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2021-10-06 03:42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大伯又从老家来了,佝偻着身子的他,依旧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
  从此,小区里就经常看到他们一起的身影:佝偻着身子的大伯,一脸木然脚步蹒跚的父亲。大伯为兄,父亲为弟,他们是兄弟。
  大伯带着父亲,在小区遛弯,捡拾一些废品,怕我们嫌脏,大伯从不把这些废品带回家,他领着父亲卖了废品,然后,把所得的钱,给父亲三块,他留一块……
  大伯长父亲十岁,一生未娶,一直跟着父亲这个弟弟生活。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们,我们姊妹几个都是被大伯抱大的,他会一只胳膊抱着我,一只胳膊抱着妹妹……
  能干有文化的父亲是大伯的骄傲,而大伯却是父亲的依靠,在那些需要摇着辘轳挑水吃的年代,父亲从未挑过水,需要抬重的东西,也常常是大伯抬重的一头,因为大伯为兄,父亲为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大伯的背开始驼了,从城里走回来,他常常需要依着那头驴子,那时候,机动车少,一些人力货车需要大伯的毛驴拉脚,大伯的那双脚,不知走了多少路……大伯老了,人力拉货的时代也过去了,他不再到城里拉脚。父亲却还是习惯大伯挑水,照旧在抬东西的时候抬轻的一头,因为大伯是他的哥哥。
  大伯没有上过学,却写得一手漂亮的狂草,小时候,我经常看见大伯一有空闲就在地上随手用树枝写字,龙飞凤舞。只是父亲一直写的很好,那些春联,常常由父亲写了,大伯从无机会。父亲有病后,手无力握笔,一次村里一家建房,拿了纸笔找父亲,父亲不能写,大家让大伯写,这才有幸见识了大伯的狂草,大伯不识字,需要有人把字写好,大伯凝神提笔,久不动笔,动则一气呵成,众人又是惊讶又是佩服:怎还未看清,他的一个字就成了!
  父亲语言功能减退,说话常常含糊不清,大伯又耳背,常常不知道父亲说的什么,每当这时,父亲总会发脾气,训斥大伯,大伯依旧宽厚的笑笑,依旧在第二天带着父亲在小区遛弯、捡拾废品,然后,把卖得的钱分给父亲一多半......
  大伯为兄,父亲为弟,他们是兄弟......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6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