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休家生活

2021-10-06 03:10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周五,下班到家,小人已经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捧着零食,一边瞄着搞笑港剧。这次看的是《公主嫁到》,据说是她“年轻的时候”就看过的,现在不“年轻了”,所以在回忆里找乐。对于年轻的说法,我纠正过不止一次,我说我都不大敢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因为怕遭外婆白眼。结果人家不屑一顾,说我不敢就是装嫩。唉,装嫩就装嫩吧,谁叫人家是95后呢。只是经常要陪着看她“年轻时”看过的电视剧和动画片,蛮痛苦。一部旧片从头到尾看也就算了,好歹我能看懂剧情。但是因为人家是看过的,喜欢跳跃式回看,我就郁闷了。她“年轻”时(5岁),一部动画版《宝莲灯》看几十遍,台词一字不差都记得,看得我直接可以和她玩台词接龙;现在一部原版动画片《马达加斯加》也看了不下十遍,说是要训练英语听力,看得我快成那狮子阿历克斯了。
  
  放下包,脱下外套,系上围裙,我开始忙晚饭。小人要吃猪脚炖黄豆,所以周四晚上就用高压锅将猪脚炖好了,现在炒两个菜,烧个汤,就大功告成。三请四邀后,小人懒懒移步餐桌,坐下,拿起筷子,先尝了口青蒜炒咸肉,说“哦,好好吃哦”。咀嚼神经一下子被激活,吃得那个香啊。我提醒她小心变胖,人家根本不在乎,“我不会胖的,因为学校食堂的东西太难吃了。你是有肉版鲁豫(我的发型像《鲁豫有约》的主持陈鲁豫),所以要少吃点。”。本人已经自嘲肥姐无腰,还总被小人说成是有肉版鲁豫,这晚饭吃的,付出了劳动,还受打击,够悲催的吧。还好,小人边做饕餮相,别叮嘱我细嚼慢咽,免得胃不舒服,让我那颗受伤的小心稍有安慰。
  
  饭后陪她看了会《公主嫁到》,我刷锅洗碗,然后泡茶,削梨,洗澡上床。我说帮我按着双脚,我做仰卧起坐。人家喂我一口梨,说:“今天少做点吧,30个就差不多了,否则太累呢。看看,还是生女儿好吧,我多孝顺啊”。切,喂口梨就是孝顺了,那还是我洗了削好切好的呢。算了,不跟小人计较,我大度地摸摸她的小脸蛋,夸奖了一番。
  
  周六,一早醒来,看看才6点,继续睡。7:45,又醒来,小人也醒了,转过身来钻进我怀里,我就将一条腿搁她身上,这是我们娘俩互相依靠的经典招式。我告诉她,昨晚她睡着我没睡着的时候,她讲了不少梦话,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还提到了烤鱼什么的,满脸笑容,时不时还嘿嘿笑两声。小人说:“真的啊,那怎么得了,要是长大了还这样,多搞笑啊”?我说要是你现在刻苦学习了,以后肯定会考个好大学,在加拿大落户的,到时候找个洋女婿,梦话还得说英语,否则人家听见了也不懂,无法像娘这样和你梦中对话。小人暴笑说,有你这么搞笑的娘,真是好玩。我说当然,本娘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9:00,两人同时坐起来,看谁先穿好衣服。吃了早饭,小人去沃尔德学英语,娘做家务,做好去菜场买菜。小人吃饭,汤是很讲究的,菜也要鲜美可口,看起来还要舒服。忙了四菜一汤,都是小人比较满意的菜式。
  
  等了一会,小人才回来。洗手吃饭,饭桌上问我,下午怎么安排,我说没有安排,在家睡觉。被评价为没情趣,说我怎么不去找巧梅阿姨做美容啊,顺便逛逛超市啊,给她买点“好吃的”带回来啊。至于哪些好吃的,小人很有默契地看着我说“你懂的”。我翻翻白眼说,不懂,哪也不去,睡觉,头疼呢。
  
