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方式

2021-09-24 02:39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在《清明前夕,怀恋我的外公》中写过,我的外婆是个耳背的人,喜欢打牌。其实还有一点,她喜欢抽烟,在她身上总能嗅到那股烟渍味,相比我的外公,外婆是个邋遢的人。我的母亲经常这样说!
  
  题记《爱的方式》文/江瑟瑟3.29
  
  前几日,我还跟母亲念叨着,想吃外婆包的馍馍了!母亲说,再过几日。等着等着也没见母亲包馍馍,我也开始忘了母亲的话。昨晚,母亲让父亲去买些包馍馍的面粉,说是明天就去上班了,怕是没时间了,让父亲把外婆接过来,说是她在家一个人估计也没有包..............
  
  今日下了一早的大雨,春天的雨总是来得突然。把院子里的桃花冲洗了一遍,桃花也开始凋谢了,母亲也出门了,馍馍馅已经炒好了放在冰箱里,母亲临出门还叮嘱父亲让他去接外婆来家包馍馍。外婆离我家很近,记得小时候,经常一个人走路去外婆家,路上要经过一条大河,我总是贪玩,在河岸上看别人放羊,然后一走就是一上午,等到了外婆家,他们已经吃过了午饭,为此,外婆和姥爷经常说我是个贪玩的孩子!后来长大了,那条我闭着眼就能走去的路,却再也不走了。我常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长大了,一切都变了?因此,我的母亲经常对我说,等我老了,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你是不是连正眼也不会瞧我一下?我不说话,不是默认母亲的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该怎么去说。反正我知道,我的心很痛。我和母亲合不来,就像我的母亲跟我的外婆一样合不来...........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外婆就喜欢打牌,那时候,姥爷整日在菜地里忙碌,偶尔我和母亲去外婆家,外婆就在村口里打牌,一打就是一上午,等到晌午了,家家户户开始吃饭了,外婆才踉踉跄跄的往回走。外婆有严重的关节炎,经常在当地的老中医那里拔火罐,还有头痛的毛病,经常吃一些止痛片,房间的窗台上放着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可能是遗传的原因,我的母亲也有头痛的毛病,一痛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我也时常的头痛.............
  
  因为外婆耳背,所以我每次去外婆家的时候,总是走到外婆的跟前,凑到外婆的耳边喊一声婆!外婆总是憨笑这说:我琴儿来了!我也跟着笑,这仿佛就是我们祖孙之前就好的交谈了,外婆总是含着烟,那烟熏着她睁不开来眼睛,可能是常年泡在药罐子里的缘故吧!外婆的脸总是浮肿的,十年来从未改变。记忆里母亲跟外婆的关系不太好,可能是外婆喜欢打牌经常不着家的缘故吧。母亲总是说,外婆生了一个男人性格!而我的姥爷却不同,他闲不住,屋子的水泥面一天要扫上十几遍,以至于姥爷去世后,那个屋子就变得杂乱不堪了。母亲和姥爷总有说不完的话,姥爷去世的时候母亲哭的最伤心。母亲也经常说,如果是妈去了,我反而能接受!我总是瞪着母亲,母亲也不说话。
  
  姥爷去世很久母亲活在自责里,那时,她经常地去看外婆,怕外婆一个人孤单,怕她想不开,经常和两个表哥一起陪着她打牌。外婆经常说,听到姥爷回来了,就在屋子里走动,还有拐棍的声音!我就在想,外婆的耳朵不是不好吗?怎么能听到连我们都听不到的声音呢?二舅总是凶外婆,说她又在胡说八道了,外婆一副委屈又害怕的样子,像个孩子。那段时间外婆精神有些恍惚,也不敢进姥爷的屋子,母亲就去的更勤了,隔三差五的去陪外婆。有段时间,外婆说她做了一个梦,说梦到姥爷托梦告诉她想吃她包的饺子了,然后外婆就端着一盘亲手包的饺子在姥爷的坟前坐了一下午,母亲总是埋怨外婆,说姥爷的死跟外婆有直接的关系。我总是拉着母亲,说她话说重了。然后母亲又会陪着外婆在老房子里睡上几宿,然后对我们大家说,外公没有回来!而外婆依旧恍恍惚惚的说:又听到半夜外公敲拐棍的声音了!母亲听烦了就让她搬到二舅家,和表哥他们一起住,也好照顾她,但是外婆就是不肯。二舅说,她是怕她晚会出去打牌不方便!后来我才知道,外婆经常在外打牌,五更半夜才回来。
  
