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_永远的传承[2]

2021-09-24 02:58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家风——永远的传承【二】
  
  一九五七年那一年的冬天,我刚刚十岁。
  
  那一年的冬天怎么那么冷啊!凄风苦雨,天昏地暗,我家的‘顶梁柱’塌了!爸爸被一群人用手铐带走了,全家人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屋内死一般的沉寂,几乎每个人喘着气儿的声音都能听得出来,忽然,五岁的小弟弟哇的一声哭起来,他的哭声划破夜空,而全家人却更加恐惧了,生怕再有什么灾难降临家中。
  
  一九五八年的三月二十六日,由北京市公安局..分局,通过学校发来通知,告之爸爸被劳动教养了!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让妈妈一夜之间平添了许多的白发,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顿时老了七.八岁,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皱纹。
  
  紧接着全家人被哄出学校家属院,妈妈顾了一辆平板三轮车,将屋内全部家当搬出,在老虎洞儿一个小平房里住下了。临搬出学校时,妈妈把爸爸用毛笔写的真迹从墙上揭下来,小心翼翼用报纸包裹起来,放在了那柳条箱的底部。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字画中的真正含义,只知道那一定是爸爸的最爱;一定是不能丢弃的宝物;一定是全家人舍命必保的珍品!
  
  那字画中的几个大字,狂如暴风雨;气势如山洪;内含如大海,铿锵有力!就是这几个大字支撑着爸爸.妈妈和我们兄妹六人走过不凡的一生,走着: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艰苦岁月!
  
  文化大革命,由于批判四旧,妈妈把帖在墙上的,爸爸的那幅字迹摘下来了,连同一张张老相片统统烧掉了。那纸灰随风飘洒而去,将旧日的回忆似乎全带走了!
  
  然而,存在每个人心中的信仰是不能丢的;爸爸的家训是不能忘的;老祖宗的至理名言是父一辈,子一辈永远的传承。
  
  在那以后的日子里,全家八口人又一个个因为爸爸的右派问题,被哄出了七口,家中只剩老妈一人,孤苦伶仃地度日。
  
  大哥被蹲牛棚,被纠斗,说他是文艺黑线人物,是五类子女,是资产阶级孝子贤孙;二哥因为帮爸爸画了一张讽刺院领导的漫画,竟被当成小反革命,被发配到大西北;二姐从民院毕业也分到了遥远的云南大理;三哥分到山东;弟弟去了黑龙江建设兵团;我也去了宁夏,作为上山下乡的知青,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在爸爸‘黑色’光环的笼罩下,兄弟姐妹没有放弃对生命的追求;没有沉浸于痛苦之中;没有失去做人的根本;没有失去对理想的追求;没有忘却那金子一般的家训:仰不愧天,俯不愧人!
  
  爸爸在茶淀劳改农场,被关押了整整二十年。正如古人曰;黑发去,白发归。走时,正是立业之年,刚直不阿,身强体壮,回来时己是白发盖顶,原来那舒缓柔顺的头发,也像根根儿细柴火棍儿,在脑袋上立着,像个老刺猬,没有了当年的风彩,然而那双犀利的眼睛却依然干净.透彻;依然明亮,没有半点儿污垢;那腰,板直板直地挺着,就那样挨批.挨整.挨捆也没压弯了他的腰,弄折他的脊梁骨;因为他一直认为:他是冤屈的,他在20年中的每一天,都在回忆中度过,他的几十万字的日记,都是对良心的默许,对人生的不愧,对上天的虔诚与敬畏,他在一篇日记中写道:“……这一天,是晴朗的一天,太阳暖暖的,暖到了我的心里。在院长办公室,一个工作人员向我宣布…同志,你的问题查清了,经过上级党委研究决定,恢复你的公职,恢复名誉,恢复一切待遇,关於你的错误问题,也已经做了结论,对於你的罪.错是错划的,应予纠正。把1958年宣布的结论也一律撤消。当我重新又听到唤我‘同志’的时候,我一时难以相信,是不是在梦中?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我怎么是‘同志’呢?二十年了,我习惯了申斥,呼叫,漫骂,没有了自已的尊严……今天,平反昭雪,我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爸爸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挥毫笔墨,重组家训,那“仰不愧天,俯不怍于人”的九个大字又回到那干净的墙壁上,再看时,那字更是苍劲有力;更是含垢忍辱后的铿锵;更是风流云散后的壮丽!
  
