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灯

2021-09-24 02:28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暖灯
  
  前天,晚9点,接到电话——学院停电的“噩耗”传来,顿觉凉凉的,一阵寒意。
  
  叮叮咚咚跑到学院,黑黑的,学院旁马术场漫射出些许灯光,混着个别寝室摇曳闪烁的点点烛光,斑驳在我的脸上。
  
  寝室里传来同学们的声音,乱七八糟:谩骂的、起哄的、取笑的、患病似尖声啸叫的——想去招呼,无奈人多声杂。谁叫黑黑的天幕阻止了同学们矫健的步伐?沉沉的空气禁锢了他们活泼的身影?
  
  在这样的夜晚,常常想起幼时的我在老家时点的油灯。一个墨水瓶,在黑盖中间旋一个小孔,插上一根小竹管,露出一截用棉花搓捻的灯芯,红红的光,投影出那个年代质朴的温暖和简单的幸福。
  
  妈妈常在油灯下,一针一针织着杂色的毛衣,那些从破旧的毛衣上拆下来的一根根粗粗的线,被妈妈用舐犊深情细心串联,那些跳动的、闪耀的光,在妈妈脸上写下满满的欣喜和怜爱;伴着油灯,在暖暖的棉被下我们呼呼大睡;伴着油灯,在冷寂的夜幕中妈妈爱心传递。走过岁月长河,如今的我早已明白油灯能给我一时光明,妈妈能给我整个春天。
  
  爸爸常在油灯下,一笔一笔算着满篇的账目,那些不知怎么来的数字在滴滴答答的算盘声中完美吻合。现在想起来,爸爸的账目是否永远能经得起检验,我确乎真的不知道,只是约莫记得那时大家都说“李老师是金算盘”。
  
  我们常在油灯下,赶小猪进圈、喂小羊吃草,更有趣的是几姊妹推石磨:长长短短的个子、胖胖瘦瘦的体形、嘻嘻哈哈的调侃、叽叽咕咕的磨声、泥泥糊糊的玉米浆,剪影成山野中的一支“石磨童子军”。
  
  有时,别村放电影,露天的,俩竹竿扯上荧幕,往地上一杵,30米开外,吱吱响的是放影机。早几天就会有消息传来,砍一节竹筒,往里倒上半筒煤油,筒口一玉米棒子核一塞,夜行武器准备完毕。几伙伴一约,出发,于是乎翻山越岭、于是乎抢滩涉水、于是乎你推我搡,好不容易来到扯着“挡子”(此乃俗语,荧幕也)的地方,就地一坐。夜幕降临,好戏上演。枪战片是我们的最爱,边看边做着扫射状,激动得很。《南征北战》、《地雷战》、《小兵张嘎》等一干电影被我们瞅得一塌糊涂。散了,一窝蜂,请看我们的装备:摸出火柴,“呲”,点着了,“同志们,为了党中央,为了毛主席,冲啊!”漫山遍野火龙条条,照着一张张稚嫩的脸庞、兴奋的眼神,深一脚浅一脚,迈向回家的路!即便摔下山坡,和着一身污秽也会坚强的走往家的方向,因为那里有我最温暖的怀抱!
  
  ————
  
  不知从何时起,油灯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偶有停电,也是蜡烛献身。但我还时时忆起油灯的故事,那故事里有我的亲人、我的伙伴、我的激情,更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爱!这份爱虽然平淡,却从未远离!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59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