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烟

2021-10-06 02:30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离奶奶去世已三年了,我生命之中第一个消失在眼前的亲人。我还能记起什么?记忆总是这样在一天天的时光之中被消磨掉了。然而,我感觉她如此模糊的清晰,曾经我离家时不舍的挥手,脸上升起的爱怜,似今天一刹那间在云端俯瞰我一般闪现。
  
  我从小便在溺爱的环境中长大,这完全归于上上辈奶奶的疼爱。奶奶无儿无女,靠辅养同一屋檐下的弟弟的儿子才做了妈,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一个既亲非亲的娘。之所以如此溺爱我,那是因为她感到无比的满足,她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子,但她有了自己最亲的孙子。在她眼里,我就是白昼的太阳与夜晚的月亮,是她心里的热与光,温暖并闪耀着她的心。
  
  她异乎寻常的记得一句话,我儿时的天真成了老来的她与现在的我沟通的一种方式。看那晨曦的田埂上,牛吮吸着昨夜星辰馈赠给小草的露珠,一老一小两个放牧人在跟随漫步。小家伙似乎卷怠了这黄牛的闲庭小步,拿过老人的手中的竹条挥舞在空中落在牛的后臀上,一下两下,希望变成一种牛能理解他思想的行为,这样的无知积蓄牛满脑子的愤怒,将它的愤怒狠狠的转嫁到它的后腿上变成狠狠一脚。这样的危险无论如何不能转嫁到她疼爱的孙儿身上,她迅速抱起慌乱的小家伙,但小家伙未可知牛的力量是多大的,在怀里极力挣扎,他不信他连一条牛都驯服不了。但这样的危险无论如何不能再有发生的迹象,他开始安慰小家伙傻冒般有可能一挨一踢的冲动行为。小家伙说,那牛走一步我再走一步它就踢不到我了,逗笑的奶奶在这样的童真中无法再坚持己见,她在这样的幼稚里失却了抵抗的意志。我其实到现在都不理解,如此一句话,竟让她深刻的铭记了二十几年,这样平凡的一句话,竟已深深的烙印在她心里。或许,我在她心里就是那个永远没有失去童真,失去幼稚连牛都不会放的小家伙,是她心里头一个乐的宝。
  
  由于爸爸的工作单位调动,我们在她眼前闪现的时间就越发少了,她思念的浓度在时间的流逝中积累。我们的每一次探望,都成了她至高无上的一种解脱。每次回家探望,她总是问,有没有想奶奶,得到答案的她脸上写满了喜乐两个字。可我害怕回答这个对于我而言有点伤感的问题,说想其实又能带给她什么?我们走了,期盼又会如雪水一般侵蚀进这空气里,那个问题又会悄悄潜伏进她的心里,生根发芽。其实,她要的只不过就是我们在她眼前多转几个圈罢了。
  
  还记得那年,我由于生病在家,妈妈曾对我说,你奶奶只是走不了远路,要不然她早就走下山来看你了,我也一直到身体康复才去探望她老人家。还是那年夜里的深夜,她老人家半夜醒来,走到我睡的房间,就开着灯在那里凝望着我。我被刺眼的灯光扰醒,她见我醒来,就问我,你现在身体果真好了吧?我说,你不用担心,我好了叻,你去睡吧。只见她满含泪水的絮叨了两句,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并伴随一声轻轻的哀叹悄悄的挂上了房门。我知道,我的病就是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现在总算落了地,我就能多走几次这样的山路,出现在她的眼前。
  
  还记得晚年每次我们告诉她将是远行的时候,她总是会走到木屋旁最边的那根柱子那里,呆望到我们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十几步,那十几步她大多数日子不会走到那里去,就为哪怕多一秒的时间看着你。远行归来,她或许某一天会到那里去走十几遭,就能让心里的那份期盼早一点实现。
  
  我在大理表姐告诉我奶奶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并没落泪。七十八,我如此平静的对待这个年龄。直到封棺的时候,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瞧她的最后一眼,惟一一眼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看到她枯瘦的脸庞,紧闭的双眼里最后一眼不知有多少在我们身上,还是落泪了。一把黄土,隔绝了所有,在泪水落地的过程中终于结束了她的一切。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12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