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

2021-09-28 01:16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亲称得上是古稀老人,今年整九十岁高龄,自从母亲离去后,因老屋拆迁,就搬进离我不远的妹妹凤家住,虽然很近,但我还是常几天才去见父亲一下,给父亲问下安!
  父亲年轻时就有一副“好身板”,扛过枪,在枪林弹雨中挺进过大别山,为中国革命胜利,以及新中国的建设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晚年,由于母亲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对父亲的身体连累很多,但他一直坚持自理劳作,不想有丝毫地麻烦,连累自己的儿女们。
  而今,子孙满堂的老父亲,虽然拿着高额的离休工资,完全也可以享受晚年的安逸生活,可他还是不啥得吃,更不啥得穿,照就过着艰苦,勤俭的生活,就连平日里子孙们孝敬的吃得,穿得,也总是不忘记江北农村的弟弟和亲戚。
  那是夏天的时候,我总是在傍晚,路过父亲那里,常也小坐一会,才去广场跳跳舞健健身。有时下雨,或几日没见到父亲,晚上路过父亲住的小屋对外的窗户下,对着窗内大声叫上两声,问,这几天身体可还好,我竖起耳朵听,直到听父亲在屋内高高的嗓门说,“还好”,我那心情也随之变的轻松而又愉快!
  转眼半年时光就在指尖滑过去了,眼前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春节。虽然父亲吃喝住行在妹妹那,不用操心。但父亲在这年关边上,也是越来越忙活,也总是在清晨,冒着寒风凌冽,捉着他喜欢的乌竹拐杖,戴着我给他买的马糊帽,弓着腰,驼着背,一步一拐地去附近的菜市场,及周边商店购置他理想的年货。父亲购回的年货,往往让孙子辈们是无法猜测的,只有我等才能理解其意!
  一日,妹妹凤说:“二姐,你的筷子也不过来拿。”。
  “筷子?”我很惊奇,为何说筷子。后来,我问清怎么回事,她说老爸买得,一家一把,就你没来拿了。我脚步“咚咚”地跑到父亲那里,父亲兴致勃勃的对我说道:“我啊,那天去街上特地转了转,发现这个筷子,买的人好多,你看啊,做工好精细。”我问父亲,这筷子多少钱一把啊,父亲就说:“我买的时候,就剩下最后六把,便宜了,那山里的小老头,只收了我八十元钱!”忘着父亲那高兴的样子,我又不忍心地说他被人家宰了,与其不如笑着附和说:“好,好!大年三十晚,我们就吃这把新筷子!可好!”
  筷子拿回家,老公便说我:“真是有钱无处送,买个吉利蹦。”意思,家中旅游带回的筷子,还有好几把没用,你还买筷子。
  “好多把也没有这把好啊!”我喜悦地说。
  “拿给我看一看,有什么特别。”老公接过我手里筷子,左看看,右瞧瞧,说:“这么普通的筷子,还有特别?”一幅瞧不起我的口气说。
  “告诉你吧,这是老爸买得,我们六家过年都有。”
  “真有意思,买那么多的筷子。”
  “这是老爸的心意啊!一年一度吗!”我笑呵地说。
  过了几日,我忙与公司帐务,也没时间去妹那。妹妹凤又打来电话:“也看不到你人影,大大,问起你,怎么好些天也没看到你。”
  “哦,哦,待我忙过这几天,大大,还好吧?”我一面在统计数据,另只手在接听,分神地问父亲身体可好。
  “下班后到大大这里来下,就你一个人的苹果没拿了。”妹妹在电话那头分明不太愉快地说,而且还有点责备的口气说。
  下班时,天空飘下线一样的丝雨,我徒步走到妹妹的住处,见父亲的门窗关的严严。就问:“大大,睡了吗?”
  “这么冷的天,他早就睡了。”
  我和妹妹在隔壁屋里说着话,惊动了父亲,只听到里屋的父亲问起:“哪个啊!”
  “大大,是我”我放开嗓门的叫一声。
  “哦,进来,门没关,凡凡,回来没有?”父亲并没睡着,心里还在惦记着他一手带大的外孙回来没有。
  推门进入父亲的屋内,见父亲半斜靠在堆着厚厚被褥的一米多宽的单人床头梗,桌上放满着大大小小瓶子和纸盒,桌上摆放着一红提袋的苹果,就听父亲说:“你把那苹果拎回去。凡凡,回来了,让他来下我这里。”
  “他回来,当然来你这里啊,不过,他单位要到三十才放假,你就不要急了。”
  “才工作,不急?这天要下大雪了,路上哪天可有车?”父亲急着雪下大了,不能回家过年的外甥。
  “你睡吧,天气预报说没有雪了。”我在瞎说,希望父亲不要急,安心地睡觉。
  我拎着苹果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沉甸甸的:父亲这把年纪了,在这春节来临,他还在惦记着他的子孙们,盼着他们一年更比一年好,年年平平安安!我,似乎读懂了父亲为何又买筷子,又买苹果那颗老人的心!而我更加地理解了---眼泪永远往下流!这句话的内涵!
  
  2013年2月5日23时8分毕于家中桌前
  肖眉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9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