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战争的文章(古文观止里这篇经典文章,带来儒家战争文一大缺憾)

2020-06-21 18:04  作者:夕枫香 170 Views 评论 0 条

古文观止很有趣之十一 曹刿论战 庄公十年

今天,说一说我们一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曹刿。

之所以说熟悉,因为这篇文章被选入了语文课本,几乎每位同学都知道“肉食者鄙”,知道“一鼓作气”。

但是,这个人就像流星一样,在《春秋》、《左传》中简短出现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这很像古代的侠客,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当然,还有一件很传奇的事,有学者认为也是曹刿干的,但是存在争议,这个最后再说。

今天,我们重点说一个观点,就是这篇文章,奠定了古代文人描写战争的路子:他们喜欢写什么,不写什么,并且影响了人们的思维方式。

故事开始。

登基不久的齐桓公小白,内有管仲、鲍叔牙相助,志得意满,一想到当年鲁国支持自己的兄弟而不支持自己,就忍不住想揍鲁国一顿出气,便不顾管鲍的反对,执意出兵了。

著名的长勺之战拉开了帷幕。

战争之前,文章描写了两个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貌似一群吃瓜群众在八卦即将到来的战争,看热闹不怕事大。

不过,曹刿很有那个时代“士”的风采,白衣入见。

那个时候,好像保安门卫什么的都不严,曹刿很轻易就见到了鲁庄公。

第二个场景,就是曹刿与鲁庄公的一问一答了。

问答的内容是什么呢?

实际上就是用来支持战争的环境,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说法,重点是人和。

按照曹刿(也就是作者)的观点,小恩小惠、祭祀时对神诚实,这些做的都很对,但是不足以获得广泛支持。

只有在面对民众的诉讼案件上一碗水端平,为百姓尽心办事,这才能赢得有利的环境。

可能大家会奇怪,打仗嘛,不得先问问装备怎么样,训练水平、士气如何,以及接敌时可能遇到的地形、天气吗,问这个,是不是太晚了?

实际上,曹刿的问话,再一次展示了儒家的治世观点。

也展示了古代写战争时的基本态度:不看一时一地,不写战争的细节,而是更注重战争的谋略。

这一特点,在长勺之战开始后更为明显。
文章场景转换,很快就是两军对垒,按说,应该描写宏大的战争场面了吧?也没有。

文章写的啥呢?

时机。

进攻的时机,和追击的时机。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进攻的时机,当然是敌人三鼓、我方一鼓。

理由,曹刿向鲁庄公作了说明:

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追击的时机,在后面的对话中,曹刿也解释了一番:

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这说的其实还是谋略。

打仗前看谋略,打仗后看谋略。

仗到底怎么打的呢?

阵列怎么摆,将军怎么指挥,士兵怎么冲锋,战车、步兵怎么配合,我们不得而知。

因为儒家不关心这些。

《左传》关于战争的描写,实际上奠定了千年以来史书写战争的套路,重谋略,重说理,不重战争场面。

所以,到今天,我们仍然不太清楚古代战争怎么打的,只能通过石刻、绘画以及只言片语,进行猜测。

这种情况影响了古代文学创作,后来的文人们在战争的传奇性上越走越远。
鲁迅说罗贯中写三国,“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实际上,就过多渲染了战争的谋略和传奇。

每一次胜利,都有丰富的戏剧性,要借东风,要锦囊,要摆各种阵法……

一个火牛阵,文人们从春秋战国一直写到清朝,打了胜仗,一定有火牛阵的功劳。

还有大将单挑,从三国演义到隋唐演义,再到说岳全传、燕王扫北,话本小说里面,两军对垒,一定有两员大将先哇呀呀叫着打一架,打胜了的武器一挥,就乘势掩杀过去。

打仗也太儿戏了,大军都是摆设么?

实际上,战争是很枯燥的,也没有那么多奇谋妙计,更多的是做准备、做计算,计算双方的综合实力,打仗往往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孙子兵法》里有个词语叫“计”,不是指计谋,而是计算;里面还有个此叫“庙算”,也不是“妙算”的同义词,而是进行综合权衡,对人口、兵力、内政等逐一谋划。

所以,写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观点了,在曹刿论战这一篇经典里,我们看到了儒家所倾向的谋略,也看到了儒家叙事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性,甚至影响了文学艺术创作,使人们对战争有了一些误解。

也有学者认为,《史记·刺客列传》中的曹沫与曹刿为同一人,也有学者表示反对,大家可以自行搜索。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40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