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霹雳

2021-09-24 02:25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就在此时,我干脆把自己锁在单位办公室,试图快速地梳理那早已紊乱的头绪。
  大路上,青松下,大楼前,走廊里,一拨拨熟人交臂而过,而我忧心忡忡唯有颔首以答。
  面对办公室内污点斑斑的地表,以及目光扫过的狼藉桌面,我的手脚压根儿不想动弹。
  连续数日,始终挂牵着渭河彼岸,挂牵着生命垂危的你。于是,所有记忆点滴如雨倾泻——
  尽管意念之中即有某种预感,即使努力想做到心境似水,然而关切与萦怀无法挥去。
  孱弱的身躯苦苦支撑着偌大的家,孩子们早已长大成人,可你的问询和担忧依然故我。
  总是操心债务的偿还,试探着过问小儿的终身大事,允诺说啥也不管却难以彻底放下。
  含饴弄孙的乐趣写在脸上,即使拖着病躯也忙个不停,家人劝阻歇息你淡淡一笑道没事。
  病魔缠身时尽量自己扛,万分危急中被送往省城大医院,稍微清醒点又盘算着快些回家。
  病情刚刚有了转机,肺气肿暂时得以阻遏,你即刻恢复常态,费神操心忙碌不已。
  早年城里打拼,滋养着家的兴旺。习惯于走南闯北,奔波于风雨昼夜,那份胆气何等英豪!
  谁料积劳成疾,竟让病魔缠身进而被一举击垮,看到你病恹恹的形象,任谁都会唏嘘再三。
  或许捱过了难熬的一遭,就会艳阳高照逢凶化吉,生活的一切必将归于平静的轨道。
  的确有过类似的情形,你从城里搬回乡下,重新呼吸家乡的空气,再叙乡亲情谊。
  那种梦幻般的田园生活,或许铸造了一生的希冀,一段美好的日子珍藏于记忆深处。
  可惜好景不长,病魔再度袭来。所谓的大医院竟然也手忙脚乱,臆造着一河滩的理由。
  经过一番草率而简单的处置,直接将危病中的你送出医院,家人惊慌失措无可奈何。
  无奈之余,你被送回家里,再次躺在熟悉的木板床上,氧气瓶推至床边,身上多处插着管子。
  你斜倚着床头,脸上痛苦不堪,额头赤红,经手触摸并无烫意,那份煎熬无人能够体味。
  手脚抖动着似乎极度不适,嘴巴嗫嚅着好像要表达什么,也许因输氧管所致已无法言语。
  亲朋与乡邻们闻信,或先或后赶来,个中温馨情谊胜似山高水长,心头祈祷着奇迹的发生。
  当足迹远离院子和村落,当公交车呼啸着凛冽的寒风时徐时疾一路向南前行时。
  有一种感觉于冥冥之中升腾,即使在谈论的焦点话题中,自始至终期待命运的加速好转。
  然而,突然间的一个电话,犹如晴天遭遇霹雳,重重地敲打在1月12日20点20分。
  最不想出现的一幕竟然出现。尤其是那个令人心悸的电话,一瞬间击中了所有人的期待。
  隆冬季节似乎无法超脱,给人树碑立传的老套路,它总是将年迈者或孱弱者猛然撂倒。
  送往一个叫忌日的空间。想想那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如何敷衍着亲人们真诚的希冀。
  只有阴冷的朔风喃喃地倾诉,诸如死不瞑目的故事传说,儿女们泪眼婆娑最终未见到奇迹。
  还有他们又如何捱过难眠之夜,忽忆起耿直要强的你,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仍与命运抗争。
  逝者离去病魔缠身无奈无法洒脱,而生者悲戚哀恸束手无策。而冷漠的寒冬则默默不语。
  何处寻找春的安慰,那隐隐约约时断时续的悲伤,分明在提醒着一个刻骨铭心的2014……
  当我敲打如上文字之时,人间正上演着阴阳两隔的悲恸大戏。天空阴云密布犹如我的心境。
  你的多舛的命途化为休止符,或许是一种解脱。我岂能割舍那份与生俱来的手足之情。
  有一点值得肯定,不止是我。想象中,这时送行的人已各自回家,村东那座坟茔赫然独立。
  自此,路蜿蜒于地下,你将踽踽而行。天气愈来愈冷,有人惦念着你,你要多多保重。
  (2014年元月14日17:40许)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56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