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路

2021-09-22 02:04  作者:夕枫香 2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席慕容在《透明的哀伤》里说,我
喜欢回顾,是因为我不喜欢
忘记。我总觉得,在世间,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时刻似乎都是上天在冥冥之中特意的安排,在当时也许不觉得,但是,事过境迁,再回想起来,却都有另一种深意。

  (一)

  
时间会让
记忆开出
美丽的花来,而
思念就是那最繁茂的花。当那花愈开愈艳之时,就是
乡愁正浓时。。。。。。

  “铃铃……”
电话铃声在耳边不断萦绕,我能想像出,电话的那头,外婆从火炉边缓缓而艰难地站起,蹒跚地走向装有电话的房间。

  铃声戛然而止,我瞄了一下
手机上面的那组数字,胸有成竹地继续拨出。不出所料,这次,刚响了几声,话筒里就传来了“喂,哪个?”,那是外婆的声音。

  外婆问我:上班了吗?

  都快上两星期了。

  孩子们都上学了吧。

  上了。

  那扣肉吃了吗

  扣肉?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电光火石一刹那,明白了。赶紧回答,哦,吃了,吃了,好好吃。

  外婆再问,在株洲就吃了?

  哦,没有,在深圳吃的,我带到深圳来吃的。婷和妍说特别好吃,是她们吃过的最好吃的扣肉。

  说到这里,我似乎能看到外婆那满足而自豪的笑容。(我能理解外婆的心意,其实,扣肉还在株洲的冰箱里冻着呢!而且,根据以往分不清韭菜和蒜苗,荞头和葱的
生活经验,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我绝对分不出哪一碗才是外婆给我的扣肉了。说来很好笑,正月初六,打算在家宴请亲友,早上六点不到我就起床,在冰箱里找食材解冻。可是,找了好一阵,也分不清
那些被塑料膜裹着的冻得硬邦邦块状物哪是猪肉,哪是牛肉,哪是羊肉。听着厨房里不断传出的声音,妈妈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呢。)

  我告诉外婆,如果有时间,
清明节我会回趟双峰,不过,时间会很紧,来去只有一天。

  外婆问:哦,那我去帮你订鸡蛋,你要多少个?

  我说:不了,
过年的还没吃完呢。

  你傻呀,到
清明节的那个时候就吃得差不多了,你要给小孩子吃呀,你要保证小孩的营养要跟上。要好好培养她们,你赚钱就是为了小孩,你现在把钱花在她们身上,就是把钱存在那里一样,以后会慢慢的回报你的,细水长流嘛。你自己也要多吃点,你看你们都像豆芽菜一样。(外婆总是喜欢说我是豆芽菜,可哪有我这么茁壮的豆芽菜呀)

  。。。。。。

  (二)

  毕淑敏曾说:什么叫
幸福?飓尺之内有你的
亲人,你随时可与他们肌肤相亲,相濡以沫,这就是幸福!是的,幸福也是千里之遥有你的亲人,你随时可以联系他们,彼此
牵挂,彼此
想念

  我喜欢隔三差五的,就给外婆打上一个电话,每次通话时间不少于半小时。我喜欢听外婆在电话的那头细细述说整个大
家庭的近况或邻里或
家乡的变化。那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亲情在滋润着
心灵。外婆就是联接我与家乡的一根纽带。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如我这般,从小小
女孩儿起就喜欢外婆,外婆就是“
温暖”的代名词。那温暖之光照耀我的
童年
少年乃至
人生的路。

  外婆家就在
学校旁边。上学时,我就天天盼望下大雨,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呆在外婆家。小时候,最喜欢去外婆家,也喜欢外婆来我家,唯一的美中不足是离外婆家太近,
父母可以捎个口信或直接把我揪回去。那时,最大的
梦想就是在外婆家美美的住上几天,那该是多么的惬意啊!

  也有和外婆同床而眠的时候。
冬天,如果我和外婆各睡一头,外婆总会把我的脚紧紧地抱在怀里,那时睡觉总不老实,总喜欢满床滚,外婆总担心我会着凉,把我捂得严严实实。

  记得有一年
回家,晚上还是和外婆睡。那时还没有择床的习惯,睡眠质量还是不错的。可是,那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而且感觉呼吸困难,好像一座
大山压在胸口。

  早上,外婆问我,昨晚你睡得不好,是不是外婆老了,有
老人气啊?

  我说,不是。

  外婆接着说,怕你冷,睡不好,特意拿了两床被子给你盖,一床十二斤,一床十斤。我哭笑不得,原来答案在这里。加起来二十多斤的棉被,压得我怎能睡得安稳呢。

  (三)

  悠悠的
思绪涤荡着心海,一直抵达心灵的最深处,将往昔聚拢,再慢慢的沉淀,打开。。。。。。

  那时,外婆家的门前有棵高高的大枣树。妈妈说,那是她小时候栽种的。还有两棵菊树。那
菊花是可以吃的,吃来起丝丝滑滑的,口感很好!

  前年十一回家,看到二舅妈家门口也有这样一棵菊树,树上也缀满了朵朵硕大洁白的
花儿

  我迫不及待的摘了一些,连地上掉落的几朵也被我一并捡起来,妈妈直呼,掉地上的就算了吧,脏了,有蚂蚁爬过。我可是舍不得扔掉。

  当天中午,我就把它按照记忆中的做法清炒。外婆说应该放点瘦肉才好吃,我做得太清淡了。可我觉得,吃再多的美味佳肴,也比不过这小小的一碟菊花,那可是小时候的
味道呀。

  外婆门前那棵高高的枣树,虽然早已不复存在,在我心里,还是长成旧日的模样,树繁叶茂,硕果累累。
夏日的风吹过,带着稻子
成熟的清香,枣子也成熟了。

  于是,我就是那只轻轻巧巧的猴子,在众人望枣兴叹的时候,我已经三下两下,利利索索的爬上了枣树,最大最红众人够不着的枣子就是我的囊中之物。外婆在枣树下直呼:小心点,小心点,起风了,枣树是脆性的,枝头容易断,不要往上爬了。。。。。

  再回首,所有的
往事,都镶上花边,象云朵一样漂浮在不可触及的地方。回想过去的日子,仿佛是来自远古的自己,那是自己吗?

