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

2021-09-24 02:26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姑姑侧身坐在大厅的黑色皮沙发上,微笑着说:“哪个有你厉害,专门炒老板鱿鱼的。”
  我仿佛重新认识了自己,虽然听出话中没有讽刺和责怪的意思,还是很诧异她用似乎赞赏的目光,平常的心态,同我说了这句话。一点也不像长辈,那感觉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那么随意,那样亲切。
  对于姑姑,我并不是很熟悉,因为是爸爸的堂姐,她很早就因为上学、工作、嫁给姑父,离开了我们的小城镇,来到这省会城市——南昌来。
  小时候,也许没见过面,这也才刚认识不久,因为我的新家离姑姑家只有五分钟路程。俗语讲:远亲不如近邻。现在这远亲就是我的邻居了,多么完美的相遇!世界仿佛很大,现又发现很小,在这陌生的都市里,只有这一家亲戚可以走动了,朋友也不认识几个,我性格内向,所以和同事也不怎么熟。
  听到姑姑的话,我抿嘴一笑,露出八颗牙齿来,觉得姑姑比家乡的任何亲戚还要亲,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在她面前,我一点都不害怕大人,人长大了是一回事,更主要地是我心里一直的阴影。这要回说到家乡的小姑姑了——大姑的亲妹妹。
  爸爸每次逢年过节都会带着我去小姑家串门,我从小不敢看人,特别是当官的家庭,好像我是个囚犯,生怕自己犯了错,或是惹出笑话来。
  做客时,被大人领到主人面前,木讷地喊声:姑姑好。然后低着头挨着父亲的屁股后面,等待着命令,像父亲的尾巴。不招呼坐是不敢坐的。
  可有一次,我不知怎地生了病,得了寒症,发展到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用说悄悄话的哈气声了,起初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可是几天烧退了,咳嗽却越来越失去了控制,后来咳的更厉害了,痰中还带一点点血。除此之外,上课精神还没受多大影响,同学们看见其他几个比我后感冒的都好了,我还是这个样子,都笑说得了痨病,我自己也吓坏了,以为真地得了什么大病,妈妈说:“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容易就得那种病的”。可是我很小的时候见过爸爸经常吐过一点血,我说我们家不会有什么遗传史吧。爸爸倒没被吓倒,说:“不要怕,拣几幅中药吃就会好的。不要小惊大怪,只不过是冷到了,体质一直又不太好,都是我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挑食出来的毛病,没有营养身体怎么好的起来,你看你总是那么瘦”。
  爸爸似乎一直想锻练我的胆量,逼着我,一个人去小姑姑家拿药方,因为姑姑以前在医院呆过,西医不管用,就服用中药吧。路,我是认识的,因为带我走过好些趟,认路我还不笨,不会走错,可是每次都是爸爸带我去别人家,现在竟然不带我去?是考验我的时候了。我害怕爸爸的脾气,他交待了一翻,我极不情愿,却又自己给自己壮着胆,一路向那里走了去,我根本没想到发生的事情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虽然我早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了。
  那天,我进了财政局的宿舍大铁门,走到了中间单元,上了二楼,可巧,门竟是开的,以前来都是门关着,有礼貌地敲门,故做亲切地喊着:姑姑,开门哦!姑姑……
  这样形成了惯性,面对着开着的门我更有些不自然了,姑姑会不会不在家?家里会不会还有其他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人?因为怕人,所以总希望人越少越好,最好就姑姑一人在家。
  我轻轻往敞开的门上敲了几声,屋内很安静,没有人理我,我大胆地在门口换了托鞋,往左边厨房、厕所瞧了瞧,没有人,因为以前几次来姑姑都在厨房里出来。我向右大厅扫一眼也没人,再向屋内的左边房一瞧,看见姑姑正背对着外面,蹲在房门口,搜捡着东西。
  我站在她身后,用尽声音叫了几声:姑姑,姑姑。本身就是蚊子叫,现在更是没多大气出来,虽然我还是尽了努力大点声。
  我不敢走到姑姑前面去,也不敢用手去拉扯她的衣服,怕突然吓到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她身后,期望她听见我的叫声,转过声来看见我,可是姑姑没回我的话,我不知道她是没听见还是自然地等一会再回我的话,我不敢再喊,就站在那,等着她先开口,说声:你怎么来了,爸爸呢?我说:一个人来的,爸爸叫我到你这来拿个方子。我相信她听见我说话的样子,一定就明白了,不会出什么错。
  她确实转过身来,我以为她开始听见我叫她了,可是我想错了,她还是被我吓了一大跳,突然身后站了这么一个人,还好是白天,我退出来,把提在手里的一大挂香蕉和其它东西放在桌上,姑姑让我先回去,药会给到爸爸的,还责怪爸爸怎么让我生了病还跑出来。我很开心完成任务可以回家去了,我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向家里走去,还没到家,爸爸已经在门口眺望我了,远远地看见我走过来,就大着嗓子喊:你到姑姑家怎么说的?
  看着爸爸很生气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把前后经过用我那哈气声说了一遍,爸爸没怎么责怪我,也没有用手拍我的后脑勺,气氛缓和了些,告诉我说,姑姑刚才已经骑着自行车来过了,把我们送去的香蕉等原封不动地送了回来,说:“你家条件又不太好,每次都叫你们别买东西,又不是别人家,她生病了,你还叫她一个人拿着那么重地东西走到我那里去干嘛,你自己来一趟就可以了。”然后气呼呼地回家去了,才知道姑姑是被我那一吓闹的,可是,我喊了她呀,我声音小,她没听见,我一直是个内向的人,又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爸爸受了责怪,并不是因为这个生我的气,而是姑姑为什么跑这一趟?还把送的东西一样也没留下来?觉得奇怪。可是这始祖就是因为我爸让我一个人去她家造成的。大人不能和小孩计较,所以只能出在爸爸身上了。
  爸爸说没关系,过几天姑姑的气就会自己消了。又说他们虽是堂兄妹,但毕竟爸爸是爷爷的独子,自亲的兄弟姐妹一个都没有,我的爷爷是老大,姑姑是二爷爷的小女儿,大的女儿虽然我没见过,明天见了,也是极亲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俩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小时候很少有零食吃,如果有豆子吃已经很兴奋了,大家围在桌子上,免得一下子就把豆子吃完了,小姑提议两人一起数豆子,你一颗我一颗,谁数的快?数的粒数多?谁就能多吃些,公平竟争的游戏就开始了。但姑姑总会故意留给爸爸多点。爸爸把这一点一滴地小恩情总感动在心里,总是含着眼泪在眼眶说:和自亲的是一样的。
  而我,自从上次事后,我更不喜欢她们家了,虽然我是喝她拿的药才马上好起来的,但是我觉得亲戚根本不亲,虽然她照例每年给我爸喜欢的好酒、烟、茶叶、鱼、板鸭,还有比我大十几天的表姐的衣服,都是极好的,给了我,差一些的再理出来给其她的亲戚家的小朋友。虽然我也心存感激,但还是和她如隔座山,直到后来长大了,工作后回家乡才感觉我一直不应该这样怕她。
  那一趟来回总是印在我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那么清晰地又放了一遍,我还清楚地记得我那怯生生的、带着疑惑地目光。
  她是她的亲姐姐,两个人怎么相差那么大,虽然长的很像,小姑姑更漂亮秀气些,要说当时回来那一幕是我万万想不到的,那么现在大姑的亲和力也同样让我震惊,让我欢喜。能在这陌生的城市相认,真的太好了,我不是多了一个姑姑,而是多了一个朋友。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5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