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天堂,鲜花盛开

2021-09-29 01:21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跪在姐姐的灵前,我哭不出来,只有心痛。
  
  多么渺小的一粒血栓啊!堵塞了姐姐的生之路,脆弱的血瞬间凝固,断了姐姐尘世间温暖的呼吸。抱着姐姐,阴阳相隔的剧痛击碎了几世修来的姐弟之缘。
  
  “你姐走的时候没闭上眼,她放心不下一双儿女。”婶子说。“我轻轻抚摸她的脸,你放心走吧,我帮你照顾两个孩子。”婶子说完,姐姐放心地闭上双眼,眼角涌出一串串凄寒的泪,围拢的亲人痛哭不已。
  
  母亲只是哽咽,反反复复地念叨: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却没有这个命,担不起她啊!
  
  刺骨的剧痛里,我恍惚回到姐姐生前的小院。一架秋丝瓜,绿莹莹地挂满清香、饱满的果实;丝瓜架上爬满红的、粉的、紫的牵牛花,笑盈盈的,盈满秋露。
  
  “这是我农闲时种的小菜园。种几样蔬菜,新鲜吃着也方便。菜园里落只鸟,菜架上爬几棵野花、野草,灵灵性性的,有活气,孩子们看着高兴。”回老家探亲时,我喜欢和姐姐坐在小菜园聊天。姐姐开朗,爱说爱笑,一边和我说话,一边做些手里放不下的零活。“等忙完地里的活,我去你那儿看看,听说大连很美,姐还没看过海呢,也去看看你的小家。”
  
  姐姐没有来我的家看看,没有来大连看海,这是我和姐姐今生至痛的遗憾。我一直想姐姐来我家,吃一顿我给她做的饭,陪她坐在海边看天之远、海之蓝;和姐姐再说一说我们的童年,清苦的岁月里紧紧依偎的、芳香的姐弟之情。我心痛地记着姐姐的诺言,记着姐姐的诺言留给我及生活的祝愿与期盼。
  
  如母亲所说,一个闺女,她担不起。难道这么多亲人的情感,我这个弟弟对姐姐的感念与心疼也担不起她的生命吗?人已走,院已空,翠绿的菜园依在,只是曾经绿莹莹的蔬菜逢霜露已枯黄。姐姐在天堂一定也有自己的小菜园,她依旧说说笑笑侍弄着平静的日子,秋日暖阳时节,左手边瓜果累累,右手边钟声缭绕,鲜花盛开。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91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