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红尘中的那些个事

2021-10-06 02:25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红尘中的那些个存在总被人们有意无意的忽略着,直到成为了过往,才开始珍视它们曾经的存在方式。也只能如此了,因为已不属于所能珍惜的范畴。
  
  时代不同了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父亲上学时没有多少书籍可看,因为年代关系。一本《平凡的世界》还得几个人合买,或者是有一本名著,几乎全班同学轮流着看完,因为自己的做饭、上学自己做主,也就只能牺牲休息时间了,高中的孩子们情感有了一丝波动,于是看《第二次握手》也就很明白了自己当时涉足感情的不合时宜。就在那个岁月,这些个名著却也起到了灯塔的作用。后来儿子上学了,父亲无论如何都得买当年的名著给他看,书架上满是了,忽一日不见了那些书籍,问及是捐给学校图书角了,要了几回不知道谁拿走了。现代孩子对于当年之事已没有太多的感觉,更多的是不理解了,因为于己的毫不沾边,对于父辈,没书读,一直是个情节!
  
  人这种动物是最应该能明白:想是人世间的痛!
  
  单元楼里住着的老人们,已多日不见面了,严寒的冬使得她们对外界近乎冬眠。那位常常让人对其年轻时的容貌充满幻想的老人更胜。很少见其出动了。用她自诩的语言来说吧:大儿子是正科级二儿子是副县级,两个女儿也是很讲究的女人,在外地。那女人我见过,讲究得不是一般,就连洗衣服时人家的披肩发也不会有一丝的混过乱。然如此天堂,老人还是独居着。有一次闲谈说:有一回过年时儿孙们来了,留他们吃饭,她故意拿出自己做的肉制品,结果是孙女发话了,哎呀呀,奶奶的年事不错呀,比他们的丰富多了。她故意说:“还是旧年里你妈给了六百块钱,还要买煤,靠你们我早饿死了、、、”这老人也有一缺点,语言歹毒,于是我们都小心的相处着,话不好说的主,每次洒扫总将楼道拖至一楼,免得她老人家语言过激。再着说咱们都是年轻人嘛。每年的冬天,生火的煤总要占着楼道,大家都小心的来去,蛋也要忍受她的刁难,“谁偷了她的一袋子煤”“谁拿了她是纸皮子啦”、、、、、、如今年事更高,不买煤生火了。换了电暖,但还是一个人独居。昨日见楼道内有一格力的纸箱,想必是供暖设备又提高了一个档次,今年也只能与格力为伴过冬了。多日的不见还以为有一个人出面了呢!就现在吧,对于一个老人老年生活的幸福与否已只能用是否拥有很多物质来衡量了,想可能空调的嗡嗡之声很能孤寂一颗孤独的心!
  
  也许他们知道,也许他们真不知道,也许是他们装作不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多么令人后悔的一件事。经年后,他们只能看看母亲住过的老房子。也只能坐在旧日的沙发上幻化曾经的母亲,身形在空间中游走。能珍惜的也就只能是这些旧物件了。
  
  因为是老楼房,住户大多为老人,楼下那位县委书记的妈,家在农村进城来供孙子上学,身体比较硬朗,人也带有我们农村人的朴实,住了十几年了,我从不知道她儿子是县委书记。一次别人提及了,我问了老人,她也只是轻描淡写了一下:可能在阿达的县委吧,我没问过。那次我们闲聊,忽然说起了节日,老人告诉我:“有年的中秋,孙子们都回乡下过节,那次也怨我自己,孩子们叫我回家,我不想去,一个人留了下来,女儿要我去她家,我也是不想去,结果下午的时候,那种难过无法用语言表达了。听着楼道里人来人往的,却没一个人进来,难受着,等到晚上孩子们都回来了,我大哭了一场。真的就像丢了很值钱的东西了,小儿子问孙子们是不是惹着我了,是不是回家时没叫我,孩子们都说叫了我不去。后来一有节日,我从不一个人过了、、、、”老人们的生活有时是很难用常规来理解的。听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也后悔怎么在节日时没注意到老人。仔细想的时候忽然记起每个节日我们都回了乡下,也便不再对节日的回乡下有怨言了。
  
  因为很适宜当听众,老人常常会喜欢与我闲聊。聊她的身世,聊及她那抱养的弟弟,聊她那个很尖酸泼辣的弟媳。一回她回娘家,还没进家门就被弟媳将手撕得稀烂了。进了家门,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在父亲的炕头哭了一场。父亲见了她的手,没多言语。十几天后,父亲便服毒自尽了。她常想父亲怕有朝一日自己不能动了,女儿得回娘家去伺候,那样女儿又该遭弟媳的罪了。说的时候,老人抹着泪,我也将泪忍了,下肚了!
  
  学校门口有一排小吃店,接孩子时常常光顾,也就熟悉了。一回聊及:相对于物价上涨工资太过固定。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没有了实质性的作用。那店主发话了,靠工资确实如此。以前的时候,他老在怨恨父亲,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常常没有积蓄。后来明白了,父亲其实也不易,一个人在老家住着两个大院房子,能作伴的却也只有几十间房子和一冰箱的冷冻食物。父亲曾是教师,一生兢兢业业。却遗憾着两个儿子都未吃上公家饭。虽然小店开得很红,但父亲的言语是:这不是我所希望中的你们的生活方式。后来老婆闹事想要拿着父亲的工资折,但他没有同意。理由是:父亲的工资是父亲自己的,要养老的。他们很少在身边,没理由拿。我也就顺势赞同了他的做法。说实话吧,父母老了,昔日不再。不再是身强体壮,生活似乎没有了依靠,也许钱是他们唯一感觉实际可靠的东西了,对他们来说钱比较听使唤一点。在儿女来说似乎父母成了守财奴。
  
  我也并非无暇,就像每次做饭的时候,常想母亲教会我做饭,教会我蒸馒头,我却很少伺候他们。他们都一直独居,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想得多了忽然就明白了,当年父母对我们的指教,只是给了我们生存之道,一种生存的技能,饿了会自己做饭吃。也许当时他们在想有朝一日自己不能动了,我们会做饭给他们,给他们洗衣服。而这一切相对于孩子们的幸福都已是附带。于是那天我告诉老公,多爱孩子吧,不要计较,就算你的付出他们不会回报你,但他们以后还得为着自己的孩子付出。人类吧,也就此周而复始的过程吧!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09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