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

2021-09-16 02:27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似乎,在“玛雅预言”被谈及之前,我们很少会关注某一天将成为世界的尽头;似乎,在知道“玛雅预言”并信以为真后,我们的生活就增添了些许伤感;似乎,我们在面对“世界末日”论时,缺乏了一些应有的理智。为什么面对世界末日,我们不能笑而言之:“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往往显现出人的一种不在乎、任其沉沦的态度。但是,在坎坷崎岖的人生道路上,偶遇挑战,一句“那又怎么样?”则给予我们自己无穷的信心。
  
  “人生不得行胸臆,纵年百岁犹为夭”。这是清末一位名叫袁中�O的文人为劝诫世人能够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去做,活出自己的本色潇洒、自己的性情生活、自己的真真岁月。如果不能够做到这样,纵使长命百岁,也形同行尸走肉,和死人没什么区别。暂且不去考究“玛雅文明”的真实性与科学性,暂且,以2012年12月22日作为世界的终点。那么,我们现在所度过的每一天都是弥足珍贵和极度奢侈的,那么何不“行胸臆”呢?通过这种方式使得我们的生命得以延长,纵使世界末日,我们也会笑而言之:“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因为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与末日无关。”。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这句话出自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的名篇《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本意是借写景抒发作者朋友怀念和对人生的感慨。但脱离本诗来看,在萧瑟的秋日里,坐在荷花旁,荷池边,静静地听着雨点打枯荷的声音,别有一种冷清萧瑟的诗情,在逆境中,欣赏到逆境的美丽,用积极的心态,正视摆在面前的困难。纵使我们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那么假如我们能用欣赏的眼光审视余下的时光,拥有“听雨声”的那份安之若素,是不是也在伤感、悲凉中体味到不同寻常的韵味?让悲观的情绪在“听雨声”中得到洗涤和沉淀,纵使世界末日,我们也会笑而言之:“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因为我可以演绎逆境中的精彩,与末日无关。”。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句话出自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一诗,意思是:假如对国家有利,我可以把生命交付出来;难道可以有祸就逃避,有福就迎受吗?暂且撇开政治不谈,苟利亲友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人活在世上,除了为自己而活,我们更多的生活动力来源于亲友,是他们在不小心犯下错误,给予你孜孜不倦的教导;是他们,在你面临困难时,在身后给予你源源不断的鼓励;是他们在你成功时,给予你最为热烈的掌声。岂能以“世界末日”的到来,而避趋之,而忘记回报他们?只要有着这种以亲友苟利而活,不因末日而趋的动力,生活,依然多姿多彩,纵使世界末日,我们也会笑而言之:“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因为我可以感觉到真情的温暖,与末日无关。”。
  
  事情的真相往往偏离最初的猜想,当“世界末日论”被科学依据证实为某些人荒谬的误读时,整个世界的前途仿佛又铺满了鲜花与阳光。可是,换个角度思考,只要我们能做到人生得以行胸臆,抱着枯荷还可听雨声的心态,拥有苟利亲友,生死以之的动力,那么纵使世界末日,我们也会笑而言之:“世界末日?那又怎么样?”。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55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