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缅怀老祖母

2021-09-24 02:41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在逝世的祖辈中,和我一起生活过的人,也只有我的老祖母了。她活到八十九岁,己经去世五十几年,却依然活在我的心中,经常在梦乡中见到她老人家,在清明家祭祖先时,她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依稀可见白发苍苍的老祖母,她那中等身材,穿着浅蓝色大襟上衣,腰系古青色的围裙,弯着稍微前倾的腰背,迈着缠裹的小脚,手拄曲棍拐杖,蹒跚地从我的记忆中走来。她那方正富态的脸庞,带着慈祥的微笑,明亮的眼神里透出心灵一如当年般温厚、和善和慈爱,垂肩的耳端佩戴着金色耳环,脑后的发髻也梳理得整整齐齐的,有一种不同于乡村老人的气质。一切如梦似幻,清晰而又朦胧,近在咫尺,却阴阳两隔。我仰望苍穹心中充满惆怅,不知远在天国的祖母还好吗?忧伤的情绪使我想起儿时的往事……
  我是祖母最小的孙子,当我哭着来到这个社会动乱、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世界时,祖母己经是七十几岁的老人了。我父母也近不惑之年,上有老下有小,膝下己经有了我哥哥和两个姐姐,我来到这个乱世寒门,多个孩多张嘴,又给父母添上一份忧愁。可是,祖母却把我抱在怀中,端祥着嘴唇上那颗泡状红色胎记,乐呵呵地对大家说,不用愁啊!这孩子有颗朱砂痣,是福痣,命中注定吉祥平安。尽管老祖母的说法带有封建迷信色彩,却充满着对我人生的美好祝福,也寄予了她内心的厚望。
  老祖母很喜欢我。在战火硝烟中,我父母亲带着大哥、大姐下地干活,披星戴月中种植庄稼,维持全家生计,老祖母就成了我的“保育员”了。她在我的摇篮旁哼着催眠曲,抱在怀里喂我吃钣,拉着我的手教我走路……,祖母总是形影不离的呵护着我健康成长,身体比人家孩子结实,也很少生病。偶有头痛发热之类的小毛病,那可忙坏了她老人家,要找瞎子算命,烧冥纸,还喊魂:“某某老人家,不要吓唬我家伢儿,我烧点钱给你用。伢儿啊,不要怕,快跟我家去吧。”或者,给我吃个偏方,不经意间,果真好了。
  祖母的慈爱、辛劳和付出,虽然给我带来童年的欢乐,但丝毫没有减轻她饱受战乱的内心痛苦,祸殃接二连三地发生:日本鬼子的汽艇经常游弋于富安湾港口一带,烧杀抢掠,四姑母家被伪军无缘无故的烧掉了大瓦房;二伯父家被富安税警下乡扫荡,抢去夏熟粮;反动军队明火执仗地抢劫老百姓财物,甚至连祖母的下蛋鸡也不放过,正直的祖母与他理论,那兵痞拿起手榴弹,像凶神恶煞一般,就要敲打她的头部,好在家里人急忙求饶,才免于一劫;接着,突如其来的祸殃又落到我哥哥—一个十来岁的的孩子身上,他在田里劳动时,被下乡扫荡的反动派开枪击中腿部,花费好多钱粮才治好他的伤口;我父亲被反动派抓去拉夫,于中途伺机逃跑,追击的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差点儿送了性命;后来,不得不背井离乡,带着全家逃往上海……,愤恨、忧伤、牵挂、困厄不断困扰着多灾多难的祖母,她只好吃斋敬佛,祁祷大慈大悲的菩萨保佑免祸降福,默默地忍受着、期待着世道的改变。
  终于,盼到家乡解放了。那时,我己经四、五岁了,又跟随父母亲回到祖母身旁,祖母看到我们全家从江北到江南走了一大圈,个个都平安的回来了,高兴得简直年轻了好几岁,就像一轮垂暮的夕阳,她把她的慈爱都倾注到我们身上,让我们感到温暖和快乐......
  在那个激情澎湃的年代里,祖母搬进我家新建的房屋,穿上没有补钉的衣服,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她是最受人尊敬的老祖宗。伯父、姑母和亲友们也都孝敬她老人家,家里有好饭好菜都请她去吃,也不要她劳动,但她总是闲不住,还是一个做轻巧活计的能手。至今在我的记忆中还留下许多片段:祖母坐在院子里漂麻,拧线,扎鞋底,大家都称赞她扎的针脚又细又匀;她经常帮助大家搓绳索,用于制作的用具都非常牢固;她给我们打蒲鞋,穿在脚上既舒适又好看;还帮助带孩子,照看她的重孙,非常尽心,对我这个被她带大的小孙子还不放心:夏天,我在门前河里游泳,她要看着我,不让时间长,防止受凉抽筋或者肚子痛;冬天,她也不让我在河边冰冻上玩耍,生怕我掉到水里淹死;春天是鸟儿筑巢育雏的时节,她告诫我们不要掏鸟窝,要保护鸟儿,不能丧良心;秋天,庭院中各种树木果实成熟了,她也生怕我爬树摔下来跌伤,只能用竹杆摘果子下来解馋……,她时刻是我的“保护神”,也时刻把我放在她的心上,亲朋送给她的糖果,她都要留一点好吃的,瞒着我父母给我尝尝。有时,出于怜悯之心,也给点东西邻家没娘的苦孩子吃吃……,方圆几十里,祖母的慈善和品行要算是首屈一指了。
  在垂暮之年,祖母并不在乎自己的吃穿和享受,却对她老人家的儿孙个个都很争气,感到高兴和幸福,脸上总是露出慈祥的微笑:种田的,是当地精明强悍、勤俭持家的能手,各家的生活都过得不错,不要她老人家操心;帮公家办事的,是乡村中能写会算、秉公办事、受人尊敬的好干部;闯荡社会的,能说会道,也有一手拿得出手的真本事,被当地人称为“老角儿”;上学读书的,祖母听到我受到老师表扬,被评上“三好生”,更是眉开眼笑,还勉励我几句:“乖乖,总算奶奶我不曾白惯你,但不能狂啊!从小下苦功夫念书,长大了才能替公家做事情……”。当地人都说我祖母有福气,确实,她是李氏家族中的一位老寿星,更是一个福星,我们永远都为有这样一位祖母感到自豪和骄傲。
  1957年腊月,正当全家人准备祝贺祖母九十大寿,喜迎新春佳节的时候,一直身体康健的祖母突然病倒了,再也没有站起来,于当年腊月十四日去世,从此一别竟成永年,享年八十九岁,家人和亲友都悲泣不己,当地乡亲感其恩德,哀仪颇为隆重,她的灵柩与我祖父合葬于富安镇西场姚家尖先祖茔地,每逢清明各家都去拜谒祭祀。然而,遗憾的是文革期间毁于当地暴民之手,实在是社会的悲哀和家族的伤痛啊!
  而今,在这个“雨似泪、人断肠”的清明节,有情的苍天,也在为之垂泪。我们全家怀着“慎终追远,不忘先人”之情,遥对长空祭之,虔诚地敬奉香火,让那缕缕青烟腾天,带去我们对远在天国的祖母的追念和崇敬,愿她老人家在天之灵永远幸福安乐!
  (2014年4月日)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68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