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2021-09-24 02:23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怀念父亲
  
  每天走出楼门,便能看见月亮圆圆亮亮地悬空而立,旁边有一颗晶亮的星,背景一片漆黑。那位准点出现的清洁工扫帚下扬起浓烈的尘埃,刺鼻的尘土味彻底将清晨的洁净破坏。犹如一阵阵鞭炮声划破黎明十分的寂静,将梦乡的人惊醒。
  
  又想起夜间那个清晰的梦。梦见了她,她的穿着、笑容、声音都那么真实,如她在时一样,仿佛她一直就没有走远似的。她走了已经三年了,人生匆匆,当我们似乎渐渐地淡忘她惨烈的一幕时,一个梦,一切又如此清晰地浮现,其实,忘记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小胡的父亲查出肺癌,看她溢满眼眶的泪水,安慰其实很苍白,因为,太理解那种看着最亲的人顺间被判了有期徒刑而无助的感觉,从医一生,却只能看着父亲从此受尽疾病和治疗的种种苦痛,直至远离。因为懂得,所以心痛;因为无助,所以悲伤。
  
  霞说,在她父亲走后的两年,她都无法走出那种悲伤的心境。
  
  说真的,随便某个瞬间都能在脑海浮现父亲的身影,或是总在纠结也许某件事可能是导致父亲早逝的罪魁祸首而不安,走不出思念,挥不去心头那一片阴云。
  
  因为,那时常常因父亲的病或是无人照顾而发愁,因父亲痛不欲生的情绪而凄婉,极力克制着内心的脆弱,但偶尔也会表现出一丝不快,虽然很快便将这些不快隐藏起来。
  
  至今,都觉得我们太过残忍,把父亲的病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他甚至从网上下载了好一摞资料给父亲。知道那个无望的结局,虽然还是怀揣着能好起来的希望,但必定被那样的不幸而又无奈的发展结果折磨着。
  
  仿佛说,很不幸,但很无奈。再是坚强的人,强�欢笑的脸上也能看到凄楚弥漫。
  
  无数个夜晚,内心会被一种自责纠缠,会闪现父亲许多不同的表情或情景。
  
  至今,我不知道在父亲生命的最后阶段,照顾他的弟弟,都对父亲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一次父亲只是淡淡地说,凡正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虽然父亲隐忍着不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能感觉得到因为弟弟脾气大和面对父亲时刻需要有人照顾的困境那种内心极其矛盾极其脆弱极其无助的压抑和暴躁,被父亲的呼唤或伤感的情绪点燃时所发泄的愤怒之于父亲的伤害。一生非常自尊特别要强最怕麻烦或拖累家人而又不得不麻烦家人帮助饮食起居的父亲,看着儿子因为照顾自己而痛苦不堪的样子,他有多心痛,究竟该恨这该死的病还是该恨自己命运多舛抑或是该恨……父亲承受了在病痛重压下来自亲生的暴怒,但父亲还是一直抱着理解的态度,总觉得是因为自己一向脾气暴躁影响到了弟。父亲最终以沉默�滓�下生活的苦难,他没有恨,因为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人生,就是这样,越是最亲的人,越是因为彼此牵挂彼此有割舍下下的骨肉亲情越是伤害最大,因为亲人最能宽容最能谅解,割不断的血缘关系,再大的伤害都会在时间的长河一点点地被淡化或忘记。在父亲最无助最痛苦的一段时光,这样的伤害无疑是最致命最痛苦最难忍受。父亲真正地伤了,最放心不下的是弟,他常对我们说,你们必定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帮着点。可生命最后的一夜,父亲在向亲人交待后事时,本应该把弟叫到跟前。他没有叫弟,虽然将一生所有,依旧叮嘱母亲给了唯一的儿子,但却不想最后再见儿子一面。那种想着念着又深深地痛着的感觉,我能理解,也许这就是亲情。
  
  想起弟当兵走了的那几年,父亲把深深的想念埋在心底,可鬓角花白的头发悄悄地述说着不尽的思念。
  
  昨天小叔来了,我以为他是来看病什么的,他是专程为写族谱的事而来。时代飞速发展,我觉得他却跟不上时代的步法。我让他学习学习电脑,写东西修改什么的就容易多了,他不过才六十岁的人,就是不愿接受现代最快捷的接受新事物的方式,思想固守沉静在二十世纪,就连思维方式也还在曾经似的。依然爱喝酒,由于洒精的浸渍,大脑有些迟钝,说话不是很顺畅,常常说半句后半句让你意会。但他还和曾经一样,保持着勤奋、正直、大度的品性。也许,他这一生很难改变了。老家对于他现在已一无所有了,他的地,还有枣树,统统都让别人占去了,他好似对这一切从来都无所谓,绝不会脸红脖子粗地与人理论或争取。他选择沉默,只因必定有一份亲情。
  
