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2021-09-24 02:50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借口忙于事业,已经完全记不清母亲五十岁以前的形象了,记忆中仿佛一直是白发苍苍的模样。

      姊妹三人中,我是老小,又体弱多病,受到的照顾必然很多,可是,我的性格特殊,非常粘人和执拗,很不招人喜欢。有段时间,母亲负责培植生产队里的地瓜秧苗,就是将地瓜放在地表面,下面挖深坑,烧煤炭加温,地瓜受热后发芽生苗。为保持温度均匀,需要间隔一定时间规律性添加煤炭。我每次都要牵着母亲的衣角,像个跟屁虫一样形影不离。一次,母亲备好晚饭,哥哥强行留下我在家吃饭,母亲在我的哭声里出去忙碌了,但当半个小时后母亲回来时,我没有吃饭依旧在哭闹,母亲生气了,一个巴掌��向我的屁股。如果哥哥遇到这种情况,巴掌没到,他会倏地跑掉的,但我是硬生生的等着,再打也不跑,只会大声嚎,惹得母亲气上加气,好像晚饭也没有吃。       我考学离开家乡时,哥哥叮嘱我,放心在外学习工作生活,家里有我呢!母亲微笑着点头没言语,我呢,就成了翱翔太空的海燕,只偶尔回家探亲一次。祖母生病的那次,我回到家里,蓦然发现母亲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我忍不住一阵心酸,但母亲笑呵呵说,能抽旱烟、饮白酒、喝浓茶,百病不侵,不用挂念。当时,一家人在商讨寻找车辆送祖母去医院的事情,旁边的二叔二话不说,一下子抱起祖母就走。二叔的举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望着慈祥的母亲,暗暗发誓,我会像二叔一样的。        那年的初春时节,来了一阵寒流,母亲患脑栓塞住院了,我飞快地赶回到母亲病床边,里里外外忙了个热火朝天,我要尽孝道、要让母亲早点康复。可是,半边瘫痪、不能言语的母亲,时不时用健康的右手指指我,再拍拍我的肩头,嘴里呜呜着,我以为母亲渴了、饿了或者尿床了,母亲无奈地摇摇头。邻床的那位大娘抢过来道,是说你穿的衣服太少,别冻着了。母亲关切地点点头,瞬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紧紧握住了母亲的手。      母亲逝去有年头啦,但我依然时常梦得到,在梦里我会大声说,妈,来世,我还做您的儿子!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76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