  头还真的又疼了起来,所以一直睡到5点半,赶紧起来做晚饭,结果小人迟迟不归,一打电话,发现停机了,才想起中午就停机了,自己一下午就没想起要帮人家充值。正懊悔,有朋友来电话,刚好逮着帮忙充值。挂了电话,从厨房窗户看见小人到了楼下,见我站在窗前,小人做了个超人的动作,忍住笑去给她开门,免得小人又叱责我反应迟钝。
  
  开饭,边吃边听她讲学姐和老师们的趣事。吃过晚饭,收拾完毕,我换鞋下楼。小人不接受我一同锻炼的邀请,还质疑我的决定:“你真的要做暴走妈妈”?我说是啊,将我的小蛮腰暴走回来,让你看看你娘年轻时是啥样的美女。小人笑:“算了吧,母后娘娘,你现在适宜做气质美女,小蛮腰就算了,天天看有肉版‘鲁豫有约’也蛮好的”。
  
  切,这小人,懒得理他,下楼绕小区快速走三圈,刚好半小时。一步一跳走上楼,小人闻声及时为我开门:“这么快啊,气都不喘啊,还暴走呢”。
  
  周日,又是一个艳阳天,六点醒来给弟媳电话,提醒她带着小侄,11点在富贵园的韩轩阁会合。
  
  接着睡。九点醒来,赶紧收拾梳洗,准备出门。计划坐17路转30路或者206转8路,到梅岭下车,再走一段路,优哉游哉到达韩轩阁。
  
  出了小区门,小人开始忽悠:“母后娘娘,我们打车吧”?我坚决否决:“不行,浪费。时间多着呢,公交也方便,坚决不打车”。
  
  到了扬子江路,看看公交没影,一辆出租车倒鸣着号疾驶而来,我犹豫要不要打车,手还没抬起来,车就停下了。我说谁想打车谁付钱,小人一脸得意:我的小金库才不为你付车钱呢,因为第一,是你打的车;第二是你偷懒不去考驾照才使得我们出无车。
  
  罢罢罢,小人难养,不与她计较。到了梅岭,我付钱下车,惊异地发现史可法路两边的垂柳已经长满嫩绿的小芽了。在竹西住了很久,现在离开那里很久,所以再回去曾经的地盘,感觉还是好亲切。边感叹,边走,不一会就到了韩轩阁,弟媳和小侄已经到了。进店,出示订餐凭证,落座,问小侄想不想我,刚进入变声期的13岁小伙子再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粘人了,很爽快地告诉我“不想”。我那个悲催啊,这顿韩国料理可是专门为了看我“亲爱的小侄子”(小人的嫉妒之语)才订的啊!正伤心呢,人家又加了句“连爸爸也不想”。这下我的悲伤减轻很多,老弟是人家亲爹人家都不想,我不就是一个亲姑姑吗,无所谓了。
  
  菜很快陆续上来,虽说网上团购比直接来店里吃便宜了很多,菜肴还是蛮丰盛,两个小人始终执掌厨师大权,烤五花肉、烤肥牛、烤牛排、烤大虾,忙的不亦乐乎。吃饱喝足,我们决定沿邗沟走到古运河,回我们竹西的老房子看看。
  
  顺水东行,邗沟和古运河的水都涨了不少,柳丝拖着细细的绿,桃花顶着小小的苞。估计再过一周,水边就春意盎然了。
  
  逛久了,头又开始疼起来,决定结束这次家庭小聚,各自打道回府。取道菜场,竟然看见一个阿姨卖头刀韭菜,紫色的梗,肥厚深绿的叶。韭菜是我和小人最喜欢的蔬菜,老人都说韭菜吃个头跟尾,所以尽管家里还有韭菜,还是不假思索买了一斤。
  
  回去立刻倒在沙发下,头痛欲裂。小人不断嘘寒问暖,还给我泡茶,又承诺要给我做晚饭,一边不断表白:“母后娘娘你看,生女儿就是好,看我多贴心啊,要是儿子啊,这会肯定在外面疯了,才不管你头疼不疼”。这小人自恋的,我说我倒想生个儿子看看,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不孝顺。小人惊呼:“不行不行,您老人家已经高龄了,不要冒险”。刚到不惑我就高龄了,我晕。
  
  双休了,开心。
  
  杨�d于扬州
  
  2012.3.26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36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