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的心

2021-09-16 02:35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槐的花,槐的花心,又这样馥郁暗送了。
  
  最早的一束阳光是醉汹汹的酡红色,阳光是从北窗射进来的。阳光照着伊人的左半个脸,使那张青春荡漾的脸的色调不冷漠也不狂热,色相与这个季节的气氛也是那样的恰如其分。明亮度却被夸张得让人舌挢不下且不无激动。槐心芬芳,阳光酡红,人面像雾浓露重的山林一样安宁。多少年多少月,人的面庞像这样有如槐花的时候不知有过多少回,射进北窗的阳光仿佛也为此感到喜出望外了。
  
  阳光不陌生。槐心芬芳的时候,太阳的位置已经悄无声息地挪到了偏北的方向。北窗上,覆着一层厚厚的尘,灰尘的下面,埋藏着上一个冬天的苍白与寂冷。而今,酡红的晨光犹如热情的手一般温暖。临窗而坐的人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阳光惊醒了。开窗,无风,阳光的酡红色更加厚重。馥郁暗送的槐,就在那扇窗外面的空地上。老槐花事正盛正在吐露芳心,鲜活,新颖。
  
  有谁采食过槐花的吗?一串串洁白的花朵很香很甜。如今,采食过槐花的人大抵都韶华半老了,不必再采食槐花了。临窗而坐的人和她的同龄人们定然没有采食过槐花,而窗外空地上的那一帮孩子们,现在正背着同学和老师偷偷采摘槐花。孩子们摘下槐花,剥离槐的花瓣,只取食槐的花心。于是,槐的洁白的花瓣芳魂四散、委身于地,槐的花瓣和槐的花心应该都在疼痛。谁取食过槐的花心谁知道,翠绿翠绿的,仿佛翠绿得透明,甜甜的,但也有一缕淡淡的苦涩,那分明是槐花谢后将要长大的槐的种子——槐荚——如今让本不饥饿的孩子们的好奇心剥食了,却无人知道他们尝到的是甜蜜还是苦涩,虽然本就有一缕淡淡的苦涩。
  
  童言无忌,因为蒙昧的童心是没有罪过的。取食槐的花心的孩子们实在太小太小,他们并不懂得槐花的可食是上上一辈人深深地刻在灵魂上的故事。不料,他们竟从中听出了可笑和滑稽,也听出了有趣,如同他们的采食槐的花心,他们在品尝想象到的甜蜜,谁也不愿意承认本就存在的人人都尝到了的淡淡的一缕苦涩。总之,他们只是怀着一颗自在、无羁也顽劣的心,然而也是不谙世事的童稚之心,这一颗颗心对他们眼中的世界上的一切正是感到好奇的时候,他们听说过槐花可食,却不像上上一辈人那样连花带蕊都吃掉。他们只取食槐的花心。
  
  临窗的人,抑或是刚刚脱离了取食花心的年龄不久,也许她根本就没有采食过槐花,抑或是她现在完全能够听懂采食槐花的故事的深层底蕴,她便以质问和追问的眼光俯视空地上的那些剥食槐的花心的孩子们。孩子们取食槐心的欢愉和上上一辈人的采食槐花的无可奈何之间究竟有哪些相同和哪些不同——也许临窗的人在这样想吧,她的面容如槐花一般白皙,也如槐花一般洁净。她也有一颗槐的花心一样芬芳的心,也是有一点点淡淡苦涩的心。
  
  那块空地是闲置的小院,后院。
  
  花白头发的校工来了,一声呵斥,剥食槐心的孩子们便惊慌失措地一哄而散。
  
  他们是她的学生。
  
  这件事,她只有拿到课堂上去说了,要说的还有许多许多。
  
  槐花一般雅致的人年纪不满三十,却比同龄的别人多了一些外在的塑造和内在的深省,这是她的职业的需要。她选择了紧邻北窗的位置,因为那里安静,那里也明亮,虽然冬天稍冷一些夏天稍热一些,但她喜欢那个位置。槐花一样的人深知先修吾身先养吾性的必要性,因为她是要和孩子们打一辈子交道的人。再说,紧邻窗子,也可以稍微远离时时而有的闲聊声,十几张办公桌摆放下来,通道蜿蜒曲折,进出道阻且长,喜欢串门走动的人也不常去那里。如今,春去夏又临,酡红的阳光居然自北而入,的的确确这是她头一回发现。她的槐花一样白皙的脸被酡红的阳光照成了绯红。在酡红的阳光照耀下,伊人的雅致与宁静仿佛开始融化了,像印度神香一样四处弥漫开来,也把神性的高雅与悠远弥漫开来,于是,无兰室自馨。伊人不露声色地面朝挪移到偏北天空上的太阳,青春的眸子欣欣然发出生机勃勃的亮光,不过,一切形容神采的后面,最有生机的还是那颗强劲地跳动的心。
  
  孩子们采摘槐花、剥食槐的花心这件事是再好不过的活教材了。
  
  上一代人,上上一代人,曾经以槐叶、槐花为食,那是不得已以槐叶槐花为食的时代发生的不得已的事情。现在的孩子们也采食槐花,但只取食槐的花心,这是他们简单的好奇和不谙世事的顽劣。此情此景,让雅致的人心里有些难受。怀揣着上一代人的故事,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浅薄程度不比孩子们更轻,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确实没有品尝过槐花的味道,因为她是在不必再采食槐花槐叶来充饥的年代里出生的、长大的。以后,至今,更无必要采食槐花,虽然她的生命很健康,但她自己都觉得她的心灵和孩子们差不多一样贫弱。槐花真的好吃吗?真是又香又甜的吗?槐的花瓣和槐的花心的味道究竟有什么不同?比起“可乐”和“汉堡包”又怎么样呢?
  
  她毅然决定,亲尝槐花、亲尝槐的花心!
  
  此刻,除了从各教室里传来的错落、响亮的“咿呀”声外,窗外空地上的槐树上只有一群天真活泼的鸟儿在七嘴八舌地争吵。头发花白的校工到别处巡查去了,后院里空无一人。
  
  槐花一样雅致的人,揣着一颗槐花一样白净的心,轻轻走出办公室去了。
  
  2012-4-29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62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