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思念

2021-09-24 02:16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秋夜水凉,暂时摒弃了一种期许。半夜醒来,再无睡意,画弯眉月,弧线浅浅的,藏不住一缕风的唇语。我拿起一本书翻阅,凌晨五时许,隐约听到街上的扫帚声,沙哑而渐渐清晰,“唰——唰——”多么有节奏啊 ······我不禁想起了的母亲。

前年冬天,父母从农村搬进城。不久,母亲在一位亲戚的怂恿下做了一个清洁工。母亲刚开始干时,似乎不觉得累,比在农村劳动轻松多了,一月也能挣六百多元。但天气渐渐转冷,树叶落地,不停地扫,扫完了,回头又落了一地。如若清扫不及时,管理人员会劈头盖脸地训斥。好不容易扫到树叶落尽,下午四五点还可以偷一会儿闲,在路边的坐下来和熟人聊聊天。但如果被巡查的管理者发现,管理者会凶神恶煞般的指责:“你们可会偷懒啊,整天坐在路边跟人聊天,还想让我们给你们发工资·······”所以,母亲只能凌晨起床,不停地在街边扫,不扫也要站着。

我不在父母身边,母亲从不说自己的辛苦。我在千里之外,在电话中问时,母亲似乎轻松的说:“不累,闲在家里闷得慌,等于转街······比前几天好扫多了,树叶都落尽了。你们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再操心了。现在啥都用钱换,我挣几个钱大家负担都轻点。”

“妈,你千万别累倒了,累倒了,我们没时间伺候你。你挣那几个钱不够吃药呢?天冷了,别干了。”

母亲应道:“天太冷了,就不扫了。”

隆冬来了,母亲还在扫街。一天,母亲在电话里说:“我的脚疼病又犯了,以前脚踝扭伤过,大概站得久了,又开始疼。”

我想这是母亲实在受不了了,否则是不会吱声的。

 我生气地说:“别扫了。我说的话不听。回家歇着吧,我给你买些药捎回去。”

过了几天,我打电话,母亲还在坚持。

我只好拜托朋友带母亲去县医院检查,取了一些药,但脚疼愈来愈严重。

我打电话劝她,母亲可怜兮兮的说:“我把这一月扫下来,工资领了······”

原来母亲怕这半月的街白扫了。

但母亲还是没有坚持下来,一天,母亲在街上寸步难行,被人搀扶回家。我知道这种痛已经达到了极限,否则母亲是不会放弃的。

被搀扶回家的母亲心里是多么的痛楚,为失去工作失落着,被脚疼折磨着······

我忙完工作,终于回到老家看望母亲,母亲似乎像个孩子,似乎忘记了脚疼,终日乐呵呵的,为我们姐妹的归来忙前忙后。

过了几天,我整理电脑桌,看见抽屉里有两瓶“万通筋骨油”,我看上面的说明,几乎能治疗骨伤筋痛,我想给母亲让母亲试用一下。不料一岁多的儿子好奇,把稍大的一瓶拿在手里玩弄,“啪”的一声,瓶子掉在地板砖上摔碎了,浅红色的药液发出怪怪的气味,我急忙清理了地面。幸亏还有一瓶,我拿给母亲,让她试用一下,母亲倒出一些,抹在脚踝上,一股青烟袅袅飘散······抹了几次,母亲的脚竟然不疼了,一小瓶药用完了,母亲的脚完全好了。

假日一晃而过,我又要远离母亲。母亲唠叨不停,说:“这几天真快······你们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别苦着自己。我和你爸都好,啥也不缺,你们每个人一年给几千块,花不完······你们用钱的地方多······”

“妈,钱别存着,要花。我爸说你舍不得花。让外人认为我们做儿女的不孝敬。”我摸了摸母亲花白的头发,“我带你出去染一染,人看着精神。”

“不染了,老了,染它干啥?”

妹妹还是领母亲出去染了头发。母亲精神了许多,我们开开心心地离开了母亲。

两年过去了,而今,每当凌晨时分街上“唰——唰——”的扫帚声响起时,我便不由想起前年母亲扫街时的情景,心里不由得愧疚:父母老了,儿女的关心要实实在在的,不要只在口头问候了。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49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