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笑

2021-10-06 03:20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很小,我就有一个愿望:有一个姐姐该多好!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家我是老大,想也是白想。有个表姐也好,但没有,表哥倒是好几个。
  
  长大了,这种心思仍然有增无减,特别是看到同龄人有姐姐的关照和疼爱,既羡慕,还有点嫉妒,同时又为自己遗憾。
  
  结婚后,托丈夫的福,终于有了姐姐。但这个姐姐,与那种血肉相连的姐姐有着本质的区别。姑嫂之间是一种特殊、微妙的关系,处得好亲如姐妹,处不来,姑嫂之间也是形同路人,所以我对姑姐一向谨言慎行。
  
  姐姐不善言笑是那种庄重人,虽只大丈夫几岁,但言谈举止,却好似一个长辈的身份出现。我本是个活泼的人,可在她面前也无形中约束了自己。
  
  丈夫告诉我,兄弟姊妹中,姐姐对家庭贡献相对较大。他与我谈到姐姐时,是以一种夸傲的口气表达,言语中透出幸福,倒是让我心生羡慕。但丈夫说得再好,也没有我自身体会来得真切。
  
  公平地讲,姐姐对我也不错。第一次来婆家,是她到车站接我,但我对她并没有产生特别的好感。在我来讲一个外地人,第一次来这陌生的地方,她来接我也不为过,我感谢她,但没有感动。也许姐姐是个不善表达自己感情的人,给我的感觉总是不冷不热。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那年,我同丈夫做生意血本无归,身无分文时,丈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姐姐。本有五兄妹,为什么面临困难,首先想到的是姐姐呢?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姐姐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说好了只借五百块,姐姐却给了两千,这是我没料到的。两千块钱,也许不算多,但对姐姐这个庄稼人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从这件事中我看到了姐姐的真。后来我们出外打工,姐姐又不动声色地塞给我们路费。姐姐所做的一切,不张扬也不求回报。
  
  转眼我们在外呆了六年,一回家在火车站接我们的仍然是姐姐,让我惊讶的是,姐姐也在城市打工。
  
  她还没显老,或者比以前年轻了,她的穿着与以往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四十几岁的人,从未出门打过工,现在有份稳定的收入,当然使她称心。外甥女也出来工作了。姐姐的日子算是熬出头了。
  
  她特意请假请我们吃饭。与其说是请我们,不如说是请我,姐姐对弟弟更多的是爱,对我却是客气。我说又不是外人,无端的请吃什么饭?她说,这么多年没回来,还不应该请一餐?我无话可说。
  
  第二天一早,当我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洗衣服时,却发现姐姐正在晾衣绳上晾晒我们的衣服,连内衣小裤都没拉下。
  
  我很惭愧,我们都是结了婚的成年人,怎好意思让姐姐帮我们洗衣服呢?同时也感到很幸福,第一次感到拥有姐姐的幸福,这种感觉驱使我想为姐姐做点什么,于是我替她打了一盆洗脸水,可姐姐却拦住不让动手,见我意志坚决就松了手,不过,在她接过我手里的盆子时,我看到她微微的笑了,那笑是温暖的,也是甜蜜的。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4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