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清明,天地对话

2021-09-24 02:43  作者:夕枫香 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北盘山在哪里?我父母的山在哪里?
  北盘山默默无语。芳草萋萋;树枝摇曳。春雨过后的北盘山,卧在艳阳天之下,散发出一股股泥巴野草的芳香,是大自然的体香。
  她的上半身探出车窗外面,不停地询问。农人扛着锄头驻足回答:北盘山好大哦,有好多个山头,你找不到你父母哦。
  他徐徐开着车,嘴角挂着微笑:你真是笨蛋,老家的路不认得,祖坟没地方找。
  任何情况下,他的声音都是不紧不慢不高不低,只是与从前相比,稍微浑厚了点。这半辈子,他没有大声说过话,他是个奇人。出差的时候,外地朋友谁也不相信他是S市的人。他那些S市的朋友,个个都说他不象本地人。S市人的特点,财大气粗欠斯文。
  她想到自己,真的是一个远离过去远离故土的人,象一个忘本的浪子。于是对他说,真不好意思,今天把你折腾苦了,过会儿我上山,你赶紧开车回办公室办你的正事。
  他说,急什么呀,没事的;饭总是要吃的,中午我请你吃饭。
  她掏出手机打电话:堂弟你好呀,我是素素。
  对方说,素素呀,什么风把你吹回来,午饭吃了没?
  她说,还没,我不饿也不想吃,这大半天在北盘山路绕来绕去找不到我父母的坟墓。
  对方说,清明还没到,你怎么这么早上山?
  她说,我,我们不行祭拜之礼,避开世俗的清明那一天,来看看父母,顺便收拾一下坟墓上枯枝杂草;这样吧,麻烦你来引路,到了我父母的坟墓,你可以回去了,我想独自一个人与爸妈说说话,好久没有说话了。
  对方说,好的,你在哪里……你就在原地等我好了。
  ……
  在一个半月形的坟场内,有个女人悄然拾枝黯然落泪——
  爸妈,女儿素素来看你们,6年了,我第一次来看你们,请原谅。爸爸去了天国之后,留下8万5千元给妈的养老钱,是托我看管。然而三叔病倒了,我资助了他两万元。同母异父的兄姐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我在省城路途遥远,每当兄姐们提出由他们看管老妈这笔款的时候,我是何等恐惧战兢。
  为攒私房钱弥补这个漏洞,我偷偷去做钟点工,每天工作家务来去匆匆,象被人逼着当小偷似的。每次妈妈看到我的时候,总是说,你怎么瘦成这样啊。我无言以对。
  两年过后还凑不足两万,于是我把爸妈留给我的两颗金戒指卖了,总算凑足了金额,我的心如释重负。然而三个月后,妈也走了,那笔款我用来办理妈的丧事,余额兄姐们平分。我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爸妈,你们走后,老家的房子也被那个人强行卖掉。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耗光了这笔钱,还屡次信用卡透支。好在,他那些善良的兄弟姐妹一次次为他那些糗事买单,他那宠大的家族做他坚强的后盾。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笔笔帐最终要落实到我们娘儿身上。
  但是爸妈你们放心,耶和华我们的神有怜悯有恩慈,既公义又信实。他“必赐给我们日用的饮食,免去我们的债”。我信,我相信,我深信。将来他必为我们娘儿保留一片——哪怕是蜗居之地——哪怕二室一厅,都将是我们的佳美产业,让身心安然居住。
  爸妈,你们的外甥大卫,聪明可爱勤奋好学,愿你们在天国里,在至高的神面前为大卫代祷祝福,将来不要让父债子还的阴影笼罩他青春的脚步;祝福我们大卫的人生是积极向上的,愿他一生一世活在耶和华神的面光当中,不要活在世人阴影之下;无论何时何境,愿我们的大卫都能效法亚伯拉罕豪迈地宣告: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举手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条鞋带,我也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发了财。’
  爸妈,你们的女儿素素,昨天今天都一样,她没有变。无论家里公司里,她都象个机器人,只做事情不说话,请你们放心。
  人生难免波涛起伏,有时极大的难处临及我,是我不能承受之重。却有夜半歌声萦绕着浑沌的睡梦,哦,不是尘世凡音,那是天籁,是天使在歌唱。歌声滋润我的心灵,次日起床,黑暗过去,晨光再现。地没有一份忧伤,天不能治愈的。
  爸妈,此事我遇见三次。难以言喻。
  爸妈,我要下山了。记住了你们这片安息美地,来年再来看你们。山下有车在等我,车主是我的同学,你们也认识他。当年他差点成了你们的女婿,只是没有缘分。
  我知道当年如果嫁了他,我的人生就不会有这么多惊涛骇浪。或许还会成为贵妇人,打打麻将出游海内外。但我绝不会长成如今的我,不可能长成一个被神钟爱的我。神之爱天之大,是我心灵的财富。有神同在,就不怕道路坎坷布满荆棘。地所缺的,天在弥补。
  爸妈你放心,我和他之间,没有肮脏的交易,没有邪恶的欲望。我们只是心灵的朋友,虽然信仰不同。每次见面之前,我没有忘记祷告,求主紧握我的手,指引我的脚步。至高的神,天地的主,他用圣洁保守我一直活在他面光之中,今后继续仰望他的保守。
  一番诉说完毕,女人瓦片当笔,在父母坟上写下:父母在主怀里安息。接着在爷奶的坟上叔叔婶婶的坟上写下同样的字。
  她小跑着来到他的车内,他看着她泪光莹莹的脸:好了?结束了?