  母亲说起曾经的一件小事。一次她去学校,路边上正在打枣,二大妈和几个人都要母亲拾几个枣吃。母亲走过去,她一把枣你一把枣,很快母亲的两个兜兜都满了。这时正好父亲来了。厉声道,谁叫你拾枣,你拾什么枣,把枣掏出来。坚决要母亲把枣掏出来。母亲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掏也不是不掏也不是,别人一个劲地劝母亲走,父亲却严厉而生硬地死死盯着母亲。母亲掏出所有的枣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羞辱不堪地走向学校。家乡有的是枣,自家的枣打得早,已晒干了。队上枣树多,要近一个月才能打完,刚下树的新鲜枣好吃而已。那几个枣真算不得什么,可父亲作为一村之长严以律己惯了,他绝不允许家人占便宜。为此,气恼的母亲,觉得那是对她最大的羞辱,下午和父亲狠狠吵了一架。
  
  还有一次,父亲和母亲同到县城开会,父亲会后村委会有人统一给安排饭,父亲却根本不问母亲天寒地冻会后饿着肚子回家去,倒是他们一起的一个人悄悄地也不说明原因把母亲叫去,说天这么冷吃点东西再回去,这让母亲感动的同时感觉父亲很无情。这就是父亲,从不愿占一丝一毫公家的便宜,那怕一顿饭一颗枣。
  
  亲人聚在一起时,总是提起那些远去的岁月,想起已远离亲人点点滴滴的事。围绕族谱那些熟悉的名字再一次跳动在心头。母亲是在生下我后的第二年被聘为民办教师。父亲因被盗丢失所有而一贫如洗,不得不放弃学业,回到农村。很快因有文化在队里当任会计,后来人们认定父亲有贪污嫌疑,被处罚和批斗。祖父经常背着自已砍的柴火去卖,替父亲赔偿亏空,可到年底决算时发现并没有任何帐面上的漏洞和亏损,这才给父亲恢复清廉。队上对扣除父亲工分或赔偿部分给我家分了一台缝纫机作为补偿。后来父亲当队长,在大队当文书直至大队书记。
  
  父亲的一生,因为正直,得罪过不少人。可是,在父亲去世后,人们在怀念他时,却想念他逐多的好。姨夫为父亲的葬礼摄像,在一边围拢的村民对他说,真正的好人,不是他六十年代该有多少人饿死,我们哪能开恳那么多的荒地。处理纠纷从不糊弄,是非分明。他可是对兰家堡大队发展最有贡献的人。仅此一句最有贡献,已是对父亲一生最好的褒奖。在生命最后的一个月,还受到了省委欧阳书记和咸副省长的慰问。虽然,在村上当领导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退居后又无分文的报酬,晚年不再耕地时,靠母亲的工资度日。对于一向好强的父亲,内心是凄楚的,他特别敏感母亲提及经济上的事,因那是在戳他的痛处。那个时代像父亲一样为农村的改革发展做出贡献的人,退居后依然是一介农民。在全县仅有的像父亲一样当任过三十多年村干部的三个人,接受了省委书记的慰问。父亲异常激动,不是为那一点点慰问品,这是对他一身付出的最好回馈和肯定。
  
  那一天,父亲也许很早以前就在心中期待过,当那一个下午的等待,本不很难,可对于病中的父亲,却是付出了非常痛苦的代价。说好下午两点半就来,父亲一直怕他们随时会来,憋着尿等,怕排尿时万一他们来了,看到尿壶难堪。在时间的嘀哒声中,一直挨到下午五点半。省上市里及县上的领导都来了,领导细致地问了父亲的病,还嘱咐相关领导给找省上最好的专家。等他们走后,父亲却陷入极度痛苦中,急性尿潴留,好在那天妹夫他们去了,开车将父亲急送医院,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问题才解决。那个周末见到父亲,他一下子比先前苍老和憔悴了许多。
  
  不管怎样,这是对父亲最好的安慰,是对他即将走完的一生最好的肯定。
  
  那一段慰问的视频,我们一直保存着,这是父亲留给我们最后最珍贵的回忆。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54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