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春天的风筝

2021-09-16 02:23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禾:
  见字如面。
  
  又是一年三月至,江南该是“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的景象了吧。我的家乡,天气依旧是变化多端的,定格在“才喜门堆巷积,可惜迤逦消残”的大幕上,重复着冷暖各自坐守重镇,轮坐江山的胶片。此时,窗外飘着的雪花,仍在贪恋大地温暖的怀抱,饱含着泪水,洒在半空里,飞舞飞舞。做着艰难的抉择,只是你听不见那一片一片凄美的飘零。
  
  有雪的春天,也很惬意,看书看电影。一段时间以来,看很多国家的文字,在异域文字织就的童话、现实世界里漫游。沉迷于雪花一般日本的“轻小说”,想象厚重的大皮靴踏过冰冷的俄罗斯大地,神往女子整容术般的韩国文字。不经意间看到一句话:俗世也有灵魂的消息。就想起一个故事,说与你听听:
  同学聚会,热热闹闹的场面。做医生的同学让人直感慨岁月是把刀,刀刀是无情。他是真的老了:花白的头发,沧桑的笑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喝着大家故意多倒的酒,一杯接一杯。一会儿就醉倒在KTV暗红色的沙发上,双眼紧闭,喘着粗气。听见大家暗地里嘀咕,很有前途的一个人,如今把日子过的很尴尬。近年来他明里暗里的一直在帮着村上一家人。为此,妻子儿女不解,父母不解,连被救助的那家人也不解。所有的人都以为他看上了邻居家还算漂亮的媳妇,大有外遇之嫌。谣言衍生着很多龌龊的想象。大家叹息着,分析着,多多少少的厌恶着。酒完了,歌停了,人走了,杯盘狼藉,他醒了。
  雪地里,几个人走着回家。他跌跌撞撞、拉拉扯扯的走,忽然就很清醒地说:那年的暑假,医学院一年级的他回家。发小们闹嚷着一起喝酒,年轻气盛就喝大了。夜半,邻居家的小女孩发高烧,惊动了村人。醉熏熏的他仗着自己学医出身,拿起针筒就给孩子打针,一针扎下去,孩子痉挛起来,抽搐成一团。感觉是扎在了坐骨神经上,他吓得头上直冒汗。缓了一个时辰,孩子醒了过来。山里人,只说是孩子白天惹撞了神灵,谁也不会想到是他的过错。邻居一家在外打工,是奶奶拉扯着孩子。老人不久就去世了,这个事情就成为他心底最深的秘密。再一次回村时,看到长大了邻家女孩,长长的发辫,清纯的笑脸,瘸着腿,一步一拐的背草,喂羊,担水,做饭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医德的医生。因为自己的一次逞能,一个孩子就落得终身残疾。年龄越大,日子越好,他越愧疚,越自责,越觉得有违于良心。他不顾别人的议论,不顾家人的反对,帮着这家人,希冀借此来帮帮孩子。雪地里,他大声呼喊,涕泪滂沱:即使用我拥有的一切来赎罪,这辈子我也不能原谅自己,也无法拯救自己有罪的灵魂。
  故事讲完,是不是“救赎灵魂”这个字眼,就扑扇扑扇地走近了你我。你说你家乡最美是“陌上柳堆烟,清风送纸鸢”的景象。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场景。其实,我还想和你说的是,一个叫做卡勒德·胡赛尼的阿富汗作家,一本叫做《追风筝的人》的小说。
  看见它,是在我女儿的书包里。它孤孤单单地躺在那里,身边只有几本肥厚的辞典,像一个没落贵族,倚在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气氛中,但那抹夕阳和那孤单的剪影,轻轻地拽住了我的眼睛。