  她:是的,收拾收拾枯枝杂草就好了。
  他:记住这个地方哦。
  她:记住了。你把我送到大马路,我马上坐长途客车回省城,你回办公室吧,刚才手机响,象是税务找你?
  他说不急,我们吃自助餐去。
  轿车奔驰在公路上,两旁行道树急速后退。后视镜里她看到他略显憔悴的容颜,以及茶色镜片后面那双深邃的目光。
  她想,在QQ里,总觉得你幼我稚,似乎还是中学年少。而现实中一见面,一下子感觉到彼此都上了年纪,半辈子的沧桑刻在彼此的脸上。
  QQ里他曾问她,当初为什么跟那个人走?
  她无言以对泪光闪砾。还好是QQ,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QQ里他问她,这半辈子,你真正恋爱过没有?
  她说没有,都这把年纪了,还问这干嘛?
  他说好奇,没有恋爱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她说,是啊,但女人上了年纪是浪漫不起;始终记得那个故事,以色列王子暗嫩爱恋一女子他玛,辗转反侧思爱成病;后得一机会与这女子超越了底线,行过之后其厌恶情绪远远超过当初爱慕之情……这个先爱后恨的故事提醒我,女人,尤其上了年纪的女人,身体日趋不完美,精神要日渐完善,要懂得自爱自重。
  QQ里他说,你想多了。
  现实中——创丰酒店的自助餐厅里,他问她:习惯这地方吗?
  这地方男男女女个个品牌时尚,一片灰黑蓝,一派冷色,象这春天里的背阴之地。
  她说,反正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怎么,你撞见熟人?
  他说没有,怎么一下子就吃饱了?这下亏大了,早知道你不多吃,刚才去味千拉面店算了。
  她说,吃了生鱼片,海蛎饼就失去味道。
  ……
  轿车转进他的新家小区(正在建设中):这小区叫香草山。他说,我家在一号楼3001,因为我儿子生日是1月1日,从那以后我爱上1这个数字。
  她说父爱伟大,也祝你儿子将来天下第一。
  他嘿嘿笑着:你非要急着回去吗?哦,那我多送你一程吧,这样吧,去远洋镇,那里通往省城的客车很多。
  轿车缓缓行驶在现实的马路上,他指着路旁一幢大楼:这是扬威集团,一家亏本企业,但它的老总富得流油,是靠外面圈地赚钱,还有办校。
  她说是希望学校还是营利性学校?
  他说当然是营利的,办教育机构很赚钱,赚了钱再拿出一点填补这个亏本企业。
  她:干嘛让这破烂壳留着?铲掉了算。
  他:你不懂,留这空壳子,老板就有了法人身份,一系列业外的操作就顺当多了,资金运转,实际上是一种手段。
  她:看来,S市的社会结构相当复杂。
  他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指向另一幢大楼:这是玛雅高端会所,我投资200万,刚一投资,习主席就上台,会所亏了。
  她:富翁也被钱折腾苦了,工厂运营好吗?
  他:很好,一季度销售350万。
  她:你干嘛不安分守己,守住那一片厂区?
  他:无聊。
  她:所以出来玩金钱游戏,不怕将来焦头烂额?
  他:我为家人买了好多商业保险,养老的医疗的教育的旅游的……商海如战海,哪天要是我这条船沉没了,希望其他人还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一个家庭,没有经济实力是支撑不起的。
  她:乌鸦嘴!——嗨!这世上富人穷人个个求保障,我一无所保,惟有耶和华是我坚固保障。
  他说,你是个笨蛋。
  她从手提包里掏出:这是香水送你老婆,这是车挂送你,祝你一帆风顺。
  他说谢谢。
  她:坐过几次你的车,还不知道你的车牌号,只知道你的车锃亮锃亮一尘不染,象它的主人一样,从来不会灰头土脸的。BYE—
  他又说了句:你真是个笨蛋。
  她说,破天荒呀你,老同学,今天你骂我三次。
  他无声笑了。
  她下车关上车门,转身踏上奔向省城的客车。他看着那辆载着她的客车消失在远方,才缓缓掉转车头,回自己的厂区。下午2点的艳阳天笼罩着春困的大地。
  夕阳西下时,她收到他的短信:到家了没?
  她:到了,辛苦你一天,谢谢。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70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