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2021-09-24 02:12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一,命运多舛
  我的母亲今年已经70多了,身体硬朗,耳聪目明,里里外外是方圆几十个村落少有的能人。母亲的泼辣和能干让我们儿女都为之叹服。
  母亲一生养育我们姊妹六个,最小的如明星一样帅气的弟弟,在他11岁那年被病魔夺去了年幼的生命。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伤痛,连我们都长时间的处在痛苦里无法自拔。母亲更是日夜陷在煎熬里苦苦支撑。更让人觉得生活沉重的是父亲病了,得的是和弟弟一样的病:痨病。这种病在那个饥寒交迫、缺医少药的年代,无疑就是不治之症。父亲的病一到冬天,就雪上加霜,一次次咯血随时会要了父亲的生命。而疾病的长时间折磨,让父亲的性情变得自私敏感,脾气更是日渐见长。这让年幼的我们谁都不敢走近父亲,感情更是淡漠。整天跟着母亲喋喋不休,眼里看不见母亲,就像没有了家一样恐慌。
  从此,家里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母亲瘦弱的肩膀上。白天劳作,回家伺候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晚上还要服侍重病的父亲,送药送水。在那捉襟见肘的日子里,能干的母亲总是能让父亲吃上有营养的食物,药也是一年四季从不间断。可她自己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可是母亲没有机会哭泣,甚至没有时间诉说痛苦。因为我们兄妹几个还眼巴巴地等着母亲给我们填饱肚子,我们的破衣烂衫还需要母亲的缝洗,外面永无止尽的农活还需要母亲去干。但母亲的竭尽全力依然没能留住父亲,在母亲50岁那年,父亲彻底地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使母亲连站着也在摇晃。可年少不谙事的我们,依然无法体会母亲那种疼彻心扉的感受。
  二,能干泼辣
  有很多人说起母亲的能干,无不竖起大拇指。在那大跃进大炼钢铁的时代,母亲是村里食堂的一名主厨,虽然那时没有满汉全席,但全村人的青稞面条也不是谁做就能做的。后来包产到户,母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儿女们都要读书,正在长身体的我们食量大的吓人,姊妹几个的衣服鞋子不是今天破了洞,就是明天露出脚趾头;大了成家了的哥哥姐姐的孩子,也冬要棉衣棉裤,夏要单衣单鞋;那一个也少不了母亲的那一双手,后来发展到连亲戚和乡邻们孩子的衣服都要母亲缝制。只要人家有求,母亲就必应。好在母亲麻利,用不了多长时间,一件绵软舒适合体的小衣小裤就变戏法似得呈现在眼前,让人爱不释手。
  母亲还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接生婆,接了不少的孩子,没出过一次意外;也是村里人家红白大事必不可少的宾客:不是人家厨房里的帮工,就是婚房里的娶亲送亲人员。
  生活的艰辛,命运的坎坷,并没有击垮伟大的母亲,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母亲竟然一次也没倒下,一次院也没住过。只要儿女谁家有事,母亲就义不容辞,一直奔波在城市乡村之间。
  三,干净利落
  母亲的干净利落让我们都刮目相看。母亲和我们的身上从来都干净新鲜,家里也是整齐清爽。我们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各个也讲究卫生,屋子里从来都窗明几净。尤其到了年关,不把屋子从天花板到床底下擦一遍,心里就不舒服,就睡不着觉。有时候觉得也太累了,试着改变,但这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沿袭了一年又一年。
  四,母亲节
  在这春夏交接之时,我们又迎来了母亲节。想起母亲的这一生,感慨颇多。想打个电话,买件衣服,但觉得再多的形式,也比不上回家看看,坐在自家的院子里,给母亲洗洗衣服,捶捶肩背,剪剪指甲,唠唠嗑,再做一顿可口的饭菜,那一定是世界上最温馨的场面,也是任何的礼物都无法比拟和取代的。
  衷心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吉祥如意、幸福安康。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45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