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别情

2021-10-06 03:12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母和儿子已返回湖北老家几天了,但淡淡的离情别绪,还萦绕在我心头。
  外出打工五年,我只回家两次,最近一次,要追溯到二年多前。说不想回家,那绝对是骗人话,在湖北老家,有我年迈的父母双亲,有因车祸失去妈妈的幼子,为人子,为人父,有着常人一样七情六欲的我,怎能不对他们牵肠挂肚!我曾有过很多次回家的冲动,但想到自己并不如意的处境,就只能将儿女情长硬生生的压下,继续在异乡的打拼。
  异乡的路,并不好走,有委屈,自己忍;有痛苦,一人扛;有污蔑,默默受。多少次,我凭栏远眺,怅然无语;多少次,我形单影只,孤独寂寞;多少次,我暗夜徘徊,心中空空。这时,对亲情的渴望就格外强烈,多想能够听到亲人们关切的话语,看到亲人们熟悉的脸庞,以此来抚慰自己缺乏亲情滋润的心灵。但现实的无奈横亘在面前,亲人们难来,我难归,一别就是八百多日。
  这次,父母和儿子能来,有两个原因:一是父亲六十大寿,到我这边来当旅游祝寿,二是儿子要上小学了,让他来同我暂聚以培养感情。本来父母是不想来的,他们怕我花钱,我委婉劝说,特别是以儿子和我培养感情为说辞,总算打动了他们。二十多天前,父母带着我六岁的儿子,赶了一千多公里的路途,来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在异地他乡,我们有了一个小小的家庭团聚。
  我将父母和儿子安排在单位宿舍里住,与我的宿舍门挨门。我们单位宿舍狭小、简陋,但有了他们的到来,马上变得热闹了,温馨了。过去下班回宿舍,比上班还无聊,现在下班回宿舍,可以陪儿子玩玩,说说话,教他做会作业,能吃到母亲做的地道家乡饭菜,晚上一家人一起出去逛逛街,那种感觉踏实而放松。而到了星期六和星期日,我就带了他们四处走,公园、动物园、游乐场、海边,能去的地方我们都去。我希望在短短的相聚时间里,让他们尽量的多玩一些地方,尽量的开心一些,也算是一点弥补吧。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二十多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按照预先的安排,父母和儿子就要回去了。回去的前一天,父母忙碌起来,父亲忙着准备他们回家的东西,而母亲则忙着替我收拾宿舍,将我的脏衣服全部洗好,将被子拿出去晒太阳,将物品分门别类放好。而儿子则忙着将我买给他的玩具、图画书、给他的零钱放进他的小包里。走到儿子身边,我问他,你是不是很想回去呀?儿子说嗯。我问,那你什么时候再来看爸爸呀?儿子答,过几年我再来看你。我默默的走开,我知道,因为长年不在身边,儿子对我这个爸爸虽然还亲近,但已没有依恋了。
  我走到街上,去照相馆取出前一天冲洗的照片,好给他们带回去。照片是我们外出游玩的留念,一张张在眼前展开,这段时间欢聚的点点滴滴就涌上心头,心底油然生出不舍。我接着去到银行,取了几千元钱,又去商店,买了些小东西。钱是送给父母的,而小东西是让他们拿回去送人的。给钱的时候,自然免不了推来推去,父母说他们不缺钱,让我留着,我则极力的说服他们那点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最后以儿子的教育花钱为由,终于让父母将钱收下了。我其实很缺钱,但平时自己努力工作,省吃俭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就是为了他们吗!
  临行前一晚的晚餐,格外简单,怕剩了浪费,母亲没有去市场买菜,而是将中午的剩菜饭热了一下,就对付了一顿,节俭于母亲已成习惯。他们这次来,我给了七百元的生活费,母亲告诉我,他们三个人二十多天花了不到三百元,还剩四百多元呢。母亲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而我却心生歉疚,何时我才能让他们舒心花我的钱呢?
  临睡前,我对儿子说,今天和爸爸睡吧。儿子现出为难的样子,我还是想和爷爷奶奶睡。这个回答和儿子之前每次给我的答案一样,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爽快的说,好吧,你就跟爷爷奶奶睡吧。儿子如释重负,蹦跳着跑到爷爷奶奶身边,而我心底泛起了酸酸的滋味,错过了最佳感情培养期,也许我和儿子的感情今生都会有隔膜了。
  第二天,我送他们去车站。父母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知道他们想叮嘱我点什么,但我就是不正眼看他们,让他们一直没机会说。在外工作多年,我已学会了将感情深藏,习惯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感情生硬的人,一个没有多少柔情的人,这样就会少去许多牵挂和羁绊。我不怕别人的横眉冷对,高声呵叱,但我怕亲人的关切,儿子的呼唤。车来了,马上要上车了,母亲赶紧叮嘱我,要我照顾好自己,放心他们和儿子等等。我当即沉着脸打断她,知道!别说了!母亲知道我的脾气,就不再说话,跟着父亲和儿子一起上了车。
  车离站,父母和儿子贴在车窗边看我,儿子不断挥动他的小手向我道别。我的心好象被什么东西柔柔的撞了一下,鼻子就有些发酸,我赶紧转过头,望向别处。当我再转过头,搭乘父母和儿子的客车,已汇入到来来往往的车流中去了。
  回到单位,走进父母和儿子居住二十多天的宿舍,里面已是空荡荡的。呆呆的坐在床沿上,我环顾着宿舍四周,寻找他们留下的痕迹:地上隐隐的墨迹,那是我教儿子写毛笔字留下的;桌上放着的碗筷,是他们二十多天吃饭用的;那台小电视,是他们在这里唯一的消遣工具……父母和儿子的脸庞就在我眼前闪现,在一个人的宿舍里,我静静释放着自己的情感。
  二年多的分离,二十多天的相聚,于我而言,只是聊解相思。为了未来的生活,我们又再一次分别,再见不知何日。我在心里乞求父母和儿子的谅解,唯愿他们健康快乐。
  我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父母妻儿撑起一方天空,那我就不负此生了!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3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