  彼时的自己,不要说爬树,但凡
夏天回去,身上就会长一些莫名其妙的红疙瘩,硬币大小,一块接一块,连成片,惨不忍睹,奇痒。外婆说那是毒,是小小的看不见的蚊子或是虫子叮的。风油精,黄道益,双飞人,轮番一阵,全都不抵用。妈妈寻来金银花,艾草之类的草药烧水来洗澡,也见效不大。一回到
城市,就立马好了。

  (四)

  一幕一幕的前尘往事如清风扫过,千絮纷飞。翻拣着
岁月
生命长河里留下的痕迹,蓦然回首,竟然是匆匆一年又一年。

  外婆也快86岁了。那个年代的人都吃不饱,穿不暖,
一生坎坷。老人家总共生了8个孩子。3男5女(妈妈排行第三,上面两个兄长,下面三个妹妹,最小的是弟弟)(老四在未成年夭折)。

  我最喜欢是逢年过节,那是真正的热闹呀,吃饭都要开好几桌。每到过节,我们一家就早早地到外婆家。开饭时间,大人们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小孩子无法无天,嬉闹无常。那时,我们就是大闹天宫,严厉的
父亲碍于情面,也鞭长莫及,管不着我们了。

  外婆家的老房子,简直就是我
快乐的港湾。

  (当我们都出来后,外婆在我家住了几年,现在住在大舅家。)

  这间老房子现在也已经不复存在了,由于年久失修,倒埸了。
春节的时候,在外婆家,带妍去上厕所,妍看到了倒塌的残墙断壁,问我,妈妈,这里是不是打仗了。我听了,心里好生难过。我童年的乐园就么消失了,留下的,如同妍在电视里看到的战争过后般的一片狼藉。

  记得婷刚两三岁的时候,第一次带她回老家,去外婆家。外婆满心欢喜地迎接我们。可是,刚到门口,婷就哇哇大哭,怎么都抱不住,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边哭边说,我不喜欢这个黑屋子,我不要进去。我看到外婆的眼里的喜悦之光一下子就暗了下去,如同这间光线不强的老房子。

  可是。小小的孩子啊,你可否知道,这间老房子里承载着我儿时的多少快乐,每一件老家具,都像在诉说那段远去的旧
时光,我依稀能看到一个小女孩
成长的影子。我仿佛能闻到旧日微凉的气息。

  可是不经意间一回头,童年早已定格成一幅画,只能远远地观望,静静地看着它流逝。懵懂之间,经历了生活或重或轻的捶打,已经将一些不为人知的
痛苦化作了坚韧,容忍。对于外婆,也早已习惯于报喜不报忧。

  正月初四,在外婆家吃过中饭,外婆拉着我到一边跟我说,你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告诉我,你们都瞒着外婆,外婆也帮不上你。但是,以后你千万要小心了,性子要改一改,不要那么急燥了。钱,都是身外之物,只要人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我只有唯唯诺诺。陪着笑脸说,不是怕您着急担心吗,怕您睡不好吗?

  (五)

  总记得外婆对我的好,对我的教诲。外婆总是告诫我,要以德报怨,孝顺长辈。外婆的“四自”真经(自尊,自爱,自强,自立)一直伴我走
天涯

  小时候,外婆跟我说,你
奶奶只有三个儿子,没有
女儿,你要好好待她。于是,我经常瞒着父母,搬起板凳踮起脚尖儿,从粮仓里拿些花生,豆子,甚至大米之类的给奶奶。我以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孝顺奶奶,尽力弥补奶奶没有女儿的
遗憾。还记得去长沙,发了第一个月工资,好像是300多元,我给了外婆100元,奶奶100元,父母100元,自己留了几十元。。。。。

  这么些年,只要一回老家,就会去看望外婆。事先,会打电话征询外婆需要什么,也会记得带上外婆必须的一些药品,再塞点钱给外婆。外婆总是百般推辞,最后也会
无奈收下。外婆总会说,你们在外打拼不容易,外婆老了,没有什么带给你们。

  那日,在外婆家,围坐火炉边,外婆一板一眼地跟舅舅交待着身后的事,外婆说百年之后,要请某某来主持大局,既要遵循当地的风俗习惯,也不要太铺张浪费,
烟花要少放一点。。。。。。

  看着外婆那般从容,仿佛说的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的事。我脸上带笑,眼里早已不争气地蓄满了雾气。(妈妈说,外婆都交待好几年了。可是,我听了,心里还是不忍。)

  年前,外婆帮我们在村里一户人家订了鸡蛋。鸡蛋买回来,在外婆家整理打包。

  外婆在一边说,早一段时间,家里有只鸡生了一个好小的蛋,你们回来一次是一次,说不定哪次回来外婆就没有了。

  我匆匆地打断外婆的话,您前年不是也说生了一个鸡蛋特别小吗,不是也没事吗,您放心好了,你一定会活一百岁的!

  。。。。。。。

  常常有这样一幅画面在脑海里定格:一幢老房子,一位老人,只要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终年累月地坐在大门口,看着那条出村的路。(那条路,由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变成平平展展的水泥路。)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条那样的路。我的心里,也有一条那样的路,默默地向远处延伸。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736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