  母亲去看一次外婆回来就说外婆邋遢,屋子也不收拾。后来,母亲实在看不过了,就经常去给外婆收拾屋子,满屋子的霉味总是让母亲发半天牢骚。母亲说,这样也舒坦些呀?而外婆总是笑。可是过不了几日,屋子又恢复了原样。母亲总是摇头,说,把她的那个妈没办法!惹得我们全家哄哄大笑..................
  
  今年春节的时候,母亲说接外婆来家住几日,劝了老半天,外婆终于答应了。结果刚来家吃好午饭,外婆就嚷嚷着要回去,我笑外婆像个小孩子说回家就要回家。母亲发火了,这是我第一次见母亲对外婆发火,母亲的脾气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急忙劝住外婆说:你就在这安安心心的玩几天!外婆哪听的住劝,一副要哭的样子,弄得我手足无措。
  
  外婆一副哭腔:你不送我,我自己走回去!
  
  母亲的火更大了,一把拉住了外婆:你就不能住几日,让村里人看见了,别人会怎么想?老母亲几年不来的,吃了午饭就要走,你是想让别人骂你女儿不贤惠吗?
  
  看见母亲发火,外婆也不说话,进了屋里,坐在沙发上。
  
  那日,母亲最后还是送走了外婆。回来时她说,这辈子,再也不让她来家了!
  
  有时候,我常在想:等母亲老了,也会外婆一样吗?
  
  ———————————————————————————
  
  ————————————————————————————--
  
  下午的时候,我从外面回来,外婆已经在我家了。这次我依然是走到外婆跟前在她耳边,叫了一声:婆!
  
  外婆坐在厨房的凳子上,一件灰格子的外套,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皮鞋,馍馍已经放在锅里蒸了,透过锅盖冒着热气,我闻到了那久违的馍馍香气。我看着外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半响,我才发现原来染了头发,两鬓已经冒出了银发,我看着外婆半天,说:染了变年轻了!外婆说:染得不好!
  
  我笑着说:挺好!
  
  我的话不多,相反的,我的母亲就挺能说会道!经常把那些人,就像我爷爷那样的人,你说,天上飞的,他知道!水里游的,他也知道!但都是一些歪理邪说,说多了就开始胡搅蛮缠。母亲经常在饭桌上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我总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母亲,她总是对我说,你要是遗传到我的一半就好了!我总是笑..............
  
  母亲回来时特意在超市称了一斤蛋糕,用塑料袋装了几个馍馍,一起递给外婆。外婆说:她不吃这些!
  
  母亲瞪了外婆一眼:怎么不吃?
  
  然后外婆也不说话,说实在的,我总感觉外婆有点畏惧母亲,在母亲面前,外婆就像个孩子。然后母亲塞给了外婆三百块钱。说实在的,三百块钱对我来说买一件衣服都不够,但是对外婆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月的开销。
  
  外婆说:上次给的钱还没用完!
  
  母亲说,想吃什么了,就自己买。
  
  然后赶出了电瓶车,把外婆扶上了电瓶车后座上,我就站在门口,看着外婆坐在母亲的后座上,我突然问自己:等母亲老了,我也会让她坐在我的后座上吗?会责备她,嘴里说着她烦,却依然每个星期去看她?那时的母亲会是什么样子?也跟外婆一样耳背?我说十句,她也听不到两句?
  
  .................
  
  江瑟瑟原创《爱的方式》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67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