  文革后,大哥调到山东的一个地方京剧团。他努力工作,用心血和汗水浇灌了地方京剧的花朵,他的学生董…曾经在戏曲梅花奖大奖;他成为团长后,更是呕心沥血,在他从小就酷爱京剧舞台上,讲戏,说戏,他编导的京剧《游西湖》.《甲午风云》等剧目,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把中国的国碎传入世界各国。哥哥从入党那一天起,就立下誓言:为祖国贡献青春和生命,他的做事.为人影响了他的下一代,两个儿子(我的侄子)均己参军入党,可喜可贺!
  
  大哥的著书己经出版,书中回忆了他十一岁考入中国戏校,从此进入梨园行的起伏人生,他从师肖长华.侯喜瑞,最后改唱花脸,成年后,酷爱编导,成为著名的导演,编剧,如今己经退休,然而他酷爱的京剧事业并没有退休,在整个山东半岛,都留下了他讲学的足迹,为了京剧,为了国碎,为了民族他尽力了。
  
  从神舟一号至神舟十号都有二哥的辛苦结晶,科技成果,他制作的航天假人,一个个都随着那宇航飞机,多次飞入太空,早以俯视地球,探视宇宙,那假人活灵活现,眼神炯炯,它带着人类的理想,信念和追求,光荣地完成了一次次使命,当返回舱落地的一刹那,人们见到的是完美无缺的太空使者,那风尘扑扑的雄姿,难得航天英雄杨利伟感慨地说:没有你这个假人上天,也没有我这个真人上天。可谓:哥哥的成就,也在为航天事业铺路.架桥,他是一个幕后英雄。
  
  姐姐最近在云南大理{她曾经工过的地方},歌舞团搞了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主题是【洱海月】,作曲家姜春阳、阳鸣都为她出的书提了字。退休之后,每天照旧教钢琴,她的学生多次在钢比赛上获奖。姐姐今年七十大寿,却像个小姑娘一样,性格开朗,总有一股弃而不舍的劲头,她开一辆斯柯达的小轿车,在北京城转着,驰着,做着她还未做完的事,那小轿车鲜红鲜红的,就像姐姐那跳动的心脏;那喇叭声声,就像姐姐在弹奏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
  
  弟弟退休了,离开了他的三尺小讲台,教育是他的最爱;学生是他的最亲,当一群可爱的孩子围着他叫‘爷爷’而不叫老师的时候,他每每都会落泪,因为作为尊长,他善行乐施,作为老师,他呕心呖血,付出了全部。他的许多作品在电视台播放。他亲手制作纸造型艺术品<美国国会大厦>获得许多奖项。
  
  三哥己去世多年了,他是海淀区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为了那一方水土,把自己的才华全部献出来了,可惜他英年早逝,给后人留下了数不尽的痛苦和痛惜。可能你们一定记得,他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时,他在圆明园北门制作的一千九百九十七米的长龙巨灯,在小岛上作的小香港建筑群,也是灯火辉惶,留下了三哥永久的宝贵财富。如今他的孩子己长大成人,在国内.外获得了双学位,在父辈传下的品质中,懂得如何作人,如何作事!
  
  我喜欢文学,继承爸爸的遗志:“……夕阳无限好,却己是黄昏,今日薄西山,匆匆作出身后之事,我一介书生,教书度日,今积存数册书籍,望子孙后人,勤奋读书作人做事,正心修身,古人曰: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有赖后辈立志向学,自立奋发,在茫茫人海中,均有所作为。”我记住了这肺腹之言,每日读书,看报,凌晨三时起床写作,思绪万千,心潮澎湃:留给我的子女什么呢?物质的东西,我少之又少,只有这数十万字的笔迹,回忆,传给他们,留作精神财富吧!
  
  我们兄弟六人,有三人是下乡知青,是二哥.弟弟和我,在当年那艰苦.屈辱的岁月里,我们企盼天明,我们苦战,苦练,我们等着,有一天父亲能够平反昭雪,让我们能够重新披挂上阵,去做天下良知之事!
  
  我们默记:仰不愧天,俯不愧于人的祖训、家训,我们有了自已的立人之本,我们狂奔却不狂噪;我们张扬却不轻浮;我们愿在一个有信仰、有民族魂、有气节的国度里繁衍,生息,为了伟大的民族,为了强大的国家,为了民族梦,为了中国梦,奋笔疾书,奋发图强,奋斗终身!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2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