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虑

2021-10-06 03:38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实在是力不从心了”,母亲一边拣菜,一边絮叨着。从母亲断断续续的叙述中,知道妹夫过年又没要到客户的钱。我听得一阵心烦,无奈。
  
  “爱民的机器质量不过关,还指望要到什么钱”。我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嘴里嘀咕着。“也是”,母亲叹了口气。看着母亲的脸,感觉母亲的皱纹又加深了,我似乎强烈的感觉到母亲的心在渐渐老去。
  
  “妈”我试探着,“干脆请个人来烧饭,那就省心了”。母亲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请人烧饭,那不得又要开人家好多工钱啦!”听到这话,我心里又是一阵悲酸。其实母亲的心思我很了解,就是心疼钞票。
  
  家中的厂房本来就不大,是父亲的木模模型加工点。因妹夫在外地的厂不景气,回来又在家中开了个小厂,都在家里的三间厂房里。父亲的工人跟妹夫的工人共加起来也有好多个。母亲每天忙着家里工人的伙食,还有家中的杂活,从凌晨五点起床到晚上八点钟才有空闲下来,对于六十几岁的母亲还这样忙活,我们是有愧于心,很不是滋味。
  
  “打电话给开华看看,他懂机械设计,问问有没有让机器改良的方法”,父亲拎着个水瓶过来,盖子没盖好,水洒了一地。父亲坚持着,让我打电话给先生。父亲一直认为先生是很好学和勤奋上进。在他的心里,他希望能够通过先生的才华和妹夫的做生意的人脉,能够把家族企业壮大。
  
  在父亲急切的眼光中,我拨通了先生的电话。先生在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隔了一会,先生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这建议我早就跟爱民提过,他的单位没有专门的设计师不行,机器质量不过关,钱只能永远在他人的口袋里,何以壮大企业”,“这样”,先生口气停顿了一下,“我手上还有几个客户单子,让爱民接这些单子,我来设计,看能不能成,让爱民做好点”,因是手机的免提,先生在那头的声音是清晰可见。我偷偷的瞄了一下父亲,只看见父亲的笑一下子展开了。
  
  也因着是父亲的年龄大,父亲的木模单子也是越来越不多了,父亲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妹夫的事业里,我不忍父亲的企盼,也暗暗帮父亲打听有没有能够有大一点的单位来接受父亲的木模单子,让父亲能够不要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妹夫的事业里。
  
  那天的跟双亲的谈话,也许是寥寥数语,但是我还是强烈的感受到长辈对小辈的关心和企盼跟希望,真希望父亲和母亲再也不要为我们操心了,让他们有个幸福的晚年,健康长寿!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57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