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情

2021-10-06 04:00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近了,离你越来越近了,我激动地心已无法掩饰,我终于可以在你的怀抱诉说思念。我的故乡,我曾经热恋着的土地,我要回来了。一个在外瓢泼了三十年的,您曾经养育过的女儿要回来了。
  
  家离开的太久,我已认不出你的模样,但不改的是你永远也改不掉的乡音,这种带有家乡味道的声音有一种磁力,让我感觉到温暖与亲切。表哥有这种声音,表弟、表妹、堂弟也有同样的声音,它就像三姑从老家带到城里的红富士苹果,它像二姑家树上的核桃,我庆幸当时多吃了一些,我想把那种记忆记得久一些。
  
  父亲在世的时候,谈到最舒心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小山村,那是他走南创北最留恋的地方,那里有父亲的故事,也有我的记忆。父亲的梦想就是他退休后能回到那个小山村,住住家里的窑洞,睡睡家里的那个暖炕。
  
  九年后的今天,我送我十八岁的儿子回到我的故乡西安,他将就读于白鹿原上的思源院校。户口本上儿子的故乡随他父亲是辽宁省锦州市。在很小的时候,儿子去山海关探望过他的爷爷、奶奶,只是那时太小了,早没了印象。前些年舅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来404住过一年,儿子常说这样的话,“张生叔是我们家的人”。儿子出生在甘肃矿区,每天面对的只有爸爸、妈妈、姥爷、姥姥、舅舅,故乡只是一个地名。火车上儿子抱怨了好几次坐硬座的辛苦,他丝毫没有观察到他的妈妈的兴奋。
  
  回家是件很奢望的事情,但我又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哪怕是黄土地上的一叶梧桐,一把泥土,我都愿意把它当成我的想念,有心事的时候,我常仰望家乡的方向,我的亲人就在山的那边,走完这茫茫戈壁,就定能与你相见。
  
  我相信上天是会惠顾每一个人的,我的一片赤心给了我自己一机会,我和我的儿子一起回来。当年是随着父亲离开的,而今我是背负着一家人的宿愿回来,姑姑叔叔们看见我,如同再现手足。可是遗憾的是,我没有亲自番一趟我家门前的那条沟,只是在西安停留了几日。
  
  三姑知道我要回来,特意放下家里的庄稼活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来看我。安排好儿子的食宿,我和三姑住在表妹的出租屋里几乎没出过门。在家的时候,还计划着要到雁塔呀、钟楼等名胜古迹转转,到了那里才发现,什么都没有和亲人在一起说说心里话重要,想说得多,想知道的更多。
  
  就父亲当年的病情,我和三姑又各自难过了一阵,父亲是个豁达的人,在病床上正赶上非典,电话的那头亲人说“哥,我不能去看你",父亲说“没看也罢”。我们一家人住在大西北,与亲人遥隔甚远,有事情的时候都够不着彼此,这也是姑姑们常说的“退休了,回来吧,把你们一家人放在那里,实在让人牵心”。
  
  是呀,我何尝不惦记我的姑姑叔叔们,大姑身体不好,我更应改去探望,亲自对她说“您的侄女一刻也没有忘记您”,我们曾经是喝一个锅里的玉米糊糊,我们曾经吃一个笼上的馍、、、、、、
  
  现在住在表妹的出租屋里,我就已经有种到家的感觉。我多想把自己融入到这片土地里,只为着那份亲情、、、、、、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