  这是一个交织着苦与泪却不失温馨的凄美故事。阿米尔生长在阿富汗富有的家庭中,从小同仆人哈桑情同手足,但拥有一切的阿米尔总是嫉妒哈桑,这种嫉妒让他近乎发狂。他嫉妒哈桑可以得到父亲的宠爱,嫉妒哈桑总是为他挺身而出,嫉妒这个仆人让他总显得那么渺小卑劣。举行传统的风筝比赛的一个冬天,在哈桑为他去追风筝而被人强暴之时,他选择了沉默。为了掩饰自己的懦弱和不安,他选择了更残酷的方式,诬陷哈桑偷了手表和钱,哈桑被逼走了。随后,俄国人攻打阿富汗,这个国家天翻地覆,阿米尔和父亲逃离到美国。在那里,阿米尔上大学,摆地摊,结识了深爱的妻子。一个电话,他知道了真相,原来哈桑是他的亲弟弟,他父亲的私生子。于是阿米尔开始了自己的赎罪之行。他前往阔别已久的阿富汗,经过重重阻碍,寻找到了哈桑之子,他的亲侄子,并把他带回美国抚养,竭力帮他走出自闭的阴影。
  禾,你说过,用笔墨触碰一个人内心最柔软的角落,是一件既惊险刺激,并且需要拾获勇气的事情。卡勒德·胡赛尼先生就是这样。他笔下的现实,苦涩,令人心痛。“他的橡胶靴子提起阵阵雪花,已经飞奔到街角的拐角处。他停了下来,转身,双手放在嘴边,说:‘为你,千千万万遍!’然后露出一脸哈桑式的微笑,消失在街角之后。”读到此处,我的眼前总能看到兔唇的哈桑,在黄昏小巷的拐角处。右手握成拳状横在胸前,眼睛里坚毅的光射向前方。落陌的夕阳在他身后,把影子拉得长长。像在清真寺的祈祷一样,虔诚的空气在他身边荡漾。
  合上书本,封面上的画面再次映入眼帘:在一片火红的晚霞下,一只风筝飘荡在空中,远远的,甚至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那长长的风筝线后面,是一份对人生命运深深的信服与感激。哈桑,那个追风筝的孩子,纯洁、忠贞、永不背叛。如此美丽,如此令人心碎的画面,似乎只是在印证着一句话:友谊和爱情从来都是在苦难土壤上开放的美丽花朵。
  其实,小说本身并不能代替人的净化,人从俗世中来,最终还要到灵魂里去。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一边伤害,一边疼爱。也许,每个人的生命就是一点点幸福,一片片心碎,一丝丝悔恨,一缕缕无奈组成的复杂而耐人寻味的情感的集合。“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谁也无法幸免。
  阿米尔在几十年之后选择了赎救,赎救自己的灵魂。我们自己呢?很多时候,触及你我内心的东西,在某个时刻就会呼啸而来:在生命某个成长的阶段,总会有过那么一次深刻的错误、缺陷、遗憾、难堪让我们耿耿于怀,痛心疾首。即使有过千百回的反思、痛悟、自责也难以找到释放的出口。或许也曾用华丽的谎言来麻痹自己,或许也会偶尔假装遗忘,但只要愿意选择继续保持着清醒,那么这些记忆还是会像梦魇一样,隐藏在内心深处,伺机发作。除了少数破罐子破摔的人之外,没有人愿意因为一次的错误就甘心承认自己是堕落、丑恶的。你说,是吗?
  阿尔•帕西诺说:我从来都知道正途是什么,但我没走,因为那太难了。可是我始终相信,人是需要互相倾诉和拯救的。就想起霍建起导演的电影《暖》,结尾井河说的话:“我的承诺就是我的忏悔,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失的,由此说来,我是幸运的”。那么,幸运的还有,我的医生同学。
  因为有这样追着风筝的人,我们就有希望被救赎。风筝,是执着的信仰,是童年时的梦,是勇敢的象征,是赎罪的福音。但是,风筝就是风筝,它的天职是飞翔,飞上蓝天,嫁给春天。“为你,千千万万遍。”
  我们是救赎自己的风筝。
  禾,你看,半天��嗦,说了一个故事,一本书,一只风筝。不妨,拿宋柴陵郁禅师的一首禅诗,与君共勉:
  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劳封锁。
  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山河万朵。
  问候你老公孩子。祝我们彼此幸福。
  春安!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352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