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赌博的父亲

2021-09-28 01:16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七岁那年春节,每到晚上,父亲就带我去本家一位爷爷家玩。牵着父亲的手,我很幸福地感受到父爱的温度。那家有和我年龄相仿的三个小姑。我们在西间屋里有说有笑地玩扑克,直到父亲叫我回家。
  
  有一回,我们玩牌起了争执。我就跑到东屋找父亲。可是父亲不在。奶奶就安慰我:“你爸爸一会儿就回来。”小姑们来说好话,于是我们又接着玩。父亲回来后说去别家聊天了。有几晚,我都玩累了睡着了,父亲才带我回家。我不免起了疑心,父亲到底去干啥?
  
  那时农村比较封闭落后,文化生活更是缺乏,农闲时光,尤其是春节前后,村里赌博的不良风气很凶。成年男人们窝聚在几个固定据点推牌九耍钱。或许他们认为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摇钱树,一年辛苦劳累,年关便理直气壮地耍钱,或许那一掷千金是一种享受,一种男人的豪气。父亲会不会参与其中呢?
  
  一天晚上,我故意说肚子疼,在家玩。父亲便独自出门了。隔了几分钟,我也溜出家,来到村西头一户窝点:门大敞四开,汽灯通亮,人声嘈杂。满满一屋人,水泄不通。我个矮,登上那家灶台,一眼瞅见一向勤俭持家的父亲果然在其中。他手里正高举着钱,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牌。我气蒙了,认定他以前带我出来玩,不是喜欢我而是做掩护罢了。
  
  我委屈地跑回家,不计后果地向母亲打了报告。母亲又惊讶又恼怒:父亲竟然私藏小金库!父母间发生了一场大战。不但摔碗砸锅,父母的脸上都留下了伤痕。吓得我们姐弟五人哭的哭,叫的叫,最后搬来叔婶,才平息了这场战争。
  
  可这竟是一场持久战。母亲对父亲盯地很紧,只要父亲外出时间一长,就亲自到窝点去搜索;而父亲怕别人笑话“气管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春节的快乐荡然无存,吵闹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为此我挨了父亲不少打,母亲气得也落下心脏病的根。我的心中埋下怨恨的种子。
  
  时光如漏斗里的细沙,悄然滑落。我恐惧、怨恨而倔犟的长大。父亲“不撞南墙不回头”,家庭战争不断升级。那年母亲心脏病发作去世,父亲短期的悲伤过后,耍钱更加肆无忌惮。所以父亲虽然很疼爱我,为了我的学业辛苦奔波做小生意,但总也无法抹去他在我心中的劣迹。
  
  2005年春节前,哥哥突然告诉我父亲病了。原来父亲当天推牌九开始输了八十元,输红了眼,竟回家取出600元一次押上并输光,急火攻心病倒了。
  
  我气冲冲地赶回家。躺在炕上的父亲,短发早已花白,胡子拉碴的,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我备好的台词怎么也发泄不出口。小时候骑在父亲肩头下湾洗澡的快乐,长大些风里泥地父子共推货车的艰难,工作后父亲不辞辛苦到校看我的温暖一齐涌上心头。这些年爱与恨的交织已让我疲惫不堪,我的恨一下子化成泡沫,消散殆尽。
  
  父亲眼直直地盯着我,“老二,这回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家不富裕,我以为能赢点钱贴补家计。这几年你买房又欠下不少债,我心里急呀。可你爸又没啥能耐,只好出此下策。我也知道对不起你娘,其实我也想尽早去那边给你娘赔不是……”敢情父亲赌博还有这层原因,“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幸福时”。我的眼泪恣肆地淌下来。
  
  “爸,这钱输得值。说明你也不愿白糟蹋钱不是。我的事您不用担心。这几年我对您关心也不够,娘走后,您一人孤单,愧疚,才沉迷其中的。现在,您想明白了,我很高兴。您好好的,娘才安慰呀!”父亲点点头,一只手紧紧攥住我的手,一只手为我抹着泪花。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90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