,可她却从来都舍不得买一双好一点的。每次带着她去皮鞋店时,她总会缩头缩脑的徘徊,绞尽脑汁的盘算。“降价、太贵、便宜一点,还是下次再买吧!”母亲从来都很吝啬地用这几个词语接过售货员阿姨的皮鞋,然后拒绝,最后才会不好意思的离开。
  
  母亲向来身体不是很好,先天性高度近视眼的她,不能像其她妇女一样正常的参加社会工作。她只可以带着体虚却又顽强的身子骨,在家种种地,做做手工艺活。因而每当父母吵架时,不太懂事的父亲会常常责备她挣不来钱。
  
  是的,母亲虽然在好多地方比不上别的妇女。但有一点我相信,别的妇女是比不上我的母亲的。那就是,我母亲的手工艺。
  
  这个凉凉的季节里,离开家,我又带走了母亲帮我织好了的毛衣,做好了的毛线拖鞋。
  
  母亲很擅长于织毛衣,一家人的毛衣,一家人的暖和,多少个来来回回的夜晚,灯下,一副近视眼镜,一个袋子,十几支毛线,那些工具,我一直都在亲眼看见它们不曾离开过母亲的床头半步。如果把母亲的毛衣比作见证我慢慢长大的相片,我相信,无论是黑白老照片还是彩色新相册,条条数码永远都会是我今生寻找爱与感恩的密码。
  
  母亲能做一手好毛线鞋。从我小时候穿的“鸭子”绣花毛线鞋到“熊猫”绣花毛线鞋再到“小人头”绣花毛线鞋,我知道,不久以后,我还会和自己的妻子都穿上“百年好合”字样的绣花毛线鞋。母亲最开心,最感到骄傲的就是每当村子的某胡家要娶媳妇,拿毛线鞋当结婚礼送给女方时,因为那时会有某胡家找母亲做鞋。为了赶上日子,母亲常常会一个人加班加点到深夜把几双喜庆的新鞋做好。当某胡家的媳妇在大冬天穿着母亲做的毛线鞋出来晒太阳的时候,母亲总会在她们的赞扬声里乐不开交。如果把母亲做好的其中的一只毛线鞋比作一朵百合花,我相信,会有另外一只毛线鞋会羞羞答答的在它的旁边开花。
  
  母亲会刺绣,会织围巾,也会做麦秆帽。一张张绣满针针心思的图画,即使我们的屋子没有用瓷砖装修,我们的屋子也分外美丽。
  
  谈到织围巾,或许好多年轻姑娘也会。短短的工期,缜密的心思,一条精致的围巾也会是冬天长长的牵挂。老实说,我非常喜欢有女孩送我一条她亲手做的围巾,因为每当我在寒冷的冬天戴上它时,我就会看见有一个一直对我很要好的姑娘的影子。
  
  都说现在的麦秆帽越来越好看了。是的,母亲做的麦秆帽也紧跟着时代的进步而多了许多蝴蝶结。那一只只在阳光下在风雨中颤动的双翼,多少年后,会有一路春色闯进一个劳作不休的人的生命里。
  
  我最爱的要数母亲做的各种咸菜。每当我读中学要返校时,带着一罐罐母亲做的咸菜,围着一大帮同学,那时,我总听见有人夸我母亲好厉害。如今,我还是很喜欢从家里带走母亲做的各种咸菜。老实说,不是学校的饭菜不好吃,而是学校的饭菜确实少了些母爱的滋味。如果把母亲做的一罐罐咸菜比作我身后一棵棵所倒过的树,那么我人生中所蔓开的轨迹即使充满了曲曲折折,也会是惊喜,安然。
  
  带着母亲的部分手工艺去开赴我漫漫的求医、写作之道。我会忘却身后的孤独,抛开不该有的惆怅,在耐得住寂寞的而立年前做一个自己认为是的堂堂正正的汉子!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