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孩子的记忆之“风车”

2021-09-24 02:51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孩子的家庭作业是和家长一起做些风车,妈妈上网查询风车的制作方法,和孩子很快就做成一堆纸风车。孩子做纸风车勾起了我小时候的记忆,想起来老家农村的风车,农村的风车与纸风车、荷兰的风车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老家的风车大约该归类为农具吧,小时候农村的生产工具还比较原始,很多农具都是遥远的古人传下来的,比如水车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水利》一文对水车有详细的介绍并画有图例,小时候我所见的水车还保留着几百年前的样子,我想风车发明的年代大概也不会短。风车的构造很简单,全部是木材打造,有一个圆形的鼓风箱,里面有木板做的叶轮,叶轮装有手摇的柄,鼓风箱的另一头是个大喇叭形的风洞,风车上面有个大漏斗,容量很大,漏斗下有个可以调节的阀门,风车下面有个逐渐收窄的出料口。风车的主要作用是去除杂质,那时农村的生产方式也比较原始,收获的油菜籽啊、绿豆啊、荞麦啊等都有枯碎的秸秆和叶子等很多杂质,需要用风车吹掉。粮食倒进大漏斗,打开阀门,大漏斗中粮食像沙漏中的沙子一样往下漏,用手摇叶轮产生的风能将粮食中轻的杂质从大喇叭口吹出去,干净的粮食从出料口直接装进箩筐里。如果吹不干净收小一下阀门,让下漏的速度变慢就可以了,简简单单的构造,简简单单的操作却非常的有效。小时候吃的米是自家种的,米不够了父亲挑担稻谷拿去加工,那时有专门机米的机器,机器将稻谷自动分为米和糠,但是机出来的米总混有糠麸,还要用风车把米里面糠麸吹干净了。母亲用连枷打出的豆子也要用风车吹干净,有时候风车灰尘较大,母亲头上包着毛巾,总不让我们靠太近,不紧不慢自己兀自摇着风车。小时候农村还是集体制,一般一个村庄就是一个生产队。风车算是比较大的农具,都是由生产队置备,村里只有一架风车,用的人多了还要排队。
  
  风车的高度是按照大人身高设计的,将机好的米或者豆子倒进风车的斗里需要一定的身高和很大的力气,所以摇风车的活一般轮不上小孩子做。孩子们总对风车充满好奇,大人不用的时候,小伙伴们轮流抓住风车的手柄使劲越摇越快,然后一放手叶轮还继续快速转着,大家看着哈哈大笑,互相较劲那个摇得快、转得久。但是大人却不喜欢我们摇风车,杜撰什么空摇风车以后没有裤子穿的说辞,孩子们对这种恫吓无动于衷,继续玩得开心,大人们就来赶,我们用力快速摇几下赶紧跑,就在不远处向大人们示威,看着风车叶轮还在飞快地空转。
  
  很多年没有见到风车了,去年在海南的风景区竟然看到了一架风车,摇柄经过了现代文明的改造,使用链条减轻了摇柄的用力。在北京门头沟山区旅游点也看到了风车,与海南风车相比要笨拙许多,看来风车在中国使用范围是很广的。不过风车已经失去了用武之地,注定要淡出人们的记忆,因此写出此文,将这种老物件记录下来留给孩子们一个记忆。
  
  作者:王瑜
  
  2014年5月作于北京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77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