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灯

2021-09-24 02:51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在高中的时候,曾经以《一盏灯》为题写过一篇文章,可惜散佚了。我想重新写下它,写的内容估计也早已不是那是的了;因为将近十七年过去了,也早已是而立之年的人了,经历了许多人事,心境和思想也早已不是过去的了,但是一颗热爱故土和田园的心始终没有变,这也就是写下这篇文章的缘由吧,如果非要找一个缘由的话。
  
  我写下这个题目,是为了纪念我幼小年代的一段时光,也为了纪念我们全家那时在乡村的生活——那段安静的时光,也是为了纪念这一盏灯。
  
  我不知道这一盏灯,现在还在不在奶奶家里,如若在,它肯定还是安安静静地呆在储藏粮食的台子上,不发一言,就像构成了老屋必备的一件东西,可能不会用,但如果哪天不在了,你就会很明显地感觉到家里空了不少。
  
  我没有问起,这盏灯什么时候做好的;只是自打我记事起,它就在奶奶家里。它结构是木质的,四面是玻璃罩,木框外表刷了红漆,里面放了一盏用旧墨水瓶做成的一盏煤油灯,灯罩上方是一个铁丝提手。在那个年月里,我感觉这盏灯做的已经是很精致了,在以后成年的日子里,我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山川雾霭,流水人家,再没有找到类似的那样的灯罩了。
  
  在那些没有电的乡村年月,黑夜的帷幕是会早早降落的,我觉得黑夜是从远处一点点黑向村庄里的,先是从远处的田野里起头,接着黑向了近处的的山梁和树木,紧接着黑向了住家、茅屋、田舍了。等到黑到自己家的时候,村人就从四散的田野里向村庄往回赶。此时,我们全家在打谷场上,我们把那盏油灯点亮,挂在树枝上,顿时在夜色下,我们的谷场亮堂了起来,把余下的事务做完,就开始收工,也准备归家了。
  
  晚饭后,母亲、我、妹妹便要从奶奶家回我们家(那时父亲在乡里学校教书,周末才回家),奶奶家和我们家分别在村庄的两头。这个村庄主要是有由两处低低的山梁组成的,奶奶家在一座山梁上,回我们家要现下坡到沟底,然后再上到对面的山梁上。临出门时,母亲会点亮油灯,提在手里,在前方照耀着归家的路。夜很黑,小路崎崎岖岖,这是一条夹杂是茂盛的青草和石子的路,路上会不时传出蟋蟀、啄木鸟、狗还有一些白天不出来的动物的叫声;此时,会袭来阵阵夏夜的凉风。在那时,有了这盏灯,有了这盏明亮,我们娘仨并不感到害怕,一路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和偶尔传来的远处的犬吠声。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来,吹灭了我们的灯,整个前行的夜路突然暗了下来,我和妹妹的心不由地咚咚响。母亲此时镇静地会把灯拿到一户人家的门洞里,在背风处,点亮了那盏油灯,火光又起了,前路又亮了,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走回了家,家是多么得温暖。
  
  多少年过去了,这些细节竟然还在我的脑海里,那盏灯一直放在我记忆里的某个角落,在我人生起起落落的时候,不经意总能找到那盏灯的影子;就像每个人走夜路,都希望有一盏灯照亮前行的路,使我们感到温暖,即使那盏灯被风吹灭了,我们也不应该感到害怕,因为我们最亲的人随时会给我们把灯点亮,会让我们继续前行。只是点灯的人也在一天天老去,我们在一天天长大,有一天,点灯的人再也不能陪你上路了,我们就真的长大了,在我们磕磕绊绊的时候,甚至被击倒的时候,你忍住伤痛也要站起来,你不要哭出声响,眼泪藏在肚子里,我们就自己给自己点灯或给身边的人点灯,继续点亮前行的路。
  
  写于2014年1月21日,修改于2014年5月12日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76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