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月

2021-09-24 03:00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写于冰凌的木屋
  
  那是秋天的雨夜,月这时不明,淡淡的、柔柔的,似少女羞涩的脸,偶尔传来沙、沙、沙……的雨声,如蚕咂叶的声响,又如随风而来的渺茫的琴声,还似诗人伏案写诗散发的笔尖触碰纸张的声音。这声音伴着风的味道,伴着花的味道,伴着诗人的味道,伴着妈妈的味道。
  
  借着昏暗的油灯,枕在妈妈暖暖的怀里,听她讲着她儿时的故事,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原来妈妈也有过我这时的记忆,也一样画过我这时稚嫩的风景!只是她那时没爸爸,也没妈妈,她说不知他们是什么样,只是一味说起她那像妈妈一般的表姐,还有就是表姐的怀抱。我耷拉着脑袋,拼命皱着鼻子,一个劲地猛吸,感觉嗅到了当年妈妈还有她表姐的味道。“妈妈,那时你几岁?”“六岁。”妈妈平静的回答,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那时你想到过会有我吗?”“傻孩子!怎么会想到?”“如果你没生我,我也就像你一样没妈妈了。”妈妈笑得呛出眼泪,随将紧紧把我搂在怀中,就像家里失散的小猫,好多天后突然跑回家,那种特别的失而复得的感觉。
  
  嘀嗒……嘀嗒……透过门缝,透过木条格子窗户,雨点调皮地挤进来了,轻轻停在我手臂上,又拼命跳上我的脸,妈妈急忙伸手拭去我脸上的雨珠,突然一粒温润滴在我脸上,不是雨珠,猛地一抬头,原来妈妈还在流泪!哦,是雨珠读懂了母亲,还是母亲被这雨的夜感染了?我还是一样倚在妈妈怀中,一会儿,雨声渐渐停息,雨珠也收起调皮的脚丫。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明了,“妈妈,雨睡着了,月亮就偷偷跑来了。”妈妈微微笑着,“谁说我女儿笨?”不容我准备什么,俏皮的月光借着先前雨珠的脚印,溜进来了,绒绒的、光光滑滑的、晶莹剔透的……没法形容。形状更是奇怪,如饭粒,如珍珠,如玫瑰,如响尾蛇,如凤尾竹……几分钟工夫,地上满是画,满是锦缎,满是素简,满是杯乳……那珍珠在慢慢滚动,那玫瑰在自如张合,那锦缎在微微起伏,那杯乳在慢慢升腾,怎么看,都是别样的景致。静静地、悄悄地,我半闭着眼睛,想与这月光捉迷藏,它哪肯放手,一会儿在我手上画梅花,一会儿扇起蝴蝶状的翅膀,一会儿刻意在门石上画一个圆盘,一会儿在地上泼下牛乳般的银白,一会儿在妈妈脸上印着香蕉黄……这顽皮的家伙似乎想长久驻扎在这个本不属于它的营地,想与我争宠。就是争宠,我也乐意,因为它太纯,让我没法讨厌。
  
  月就这样在我心里驻着,“女儿,该睡觉了。”“不嘛,再一会儿!”我赖皮地摇头。月似乎懂了母亲,慢慢地、轻轻地,从我手上滑下,从我膝盖上落下,眨眼间,没了踪影。它哪去了?它也有脚吗?我在找寻着。妈妈笑了,“傻丫头,还说你笨!”“其实你最懂妈。”我疑惑,妈妈也喜欢月亮?“妈妈,我们一起到月亮上去住吧!”“哈哈……”妈妈的手拢着我的发梢,又滑到我的脸颊,透过心底的温柔。“长大,我造大船,带着你,划到月亮上去,给你修一间饼干屋。饿了,吃饼干。”妈妈嗝嗝笑不停。
  
  三十几年过去了,是夜,是月,那屋,那木格子窗户,那雨、月下的母亲,还有一个童稚的我,哪去了!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