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2021-10-06 02:17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一位小脚老人,又高又瘦。老人左手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右手扯着一个刚刚懂事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左手里有火柴和几张纸。她们来到一个闲置荒废的院子里,这个院子里有几棵枣树,还有一棵香椿树。枣树下有一个石头碌碡,她们来到碌碡旁,把饺子放在碌碡上,老人让小女孩跪下,然后把那几张纸点燃。
  这是小时候老奶奶给我过生日的一个场面。我曾好奇地问老奶奶,过生日为什么来到碌碡旁?为什么还要烧纸?老奶奶说这样我的身体就会像石头一样硬朗,就不生病,就能长高。实际上我还是不懂,不生病和大石头有什么关系呢?烧几张纸我就长高了?但每次生日都是这么过,我也习惯了,就不再问了。
  老奶奶牵着我的手过生日,一牵就是六年。
  六年之后,就是奶奶给我过生日。那时我端着饺子,走得很快,奶奶跟在我后面,拿着火柴和纸。我自己划火柴点燃纸,然后看着纸烧完熄灭,然后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家吃饺子。
  这样又长到了十二岁。在我的家乡十二岁的孩子是要“开锁子”的。
  十二岁那年,我的生日那天,奶奶找出十二个铜钱,用两根红线把铜钱穿起来,两根红线同时穿,一根从铜钱正面穿入钱眼,一根从反面穿入钱眼,这样交替着穿,铜钱就会平着被一个个穿起来,然后把红线两头打一个活结,方便挂在脖子上。奶奶又找出那把家传的大铜锁,黄灿灿的,长长的,钥匙也是长长的,奶奶用一块新的红布把铜锁和铜钱包起来,端上饺子,我们就出发了。
  这次可不是去那个闲置的院子了,因为那个大碌碡被搬到村北的打麦场去了。
  走了很远,终于到了。打麦场很大,东面是我们三队的麦场,在三队的麦场里有很多碌碡,并且每家都伙着用,那碌碡就随便放了。奶奶看了这个,看那个,最后终于确定一个。我问是这个吗?这是我们家的吗?奶奶说,没错,自家的东西,我认得。
  奶奶把饺子放在碌碡上。打开红布包,把铜钱挂在我的脖子上,把长锁拿出来,锁住我脖子上的红线,然后我跪下,奶奶点燃纸,再打开锁,摘下我脖子上的铜钱,放在火里。看着纸燃烧,熄灭,再把铜钱捡出来。红线已被火烧光了,铜钱很烫手,晾了一会儿,把它们和铜锁再包起来。回家后,奶奶重新把铜钱用红线穿起来,挂在我房间的墙上。这样这十二岁的生日就过完了,也表示以后再过生日就不用到碌碡旁边了,就只管在家吃饺子。
  我的生日过的很奇特,当我外出上高中时,我特意询问别人小时候怎样过生日,也是为了炫耀自己独特的生日。没人像我这样过生日的。有的干脆不过生日,因为饭都吃不饱。听后,我很自豪。
  儿时的生日,虽然带有封建迷信的色彩,但那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爱的表达方式,最重要的它是我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里面有我太多的美好的回忆,儿时的我是在幸福里泡大的。
  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步了。现在的孩子们过生日可谓五彩纷呈,订蛋糕,买礼物,去饭店,还录象,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出去旅游,……,生日的花样翻新,但生日里不变的是始终有爱,有祝福,有期待,生日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也见证了孩子的成长历程。
  我儿时的生日,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见证的是老奶奶和奶奶对我的无私的爱和深切的祝福。自己的生日,亲人的爱,令我回味无穷。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03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