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拙的娘亲

2021-09-24 02:59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眼拙的娘亲,认不得自己的儿女,还真有的事。
  
  文友罗竹芳是个才女,她写的《舌尖上的合阳》百余篇系列文章把家乡的美食写的惟妙惟肖传的沸沸扬扬。
  
  娘家的老妈思女心切,忍不住来城看望她那已经四十多岁的宝贝女儿,闲聊中,老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问她说:“竹芳,乃晚上我在屋里看电视,合阳新闻中放了一个女娃的几张照片,讶咋恁像你的呀?”
  
  “是吗,怎么您老也看了?”
  
  “看咧,看咧,和你一模一样,简直像得很么,我还趴到电视跟前看了,下巴那颗黑胭子都是一个位置,这人老了耳朵不好使,广播员说啥我也没听清,可我寻思了半天,觉得不可能是你,这样的好事咋能轮到我娃呢,你又没官、没权的上什么电视呢……。”
  
  “妈!不会吧,您连娃都认不得?那本来就是我呀,去年文化局给了个奖,上电视宣传呢。”
  
  “真滴?”老妈把心中的疑惑结了,于是满眼的喜悦,但嘴里却又爱恋地怪怨了几句:“你上镜头,咋都不给我说一声呢,你也让妈好好高兴高兴,倒是害得我那晚都没能睡好觉,脑子里估摸咧一晚上,这谁家的娃咋和我娃一模一样的眉眼呢?”
  
  女儿上电视,当妈的肯定更高兴,此刻,叹息着自己的老花眼“唉!看来真是老咧,天下哪有认不得娃的妈。”
  
  听了文友罗竹芳的诉说,我想起了过去在初中一位语文老师说她母亲的故事。
  
  我的语文老师姓王,他说,上世纪的一九六零年时他刚十一岁,那也是新中国成立最困难的“低标准”时期,人人吃不饱,家家无余粮。
  
  一天,王老师的母亲蒸馍馍时特意揪了一块掌心大的发酵面,思量着给正长身体却又缺少营养的儿子烙块��馍吃。
  
  擀出来仅仅一个碗口般的大小,一根手指的薄厚,她揉进了几种调料,一捏盐,花椒面儿,再垫些干花椒叶、几颗小茴香,为了提味她颇有心计的把一根葱仅切下葱白的一小段,切成细沫沫夹在面中间,再用油刷子在垫好的馍馍皮上奢侈地刷了几刷、抹了几抹才准备入锅。
  
  灶房黑铁锅前,他母亲足用了半响时间,几把柴禾,文文火慢慢烙,翻了几番,盖上锅再捂了几捂,赶天黑时,把一个香津津包含着他母亲浓浓爱意的��馍终于出锅了。
  
  香喷喷的��馍出锅后母亲都没舍得咬一口,仅仅挨着鼻子闻了闻,于是满心欢喜地揣在衣角下,到巷道里找和朋友一起嬉闹的他去。
  
  天已经黑了,那时候的农村连电都还没通上,更不要说什么路灯了,一群孩子在巷道里嬉闹着,十几个娃及不安分叽叽喳喳地混在一起,她根本也望不清哪个是她儿子,看不清脸就认娃的衣服,于是,人群中扯出个穿着黑土布个头相同的小伙子,迅速把烙好的��塞到他手中,摇着手示意别出声,趁其他娃娃们没注意赶快吃:“我娃,快吃,快吃,不叫其他娃看到咧……”王老师回忆说,那个年代,野菜都没得吃了,更别说这样奢侈的一块��馍了,谁能多吃一口粮也是关上大门悄悄地,根本就不敢在人前显摆着。
  
  晚上,无话。
  
  第二天天刚亮,邻居婶子火急火燎地推门进来,那可是相当地热火,一进大门就喊嫂子长、嫂子短,不仅夸嫂子的善行,还预言着嫂子的福报,王老师的母亲傻眼了,满腹疑惑,这太阳还不是从村东头大涝池的那个方向升起来的呀!这妹子咋都是恁讨好的话呀,便问:“大妹子,啥事些,一大早你净给嫂子说些敬菩萨爷的好听话,有啥事你说吧?”
  
  邻人开腔了:“好我的老嫂子哩,你说说,叫你妹子我该咋样谢你呀?我娃昨晚带回半块��馍,说是你给他的,哎呀!你也爱我的娃娃呀,难得你如此有心,馍馍烙得香津津的,我尝了一口,呀!那可是香滴呀、香滴呀!好我的嫂子呢,家家都缺粮,人人饿得心慌呢,你竟有菩萨心,叫我娃吃了你家的馍馍,妹子我,我能不感动吗……”
  
  王老师的母亲傻眼了,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个啥啥,送走了不断要许愿要报答的邻居妹子,他母亲的肚子里却闹心地翻腾着,躲进小屋,“哇”地一声还没哭出,两只手便捂在嘴上,只怕那满腹委屈的声音传到窗外边,却让一双满眶的热泪挂在脸上哗哗地肆意流淌着。
  
  唉!这天下还真有认不得儿子的娘。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3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